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联系QQ

联系微信

公 众 号

新浪微博

本站快报
新闻资讯 - 赛事揭晓
第57届年度野生生物摄影师大赛揭晓
发布时间:2021-10-20  阅览数:644

        第57届年度野生生物摄影师大赛日前揭晓,本年度的野生生物摄影大赛共吸引了来自全球50000幅作品参赛,经过层层筛选,其中法国摄影师Laurent Ballesta脱颖而出,凭借作品《Creation》夺得年度野生生物总冠军及水下世界组冠军,此外印度摄影师Vidyun R Hebbar的作品《Dome home》获年度青少年野生生物总冠军及青少年类10岁及以下年龄冠军,成绩优异。

        除上述大奖外,另有十七幅优秀作品获得本届大赛的冠军,他们分别是:Zack Clothier的《Grizzly leftovers》获栖息环境中的动物组冠军;Majed Ali的《Reflection》获动物肖像组冠军;行为: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组中,João Rodrigues的《Where the giant newts breed》获冠军;Shane Kalyn的《The intimate touch》获行为:鸟类组冠军;Gil Wizen的《Spinning the cradle》获行为:无脊椎动物组冠军;Stefano Unterthiner的《Head to head》获行为:哺乳动物组冠军;海洋-更大的画面组中,Jennifer Hayes的《Nursery meltdown》获冠军;Justin Gilligan的《Rich reflections》与Alex Mustard的《Bedazzled》分别获植物和真菌组与自然艺术组冠军;Gil Wizen的《The spider room》获都市野生生物组冠军;Javier Lafuente的《Road to ruin》获湿地 — 更大的画面组冠军;Adam Oswell的《Elephant in the room》获摄影报导组冠军;另有摄影师Brent Stirton获摄影者故事奖冠军,Martin Gregus获新秀组照奖冠军,Angel Fitor获野生生物摄影师组照奖冠军,以及Andrés Luis Dominguez Blanco的《Sunflower songbird》获青少年类11-14岁冠军,Lasse Kurkela的《High-flying jay》获青少年类15-17岁冠军。

        此外,共有摄影师Onni Rantanen的《The three Bohemians》、Giacomo Redaelli的《Ibex at ease》、Douglas Gimesy的《A caring hand》等61幅作品获得优秀奖。

        年度野生生物摄影师大赛使用摄影作品来挑战对自然世界的感知,帮助促进野生生物的可持续性和保护;颂扬生物的多样性、进化和生命的起源,并旨在激发出对自然的更深层次理解;捍卫合乎道德的野生生物摄影。这意味着大赛提倡对自然世界的忠实表述,没有过度的数字处理,附有诚实的文字说明,并体现出对动物及其环境的完全尊重。

获奖名单

全场大奖:

Laurent Ballesta(法国)《Creation》年度野生生物总冠军

Vidyun R Hebbar(印度)《Dome home》年度青少年野生生物总冠军

成人类:

