会员中心

联系QQ

联系微信

公 众 号

新浪微博

本站快报
专访论坛 - 专题访谈
肖全 X 杨丽萍 回溯22年间的影像传奇
出处:摄影之友  发布时间:2013-08-30  阅览数:7444

摄影师肖全一度被认为是中国最棒的人像摄影师,舞蹈艺术家杨丽萍一直是肖全的拍摄对象,22年间,肖全用镜头记录了她舞蹈生涯中的各个重要阶段,这对被摄影界与时尚界广为传唱的“黄金搭档”留下了太多的感人故事,

他们就像一朵云与一只鸟,相依在一起,通过影像共同回忆两个人的不同瞬间。

肖全说:

她身上的一股仙气,而那种有灵性的照片,
不是每个摄影师都能捕捉到的,
只有杨丽萍会在我的镜头前如此的具有表现力。

杨丽萍说:

我老了会躲起来不见你们,
但肖全不一样,
七老八十的时候我只让肖全给我拍照片。

 

肖全 X 杨丽萍

肖全 X 杨丽萍

肖全

肖全

 

  • 1959年生于四川成都,中国最棒的人像摄影师。

  • 1991年出版《天堂之鸟》三毛摄影专集。

  • 1994年为张艺谋电影《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担任图片摄影。

  • 1995年为杨丽萍电影《太阳鸟》担任图片摄影。

  • 1996年出版《我们这一代》。

  • 2000年出版《我镜头下的美丽女人》。

  • 2006于北京和上海举 办《女人,时间》摄影展。

杨丽萍

杨丽萍

  • 1958年生于云南,洱源白族人,自幼酷爱舞蹈。

  • 1971年进入西双版纳州歌舞团,九年后调入中央民族歌舞团,并以“孔雀舞”闻名。

  • 1992年,她成为中国大陆第一位赴台湾表演的舞蹈家。

  • 1994年,独舞《雀之灵》荣获中华民族20世纪舞蹈经典作品金奖。

  • 2003年,杨丽萍任原生态歌舞《云南映 象》总编导及主演。

对话:三张照片回忆22年共同经历

01 初遇

 

初遇

初遇


肖全: 那是在1991年,这张照片是杨丽萍的好朋友许以祺为我们拍摄的。那时我刚刚辞掉工作,我们在天安门闲转,现在再看这张照片感受很多,20年前,我还留着长发。但是我觉得,虽然我们走过了这么多时光,但我和她都没有懈怠,尤其是她做得更好,通过舞蹈不断地为大家带来惊喜。

 

杨丽萍:那是我第一次遇到他,和他认真地沟通、接触,我们在北京溜达,他很少来北京,我们就随便走走,跟游客似的。他话不多,但是却拍了很多照片,他拍他的,我走我的,我们并没有干预对方,心的距离很近,但都保持着彼此的独立,第一次就感觉到他很敏锐,很具有作为摄影师的特质。

02 飞舞长城

 

飞舞长城

飞舞长城


肖全:1991年1月三毛走后,我出了一本《天堂之鸟》的画册,杨丽萍看到后很喜欢,便委托朋友找我,我们经过了几次的电话沟通,但是从来没有见过面。成为一个职业摄影师后第一个拍摄的就是杨丽萍,当时杨丽萍来机场接我,在回家的路上,她问我有什么打算,那时候我就已经决定在长城上拍摄,后来看,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杨丽萍:我那时总是觉得,自己应该在长城上跳个舞,但是也没有这样的机会,恰好是由于肖全需要拍照片,所以就借着这个机会,在长城上跳个舞,那天风很大,天很蓝,他从来不会给你任何规定,完全要你表现出自己最理想的一面,你故意摆出的姿态他反而不喜欢,所以,我就认真地跳我的舞,他认真拍他的照片。

03 现场探班

 

现场探班

现场探班


肖全:这张照片拍摄于2012年5月1日,杨丽萍在彩排她的舞蹈“孔雀”,这个场景是昆明的排练室。她不会因为我的快门声音而受到干扰,她听惯了我的快门声,她希望我来跟她一起来记录她的每一段时光,我与她一起分享她生命中的每一个精彩瞬间,我作为他这么多年的老朋友,我不做谁做?