栖息环境中的动物组

Zack Clothier(法国)《Grizzly leftovers》冠军

David ‘Billy’ Herman(比利时)《Peak sentinel》优秀奖

Terje Kolaas(挪威)《Flying with the geese》优秀奖

Xiaoyun Luo(中国)《Snow leopard summer》优秀奖

动物肖像组

Majed Ali(科威特)《Reflection》冠军

Jonny Armstrong(美国)《Storm fox》优秀奖

Cristobal Serrano(西班牙)《Out of the black》优秀奖

Laurent Ballesta(法国)《Portrait of a legend》优秀奖

Xiaoyun Luo(中国)《Eye to eye》优秀奖

Will Burrard-Lucas(英国)《Night eyes》优秀奖

Lara Jackson(英国)《Raw moment》优秀奖

行为: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组

João Rodrigues(葡萄牙)《Where the giant newts breed》冠军

Hitesh Oberoi(印度)《Flashy fighters》优秀奖

Wei Fu(泰国)《The gripping end》优秀奖

行为:鸟类组

Shane Kalyn(加拿大)《The intimate touch》冠军

Łukasz Gwiździel(波兰)《Ant pecker》优秀奖

Sebastián Di Doménico(哥伦比亚)《The all-purpose bill》优秀奖

Sven Sturm(德国)《Slippery catch》优秀奖

Jack Zhi(美国)《Up for grabs》优秀奖

行为:无脊椎动物组

Gil Wizen(以色列/加拿大)《Spinning the cradle》冠军

Caitlin Henderson(澳大利亚)《Eggs of life and death》优秀奖

Laurent Ballesta(法国)《The squid finale》优秀奖

Laurent Ballesta(法国)《Feather mates》优秀奖

Gil Wizen(以色列/加拿大)《Bug filling station》优秀奖

Gil Wizen(以色列/加拿大)《Beautiful bloodsucker》优秀奖

Wei Fu(泰国)《High-wire acts》优秀奖

行为:哺乳动物组

Stefano Unterthiner(意大利)《Head to head》冠军

Douglas Gimesy(澳大利亚)《A deadly huddle》优秀奖

Mac Stone(美国)《Drama at high water》优秀奖

Buddhilini de Soyza(斯里兰卡/澳大利亚)《The great swim》优秀奖

Roie Galitz(以色列)《Belly to belly》优秀奖

海洋-更大的画面组

Jennifer Hayes(美国)《Nursery meltdown》冠军

Michael Watson(英国)《A distressing matter》优秀奖

Audun Rikardsen(挪威)《Net loss》优秀奖

David Doubilet(美国)《Death of a reef》优秀奖

植物和真菌组

Justin Gilligan(澳大利亚)《Rich reflections》冠军

Daniel Rosengren(瑞典)《The fantastical rainforest》优秀奖

José Juan Hernández(西班牙)《Dead-tree fungus》优秀奖

Juergen Freund(德国/澳大利亚)《Mushroom magic》优秀奖

自然艺术组

Alex Mustard(英国)《Bedazzled》冠军

Imre Potyó(匈牙利)《Universe of eggs》优秀奖

Gheorghe Popa(罗马尼亚)《Toxic design》优秀奖

Knut-Sverre Horn(挪威)《Departure》优秀奖

Christian Spencer(澳大利亚)《Stardust》优秀奖

水下世界组

Laurent Ballesta(法国)《Creation》冠军

David Herasimtschuk(美国)《River dance》优秀奖

Laurent Ballesta(法国)《Deep feelers》优秀奖

Edwar Herreno(哥伦比亚)《No gentle affair》优秀奖

Songda Cai(中国)《Night rider》优秀奖

都市野生生物组

Gil Wizen(以色列/加拿大)《The spider room》冠军

Sergio Marijuán(西班牙)《Lynx on the threshold》优秀奖

Elize Labuschagne-Hull(南非)《Fossa in a mess》优秀奖

Jaime Culebras(西班牙)《Natural magnetism》优秀奖

Georg Kantioler(意大利)《Spot of bother》优秀奖

Nayan Khanolkar(印度)《Flamingo outlook》优秀奖

湿地 — 更大的画面组

Javier Lafuente(西班牙)《Road to ruin》冠军

Kazuaki Koseki(日本)《Uplifting dawn》优秀奖

Rakesh Pulapa(印度)《The nurturing wetland》优秀奖

Henley Spiers(英国/法国)《Turtle in paradise》优秀奖

摄影报导组

Adam Oswell(澳大利亚)《Elephant in the room》冠军

Perttu Saksa(芬兰)《Monkey for use》优秀奖

Douglas Gimesy(澳大利亚)《A caring hand》优秀奖

Celina Chien(荷兰/加拿大)《Imprisoned》优秀奖

Edson Vandeira(巴西)《When the wetland caught fire》优秀奖

Bruno D’Amicis(意大利)《Endangered trinkets》优秀奖

摄影记者故事奖

Brent Stirton(南非)冠军

Jasper Doest(荷兰)优秀奖

新秀组照奖

Martin Gregus(加拿大/斯洛伐克)冠军

野生生物摄影师组照奖

Angel Fitor(西班牙)冠军

青少年类:

10岁及以下年龄

Vidyun R Hebbar(印度)《Dome home》冠军

Gagana Mendis Wickramasinghe(斯里兰卡)《Lockdown chicks》优秀奖

Vidyun R Hebbar(印度)《Blue on green and red》优秀奖

Mattia Terreo(意大利)《Little grebe art》优秀奖

11岁-14岁

Andrés Luis Dominguez Blanco(西班牙)《Sunflower songbird》冠军

Emelin Dupieux(法国)《Apollo landing》优秀奖

Nichole Vijayan(加拿大)《Bluebird morning》优秀奖

15岁-17岁

Lasse Kurkela(芬兰)《High-flying jay》冠军

Tamás Koncz-Bisztricz(匈牙利)《Stage for a glittering fly》优秀奖

Onni Rantanen(芬兰)《The three Bohemians》优秀奖

Giacomo Redaelli(意大利)《Ibex at ease》优秀奖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

以下是部分获奖作品赏析:

《Creation》摄影:Laurent Ballesta(法国)年度野生生物总冠军+水下世界组冠军.jpg

《Creation》摄影:Laurent Ballesta(法国)年度野生生物总冠军+水下世界组冠军

五年来,洛朗和他的团队回到这里,他们日夜潜水,跟踪拍摄一年一度的清水石斑鱼产卵的情况。天黑后,礁鲨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清水斑鱼产卵期在7月的满月前后,多达20000条清水石斑鱼聚集在法卡拉瓦南部一条连接环礁湖和海洋的狭窄海峡中。过度捕捞威胁着这一物种,不过,这里的鱼类都生活在保护区内。

《Dome home》摄影:Vidyun R Hebbar(印度)年度青少年野生生物总冠军.jpg

《Dome home》摄影:Vidyun R Hebbar(印度)年度青少年野生生物总冠军+青少年类10岁及以下年龄冠军

在探索当地的主题公园时,维迪恩在墙壁的缝隙中发现了一张蜘蛛网。路过的嘟嘟人力车为画面提供五彩的背景,衬托蜘蛛创作的作品。帐篷蜘蛛很小,腿的跨度不到 15 毫米。它们编织无粘性的方形网状穹顶,四周环绕着缠结的线网,使猎物难以逃脱。蜘蛛不是每天都织新网,而是修复现有的网。

《Bedazzled》摄影:Alex Mustard(英国)自然艺术组 冠军.jpg

《Bedazzled》摄影:Alex Mustard(英国)自然艺术组 冠军

亚历克斯一直想拍摄一张幼年鬼海龙的照片,但通常只能看到颜色更深的成年鬼海龙。他的图片表现了捕食者在遇到这种万花筒般的颜色和图案时,可能会产生很多疑惑。幼鱼的鲜艳颜色表示它是在过去24小时内才降落在珊瑚礁上。在一两天内,它的颜色和图案会发生变化,使其能够与海羽星融为一体。

《Elephant in the room》摄影:Adam Oswell(澳大利亚)摄影报导组 冠军.jpg

《Elephant in the room》摄影:Adam Oswell(澳大利亚)摄影报导组 冠军

一群游客在泰国动物园观看一头小象在水下表演特技。亚当关注的是观看表演的人群,而不是大象本身,从而对这种娱乐形式提出质疑。像这样的节目通常宣传为具有教育意义,对动物的良好锻炼,但权利组织更加关心所涉大象的福利。此类表演的训练通常从将小象从母亲身上移走开始,并使用基于恐惧和痛苦的惩罚。过去几年,与大象相关的旅游项目增加,加上圈养大象的低出生率,导致从母象那里偷猎幼崽的情况有所增加。现在泰国的圈养大象可能只有 3,800 头,比不到 3,600 头野生大象还多。在世界各地,圈养动物被并剥夺自然的生活方式,以便在动物园和巡回演出中提供娱乐。 正如Staffan Widstrand 法官指出的那样,“观众中的任何人都可能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个,来自世界任何地方,几乎在任何动物园。”自 2020 年初以来,COVID-19 大流行已导致各大洲的旅游企业陷入停顿,许多大象所有者没有了饲养动物所需的收入。 因此,许多保护区被废弃的大象淹没。

《Grizzly leftovers》摄影:Zack Clothier(法国)栖息中的环境中的动物组 冠军.jpg

《Grizzly leftovers》摄影:Zack Clothier(法国)栖息中的环境中的动物组 冠军

扎克觉得这些麋鹿的遗骸是放置像机的理想位置。扎克利用掉在地上的树枝将周围围起来,结果发现他的装置被破坏了。这是相机捕捉到的最后一帧。灰熊是棕熊的一个亚种,它们冬眠的时间长达七个月,但并不是完全进入休眠状态。春天的时候,灰熊因饥饿出来寻找各种各样的食物,包括哺乳动物。

《Head to head》摄影:Stefano Unterthiner(意大利)行为:哺乳动物组 冠军.jpg

《Head to head》摄影:Stefano Unterthiner(意大利)行为:哺乳动物组 冠军

斯特凡诺在跟随拍摄这些出于发情期的驯鹿。看着它们打架,他感觉自己一直处在疲劳和痛苦之中。当驯鹿与鹿角发生冲突,直到占主导地位的雄性(左)赶走它的对手,获得了繁殖机会。驯鹿在北极地区广泛分布,但该物种仅出现在斯瓦尔巴群岛,种群数量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随着降雨的增加导致地面结冰,驯鹿无法迟到冰面之下的植物。