 

杨丽萍:他是一个云南迷儿,隔三差五就要来云南一下,所以常常会来到我的排练室。那是五一劳动节,我们都没有休息,一起在工作,我已经太习惯他的存在了,他一会儿跪着,一会儿趴着,反正不停地拍,我们就当没这个人似的,他的存在,并不会干扰到我们的彩排,这就是一个优秀的摄影师过人之处。

我很不喜欢有人拿着照相机在我身边穿来穿去,更不喜欢别人介入我的日常生活,但只有肖全,他好像有能力让人解除戒备、卸掉所谓的伪装,他拍你,
你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自然而然

在肖全的镜头中,杨丽萍是一位仙女,她的气质依旧。在云南的一处天台上,杨丽萍穿起了华丽的民族服装,那上面绣着凤凰的花纹,杨丽萍将头发编起,合上双眸,仿佛如坠落人间的神仙,背后的苍山云雾缠绕,洱海的湛蓝被肖全的黑白所概况成宁静的灰色。这便是肖全心中的杨丽萍。

 

杨丽萍身着华丽的服饰在天台上起舞

杨丽萍身着华丽的服饰在天台上起舞


黑白是颜色的两极,但其中能够体味出丰富的颜色感,更能够体现照片本身以及杨丽萍舞蹈中的张力。

 

故事:一场关于美的共谋

1992年,肖全辞去工作开始自由摄影师生涯,做一个从此没有工资可领的自由摄影师,在当时中国还是一件会被周遭人看做“头脑发热”的事。拍照是玩儿,朋友们愿意被拍是“赏脸”,很难作为职业维生。肖全还记得第一次到北京给杨丽萍拍照,不知怎么开口要钱,拐弯抹角,绕了个大圈子,暗示自己将没 有任何其
他保障与收入,没有工资,必须用拍照养活自己。杨丽萍心领神会,给了肖全一个装了一千块钱的信封,正是靠着这笔钱,肖全四处浪游,得以继续自己的“ 我们这一代”拍摄计划。回望他们二十二年的交往,而杨丽萍眼里的肖全,就像与自然通灵的一棵树、一株草,“我很不喜欢有人拿着照相机在我身边穿来穿去,更不喜欢别人介入我的日常生活,但只有肖全,他好像有能力让人解除戒备、卸掉所谓的伪装,他拍你,你感觉不到他 的存在,自然而然。”

长城飞舞如野马

当摄影遭遇舞蹈,当机械遇到身体,当肖全遇见杨丽萍,他们之间不再是简单的“拍摄”与“被拍摄”,或“观者”与“舞者”的关系,两种艺术于精神深处进行着 更为复杂的互动。杨丽萍的生命中每一个瞬间肖全都通过摄影记录下来,“现在再去看以前的照片,会感觉到光阴一去不复返的,他记录了我们的心路历程,
很快地把人带入到一种回忆中。”杨丽萍如此评价肖全的摄影,肖全与杨丽萍两人性格很像,这也增加了彼此的默契,如果说肖全在用摄影说话,那么杨丽萍就是在用舞蹈说话。肖全是一个天生的摄影师,敏锐、细心,他回忆起第一次为杨丽萍拍摄的经历,“杨丽萍裹着巨大的布站在烽火台上,手里持着一条白色的绸带,她的左侧是百丈悬崖。我说了句“千万不能往左边倒”,之后就完全沉浸在拍照之中。她的手扬了起来,一阵大风吹过,白绸布在风中突地展开,猎猎飞扬、翻卷,她像一匹脱缰的烈马。”

黑白摄影尽现张力

肖全在学习摄影时的胶片都以黑白为主,随后他接触到了摄影家马克·吕布,并担任其助手,马克·吕布一生都在使用黑白胶片。在肖全眼中,黑白是颜色的两极,其中能够体味出丰富的颜色感,更能够体现照片本身以及杨丽萍舞蹈中的张力。肖全捕捉到的那些独特而瞬息即逝的特征,是他心中对被拍摄者的热爱与深情。这些精美绝伦的照片,与其说是天意,不如说是一场肖全与杨丽萍关于美的共谋。

 

肖全在1991年首次拍摄杨丽萍在草原的作品

肖全在1991年首次拍摄杨丽萍在草原的作品

杨丽萍在彩排时的剧照

杨丽萍在彩排时的剧照

 

打 印】【关 闭】【顶 部
相关推荐
About us|关于本站|商业服务|广告洽淡|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商业街经中路124-136号二楼(开元广场对面)
Copyright © 2008-2019 shangtuf.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76-88808528   邮箱:shangtuf@163.com 
尚图坊国际摄影 版权所有 v3.19.0606 浙ICP备09002129号
特别申明:如未注明则文章来源于网络,小编对原作者深表敬意,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技术支持:乡巴佬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