《High-flying jay》摄影:Lasse Kurkela(芬兰)青少年类15岁-17岁 冠军.jpg

《High-flying jay》摄影:Lasse Kurkela(芬兰)青少年类15岁-17岁 冠军

拉塞想表现出西伯利亚松鸦的体型,在古老的云杉林中显得很小。 他用奶酪片让松鸦们适应遥控相机,并鼓励它们沿着特定的飞行路径飞行。西伯利亚松鸦使用老树作为储藏室。 它们粘稠的唾液帮助它们将种子、浆果、小型啮齿动物和昆虫等食物粘在树皮的孔洞和裂缝中。

《Nursery meltdown》摄影:Jennifer Hayes(美国)海洋-更大的画面组 冠军.jpg

《Nursery meltdown》摄影:Jennifer Hayes(美国)海洋-更大的画面组 冠军

暴风雨过后,直升机经过数小时的搜寻,才找到这片龟裂的冰面,竖琴海豹把它当成分娩平台。“这是一种让你屏息的生命跳动,”詹妮弗说。每年秋天,竖琴海豹从北极向南迁移到它们的繁殖地,它们会将生产推迟至海面结冰后开始。海豹非常依赖冰,这意味着它们的种群数量可能会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

《Reflection》摄影:Majed Ali(科威特)动物肖像组 冠军.jpg

《Reflection》摄影:Majed Ali(科威特)动物肖像组 冠军

马杰德跋涉了四个小时后见到了基班德,这是一只将近40岁的山地大猩猩。“我们行进过程中,天气变得越来越热、越潮湿”,”马杰德回忆道。雨下了起来,基班德仍然呆在户外,似乎在享受阵雨带来的凉爽。山地大猩猩是东部大猩猩的一个亚种,在海拔1400米以上的两个孤立种群中发现:维龙加火山公园和布温迪森林。目前,这些大猩猩濒临灭绝,主要是因为人类活动导致大猩猩栖息地丧失、疾病、偷猎和栖息地破坏。

《Rich reflections》摄影:Justin Gilligan(澳大利亚)植物和真菌组 冠军.jpg

《Rich reflections》摄影:Justin Gilligan(澳大利亚)植物和真菌组 冠军

贾斯汀拍摄到海洋守护员凯特琳·伍兹在世界最南端的热带珊瑚礁中的宁静时刻。当潮汐条件合适时,抓住短短的 40 分钟时间,贾斯汀将这片茂密的海藻森林拍摄下来,像一个水下伊甸园。在全球气候变化的前提下,保护自然世界中类似这样的海洋生态系统变得至关重要。 海藻林生存着数百个物种,同时吸收二氧化碳和生产氧气。这幅作品拍摄于豪勋爵岛,它是目前地球上仅存的荒野之一,也被列为世界遗产名录之内。该岛拥有数千种动植物,其中许多是濒临灭绝和受保护的物种。这个未受破坏的岛屿开始感受到人类生存的影响。科学家亚历克斯·邦德博士展示了越来越多在岛上筑巢的鸟类是吞食小块海洋塑料的情况。事实上,它们是世界上受塑料污染最严重的鸟类之一。

《Road to ruin》摄影:Javier Lafuente(西班牙)湿地 — 更大的画面组 冠军.jpg

《Road to ruin》摄影:Javier Lafuente(西班牙)湿地 — 更大的画面组 冠军

哈维尔通过空中拍摄一条柏油路穿过这片湿地的景观,展示了人类对自然世界的漠视。Odiel Marshes 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规定的生物圈保护区,是西班牙南部第二大湿地,也是该国最重要的潮汐湿地。Odiel 河和 Tinto 河的河口交汇地区是 100 多种鸟类的家园,包括火烈鸟、琵鹭、戴胜鸟和黑翅长脚鹬,还有许多迁徙中的鱼鹰和食蜂鸟。这条路建于1980 年代,主要通往海滩。它把湿地保护区一分为二,改变了潮汐沼泽和泻湖的排水系统,同时扰乱了生活在那里的野生动物。湿地生态系统是重要的碳汇,全球这些景观的破碎化和破坏正在大大降低我们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沿海湿地也是保护人类免受风暴潮、海浪和风力影响的重要缓冲区。随着我们的气候变得越来越不稳定,我们将更加需要这种保护。

《Spinning the cradle》摄影:Gil Wizen(以色列 加拿大)行为:无脊椎动物组 冠军.jpg

《Spinning the cradle》摄影:Gil Wizen(以色列 加拿大)行为:无脊椎动物组 冠军

吉尔在松散的树皮下发现了这只蜘蛛。 任何干扰都可能导致蜘蛛放弃它的计划,所以他非常小心。“喷丝板的动作让我想起了编织时人类手指的运动,”吉尔说。这些蜘蛛常见于北美东部的湿地和温带森林。仅在一个囊中就有超过 750 个卵。在蜘蛛卵孵化完成并且小蜘蛛独立生活之前,捕鱼蛛都会随身携带着卵囊。

《Sunflower songbird》摄影:Andrés Luis Dominguez Blanco(西班牙)青少年类11岁-14岁 冠军.jpg

《Sunflower songbird》摄影:Andrés Luis Dominguez Blanco(西班牙)青少年类11岁-14岁 冠军

五月一个温暖的午后,随着光线逐渐消退,安德烈斯的注意力被一只在花间飞舞的莺所吸引。 安德烈斯躲在父亲的车里,拍下了这位“歌王”。莺的种类繁多,有 400 多种,且每种都有独特的歌声,作品拍摄到的只是其中一种。这种莺的歌声非常悦耳,比其他莺的叫声都要好听。

《The intimate touch》摄影:Shane Kalyn(加拿大)行为:鸟类组 冠军.jpg

《The intimate touch》摄影:Shane Kalyn(加拿大)行为:鸟类组 冠军

作品拍摄于隆冬,是乌鸦繁殖季节的开始。谢恩趴在冰冻的地面上,在柔光的环境中拍摄到乌鸦毛油光发亮的羽毛,表现它们厚厚的黑色喙聚在一起的亲密时刻。乌鸦终生一夫一妻。 这对乌鸦夫妇交换了礼物——苔藓、树枝和小石头——并用柔和的颤音互相吹奏,以加强它们的关系或“情侣关系”。

《The spider room》摄影:Gil Wizen(以色列 加拿大)都市野生生物组 冠军.jpg

《The spider room》摄影:Gil Wizen(以色列 加拿大)都市野生生物组 冠军

注意到卧室里到处都是小蜘蛛后,吉尔看了看他的床底下。他发现世界上最毒的蜘蛛之一在那里守卫着它的幼崽。在安全地将它移到户外之前,吉尔使用广角镜头拍摄了手掌大小的巴西漫游蜘蛛,使其看起来更大。巴西漫游蜘蛛在夜间森林地面游荡,寻找青蛙和蟑螂等猎物。它们的毒液对哺乳动物来说,包括人类,可能是致命的,但它也有药用价值。

《Where the giant newts breed》摄影:João Rodrigues(葡萄牙)行为: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组 冠军.jpg

《Where the giant newts breed》摄影:João Rodrigues(葡萄牙)行为: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组 冠军

这是若昂五年来第一次有机会再潜到这个湖中,在蝾螈游走之前,他有一瞬间调整相机设置的机会。这种蝾螈发现于伊比利亚半岛和摩洛哥北部,以其防御策略命名。他们用尖尖的肋骨作为武器,刺穿自己的皮肤,吸取有毒的分泌物,然后刺入攻击者身上。

摄影:Angel Fitor(西班牙)野生生物摄影师组照奖 冠军.jpg

摄影:Angel Fitor(西班牙)野生生物摄影师组照奖 冠军

摄影:Brent Stirton(南非)摄影记者故事奖 冠军.jpg

摄影:Brent Stirton(南非)摄影记者故事奖 冠军

摄影:Martin Gregus(加拿大 斯洛伐克)新秀组照奖 冠军.jpg

摄影:Martin Gregus(加拿大 斯洛伐克)新秀组照奖 冠军

摄影:Jasper Doest(荷兰)优秀奖.jpg

摄影:Jasper Doest(荷兰)优秀奖

《Apollo landing》摄影:Emelin Dupieux(法国)青少年类11岁-14岁 优秀奖.jpg

《Apollo landing》摄影:Emelin Dupieux(法国)青少年类11岁-14岁 优秀奖

埃梅林家的度假小屋周围草地上鲜花盛开,飞满了阿波罗绢蝶。埃梅林在草地上方树木繁茂的山丘上发现了蝴蝶的栖息地,实现了拍摄阿波罗绢蝶的梦想。在欧洲山区的高海拔地区发现的阿波罗蝴蝶很容易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因为它们的生命周期依赖于雪。雪在蝴蝶的卵上形成一个绝缘层,防止它们冻结,这意味着降雪减少会影响蝴蝶的生存。

《Belly to belly》摄影:Roie Galitz(以色列)行为:哺乳动物组 优秀奖.jpg

《Belly to belly》摄影:Roie Galitz(以色列)行为:哺乳动物组 优秀奖

日出后不久,罗伊遇到了一群狮子,它们肚子饱满,正在放松。 当一只幼崽消失在灌木丛中时,他开车兜风发现了一具大象尸体,这只幼崽躲在大象腿下面以获取肉。狮子是捕猎者,同时也是清道夫,清除它们找到的任何动物尸体。成年雄性狮子通常先于雌性和幼崽进食。这头大象自然死亡后,护林员取下了它的头,以防止象牙流入到非法象牙交易中。

《Blue on green and red》摄影:Vidyun R Hebbar(印度)青少年类10岁及以下年龄 优秀奖.jpg

《Blue on green and red》摄影:Vidyun R Hebbar(印度)青少年类10岁及以下年龄 优秀奖

维德云在学校操场上拍摄树叶时发现了这只正在休息的蓝蝴蝶。他靠近去拍摄蝴蝶翅膀上的图案,每片后翅上都有一条白色的短尾巴。这种蝴蝶也被称为平原丘比特,经常出没在花园和公园中。与大多数近亲蝴蝶不同,苏铁蓝蝴蝶的幼虫以世界上最古老的植物群之一为食:苏铁。

《Bluebird morning》摄影:Nichole Vijayan(加拿大)青少年类11岁-14岁 优秀奖.jpg

《Bluebird morning》摄影:Nichole Vijayan(加拿大)青少年类11岁-14岁 优秀奖

尼科尔喜欢在她家附近观看蓝知更鸟,尤其是在它们的繁殖季节。一天早上,她在日出前起床查看巢穴,并拍摄到了这只刚羽化的小鸟,热切地等待着它的父母送来早餐。蓝知更鸟主要以昆虫和浆果为食,经常在空中盘旋,同时从地上捕食,雌鸟和雄鸟同时觅食喂养幼鸟。它们将捕捉来的蝴蝶幼虫、蚱蜢和甲虫等昆虫喂到雏鸟随时张开的喙中。

《Dead-tree fungus》摄影:José Juan Hernández(西班牙)植物和真菌组 优秀奖.jpg

《Dead-tree fungus》摄影:José Juan Hernández(西班牙)植物和真菌组 优秀奖

特内里费岛特诺乡村公园的空气湿度非常高。摄影师拍摄了菌类的剪影,并将能折射光线的水滴作为黑色背景中漫天的星星。这种菌只有 5 厘米高,它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可以分解枯木,使其变得柔软,便于昆虫取食,常常被称为“鹿角菌”和“烛剪菌”,因为它的粉状白色涂层看起来像一个熄灭的蜡烛灯芯。

《Eye to eye》摄影:Xiaoyun Luo(中国)动物肖像组 优秀奖.jpg

《Eye to eye》摄影:Xiaoyun Luo(中国)动物肖像组 优秀奖

当摄影师一看到蓝羊的尸体,他就想到要藏起来等待拍摄对象的出现。“天气太冷了,很难保持静止不动,”他说。不到一个小时,他就拍摄到这只目光锐利的雪豹,它伤痕累累地回来觅食。雪豹是肉食性动物,通常以蓝羊为食。他们也是投机取巧的动物,有时可能会捕食牲畜,这可能导致试图保护生计的农民对它们进行报复性杀戮。

《Flashy fighters》摄影:Hitesh Oberoi(印度)行为: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组 优秀奖.jpg

《Flashy fighters》摄影:Hitesh Oberoi(印度)行为: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组 优秀奖

能在艾哈迈德纳加尔市上方的山上发现扇喉蜥蜴,希特诗感到非常高兴。他在多个闷热的夏日到访岩石高原,忍受高达 42°C 的温度才看到它们。他捕捉到了两个蜥蜴争夺领地的画面。雄性扇喉蜥蜴的喉咙上有一个松散的彩色皮瓣,称为扇喉。鲜艳的蓝色、橙色和黑色是在向竞争对手发出警告信号,并帮助他们吸引潜在的伴侣。

《Flying with the geese》摄影:Terje Kolaas(挪威)栖息环境中的动物组 优秀奖.jpg

《Flying with the geese》摄影:Terje Kolaas(挪威)栖息环境中的动物组 优秀奖

泰耶用无人机拍摄鸟群飞过的壮观景象。为了避免干扰鸟类,他提前将无人机的位置确定好。每当鸟类慢慢接近无人机时,他就把无人机飞离鸟群。经过多次尝试,他终于拍摄到了这张视平高度的照片。每年的5月份,有超过8万只鸟在挪威特隆赫姆峡湾停留,从以丹麦和荷兰为主的越冬地出发,飞往北极的斯瓦尔巴特繁殖。

《Ibex at ease》摄影:Giacomo Redaelli(意大利)青少年类15岁-17岁 优秀奖.jpg

《Ibex at ease》摄影:Giacomo Redaelli(意大利)青少年类15岁-17岁 优秀奖

在二月一个超级炎热的下午,贾科莫发现一群野山羊在山上吃草。 他拍摄了这只雄性野山羊在阴凉处的照片,运用强烈的对比来突出山羊角的质地。在阿尔卑斯山的高岩石平原上可以看到高山野山羊。 在 1800 年代初期,野山羊被猎杀至濒临灭绝的状态,意大利的大天堂国家公园的野山羊种群幸存下来,并在上个世纪重新引入阿尔卑斯山的其他地区。

《Little grebe art》摄影:Mattia Terreo(意大利)青少年类10岁及以下年龄 优秀奖.jpg

《Little grebe art》摄影:Mattia Terreo(意大利)青少年类10岁及以下年龄 优秀奖

当䴙䴘从芦苇丛中蹦出来,开始在他家附近过河时,马蒂亚迅速反应过来。他说:“我很好奇,也很幸运,因为太阳就在我前面,䴙䴘到达了画面中最亮的地方。”䴙䴘是一种敏捷的水下游泳者,它们的脚靠在身体的后面,以小鱼和蜻蜓幼虫等无脊椎动物为食。它们在陆地上移动笨拙,因此,它们会建造漂浮在水面上的巢穴进行繁殖。

《Lockdown chicks》摄影:Gagana Mendis Wickramasinghe(斯里兰卡)青少年类10岁及以下年龄 优秀奖.jpg

《Lockdown chicks》摄影:Gagana Mendis Wickramasinghe(斯里兰卡)青少年类10岁及以下年龄 优秀奖

在 2020 年漫长的居家隔离期间,加加纳看着一对红领绿鹦鹉在他位于科伦坡的家外的一棵枯树中哺育幼崽。加加纳在他的阳台上捕捉到了三只小鸡从巢穴中探出的瞬间。红领绿鹦鹉原产于南亚和中非部分地区。这些鲜绿色鸟类的野生种群也在世界各地的城市中建立起来,它们可能会与当地物种竞争筑巢地点。

《Lynx on the threshold》摄影:Sergio Marijuán(西班牙)都市野生生物组 优秀奖.jpg

《Lynx on the threshold》摄影:Sergio Marijuán(西班牙)都市野生生物组 优秀奖

经过几个月的等待,塞尔吉奥精心设置的相机陷阱终于捕捉到他想要的镜头:一只年轻的伊比利亚猞猁被完美地框在西班牙一个农场废弃干草场的门口。猞猁在 1900 年代初之前广泛分布于伊比利亚半岛。到 2002 年,狩猎和栖息地丧失使该物种濒临灭绝,当时在西班牙发现的猞猁不到 100 只。目前,由于持续的保护工作,伊比利亚猞猁的数量正在增加。

《Monkey for use》摄影:Perttu Saksa(芬兰)摄影报导组 优秀奖.jpg

《Monkey for use》摄影:Perttu Saksa(芬兰)摄影报导组 优秀奖

对于佩尔图来说,这只猴子的姿势和表情形象地体现动物在这种情况下的状态。市场上销售的大多数都是动物尸体或其部分,只有少数是活的。很多人相信灵长类动物具有神奇特性并且可以治疗疾病,因此,一些灵长类动物被用于某些药物中。虽然狩猎某些灵长类动物是合法的,但过度狩猎和偷猎威胁物种生存是最主要担忧。

《Net loss》摄影:Audun Rikardsen(挪威)海洋-更大的画面组 优秀奖.jpg

《Net loss》摄影:Audun Rikardsen(挪威)海洋-更大的画面组 优秀奖

海洋生物学家奥登与挪威海岸警卫队在海上探险时发现了大面积漂浮在海面上的死鱼和垂死的鲱鱼。不远处停着一艘渔船,它已经超载了,而且网都快挤破了。过度捕捞,即捕捞速度超过种群恢复速度,是海洋生态系统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 据估计,全球三分之一的鱼类资源被过分捕捞,无法可持续发展。

《Night rider》摄影:Songda Cai(中国)水下世界组 优秀奖.jpg

《Night rider》摄影:Songda Cai(中国)水下世界组 优秀奖

松达在夜潜时拍摄了这幅作品。一般来说,刀片鱼特征是垂直游动的,不过摄影师选择水平地呈现它们。幼鱼以从深海迁移过来的浮游动物为食。雌性纸鹦鹉螺分泌出一种看起来像贝壳的结构,有助于它漂浮起来。它们常常紧贴浮游物体,但这可能是第一次记录到纸鹦鹉螺附着在刀片鱼身上。

《Stage for a glittering fly》摄影:Tamás Koncz-Bisztricz(匈牙利)青少年类15岁-17岁 优秀奖.jpg

《Stage for a glittering fly》摄影:Tamás Koncz-Bisztricz(匈牙利)青少年类15岁-17岁 优秀奖

塔马斯家附近的草地上有一个水池,在这周围运动的昆虫吸引了塔马斯的注意。他蹲下来仔细观察,在泥泞的地面上保持平衡,拍摄到一只雌性苍蝇在水面上摆着姿势的宁静场景。像这样的长腿苍蝇通常出现在池塘、水坑或沿海水域中。有些物种会表演精心制作的求偶舞来吸引配偶。

《The squid finale》摄影:Laurent Ballesta(法国)行为:无脊椎动物组 优秀奖.jpg

《The squid finale》摄影:Laurent Ballesta(法国)行为:无脊椎动物组 优秀奖

当洛朗在地中海水面以下 60 米处的潜水钟出来后,他看到了这对鱿鱼交配时投下的阴影。 他对这罕见的景象感到惊讶,拍下了这张它们缠绵时的照片。这种鱿鱼在生命走到尽头时都还会繁殖。交配后不久,雌性鱿鱼会产下长串的受精卵,将它们固定在海底或附着在岩石上。

《The three Bohemians》摄影:Onni Rantanen(芬兰)青少年类15岁-17岁 优秀奖.jpg

《The three Bohemians》摄影:Onni Rantanen(芬兰)青少年类15岁-17岁 优秀奖

大约 60 只太平鸟降落在摄影师昂尼家的花园喂食站时,他正躲在他的帐篷里。有这么多鸟出现的情况下,构图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很巧的是这三只鸟出现在他面前。波西米亚太平鸟一般在北方的森林中繁殖。 冬天,它们的分布范围很广,成群结队地向南飞行,寻觅浆果或水果等食物。

《Toxic design》摄影:Gheorghe Popa(罗马尼亚)自然艺术组 优秀奖.jpg

《Toxic design》摄影:Gheorghe Popa(罗马尼亚)自然艺术组 优秀奖

在多年使用无人机航拍山谷变化的过程中,格奥尔基从未遇到过如此惊人的颜色和形状。 然而,充满活力的设计却是矿山的重金属渗入河流的结果。采矿会导致森林砍伐、动物栖息地破坏,以及开采过程中使用的化学品造成的地面和水污染。然而,黄金和铜是计算机、手机和医疗创新的关键组成部分——所有这些因素导致需求端不断扩大。

《Up for grabs》摄影:Jack Zhi(美国)行为:鸟类组 优秀奖.jpg

《Up for grabs》摄影:Jack Zhi(美国)行为:鸟类组 优秀奖

为了拍到这张转瞬即逝的照片,杰克不得不放弃他的三脚架,拿起相机就跑。结果迎来了三年时间拍摄白尾鹞的高光时刻。 最后,一切都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幼年的白尾鹞必须掌握与父母在空中交接食物技巧,直到它们可以自己捕食为止。交接食物时,它们通常盘旋在空中,下降捕捉小型哺乳动物。 慢慢长大以后,它们需要进行空中求偶仪式,其中雄性向雌性提供猎物。

《Uplifting dawn》摄影:Kazuaki Koseki(日本)湿地 — 更大的画面组 优秀奖.jpg

《Uplifting dawn》摄影:Kazuaki Koseki(日本)湿地 — 更大的画面组 优秀奖

伊豆沼是日本最大的越冬地。 Kazuaki 午夜左右开车到达那里,直到日出前才捕捉到白额雁大规模的离开。这是伊豆沼白额雁这一年中最大规模的集体离开。每年有超过 100,000 只鸟抵达伊豆沼。白额雁是这里记录的最丰富的鸟类。它们的数量正在增加——也许是因为它们的西伯利亚繁殖地较早解冻,从而可以更早、更成功地进行繁殖。

打 印】【关 闭】【顶 部
相关推荐
About us|关于本站|商业服务|广告洽淡|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商业街经中路124-136号二楼(开元广场对面)
Copyright © 2008-2021 shangtuf.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76-88808528   邮箱:shangtuf@163.com 
尚图坊国际摄影 版权所有 v3.19.0606 浙ICP备09002129号
特别申明:如未注明则文章来源于网络,小编对原作者深表敬意,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技术支持:乡巴佬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