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联系QQ

联系微信

公 众 号

新浪微博

本站快报
新闻资讯 - 赛事揭晓
2021年亚洲最佳自然摄影大赛揭晓,尚图坊摄影师陈志强获优秀奖
发布时间:2022-01-11  阅览数:917

        2021年亚洲最佳自然摄影大赛日前揭晓,经过层层筛选,共有三十七幅优秀作品在本届赛事中获奖。其中来自印度的摄影师RAHUL SINGH凭借作品《COOLING OFF》夺得全场大奖及奖金1000美元,同时作品将在杂志发表,成绩斐然。

        除上述大奖外,另有六幅优秀作品获得类别冠军,他们分别是:LALITH EKANAYAKE的《FLYING KISS》获野生动物组第一名;BENYAMIN WARI的《IJEN CRATER》获风光组第一名;ANDREY SHPATAK的《NUDIBRANCH CORIPHELLA NOBILIS MATING》与SANGRAM GOVARDHANE的《PREENING DARTER》分别获海洋组和鸟类组第一名;YUAN MINGHUI的《PEEP THROUGH THE WINDOW》获微小世界组第一名以及ARSHDEEP SINGH的《TANGLED TOGETHER》获少年组第一名。

        此外由尚图坊制作并转送的作品中,摄影师陈志强凭借作品《罗布泊大裂谷》获风光组优秀奖。另有MASUDA SHINICHI《SUNSET》、PYAE PHYO THET PAING《SUNRISE OVER BAGAN》、DAISUKE KURASHIMA《TAILS》等二十九幅作品获得本届大赛的优秀奖。

        该赛事由美国最佳自然摄影杂志(Nature's Best Photography)杂志创办,面向亚洲摄影师征集亚洲各地自然摄影作品,旨在将亚洲的风景地貌展现给世人,并提升摄影师的知名度。作品还将在美国、日本、亚洲其他地区展出。大赛共设野生动物组、海洋组、风光组、鸟类组、微小世界组、少年组这六个组别。

获奖作品

RAHUL SINGH(印度)《COOLING OFF》全场大奖+1000美元

野生动物组

LALITH EKANAYAKE(斯里兰卡)《FLYING KISS》第一名

MASUDA SHINICHI(日本)《SUNSET》优秀奖

卢敏强(中国)《MOTHER AND CHILD》优秀奖

TAPAN SHETH(印度)《FAMILY》优秀奖

BHAVIK THAKER(印度)《MOUSE TAILD BATS》优秀奖

JAYANTA GUHA(印度)《ONE HORNED RHINO WITH MYNA》优秀奖

风光组

BENYAMIN WARI(印度尼西亚)《IJEN CRATER》第一名

陈志强(中国)《罗布泊大裂谷-RIFT VALLEY IN LOP NOR》优秀奖

PYAE PHYO THET PAING(缅甸)《SUNRISE OVER BAGAN》优秀奖

TATIANA BIRIUKOVA(俄罗斯)《WINTER CLOUD》优秀奖

ALEXEY PERELYGIN(俄罗斯)《IGNITING THE MILKY WAY》优秀奖

KAZUAKI KOSEKI(日本)《BEAUTIFUL WATER》优秀奖

海洋组

ANDREY SHPATAK(俄罗斯)《NUDIBRANCH CORIPHELLA NOBILIS MATING》第一名

DAISUKE KURASHIMA(日本)《TAILS》优秀奖

GALICE HOARAU(挪威)《CLOWNFISH FAMILY》优秀奖

LUC ROOMAN(比利时)《JELLYFISH LAKE》优秀奖

RYOHEI ITO(日本)《FISHING》优秀奖

WAI HOE MOK(新加坡)《WOBBEGONG SHARK ON A TABLE CORAL》优秀奖

鸟类组

SANGRAM GOVARDHANE(印度)《PREENING DARTER》第一名

SHAOHUA FANG(中国)《BLACK-WINGED KITES》优秀奖

AKIRA SATO(日本)《MAGIC HOUR》优秀奖

LALITH EKANAYAKE(斯里兰卡)《BROOD》优秀奖

TZE SIONG TAN(新加坡)《A GROWING FAMILY》优秀奖

ZHAYYNN JAMES(印度)《ONE FOR THE ROAD》优秀奖

微小世界组

YUAN MINGHUI(中国)《PEEP THROUGH THE WINDOW》第一名

MITSUNORI YUASA(日本)《SHINING FAMILY》优秀奖

YUHUI HU(中国)《GUARDING》优秀奖

GUEK CHENG LIM(马来西亚)《SPIDER》优秀奖

YONG MIAO(中国)《REST BY THE STREAM》优秀奖

K. JAYARAM(印度)《HAWK MOTH CATERPILLARS IN DIFFERENT INSTARS》优秀奖

少年组

ARSHDEEP SINGH(印度)《TANGLED TOGETHER》第一名

ZEYU ZHAI(中国)《ANGRY BIRD》优秀奖

YIZHI HU(中国)《DANCING》优秀奖

SITARA KARTHIKEYAN(印度)《SWEET DREAMS》优秀奖

SUDITH RODRIGO(斯里兰卡)《RED SCORES THE WIN》优秀奖

ARSHDEEP SINGH(印度)《I C U !》优秀奖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

以下是获奖作品赏析:

《COOLING OFF》摄影:RAHUL SINGH(印度)全场大奖+1000美元.jpg

《COOLING OFF》摄影:RAHUL SINGH(印度)全场大奖+1000美元

《清凉一夏》2020年8月,我去了库奇贝哈,那里有很多用于观赏的香蕉,我拍下了太阳鸟从香蕉中吮吸花蜜的照片。但突然间,这只鸟儿开始沐浴在花瓣的积水里,应该是一场清晨的细雨留下的。看到这只鸟的这种不寻常行为,我简直惊呆了。小鸟洗澡的时候,我一直按着相机的快门。这真是千载难逢的时刻。大自然能给我们带来惊喜,真是不可思议。在这张作品中,这只鸟在花瓣中尽情享受沐浴带来的快乐。

《FLYING KISS》摄影:LALITH EKANAYAKE(斯里兰卡)野生动物组 第一名.jpg

《FLYING KISS》摄影:LALITH EKANAYAKE(斯里兰卡)野生动物组 第一名

《飞吻》一只婆罗洲红毛猩猩妈妈正在喂养它的宝宝,它们悬挂挂在一棵树上亲吻彼此。我当时在施国月河的一条小船上,小船非常不稳定,非常困难地在手持相机情况下拍下了这幅独特的作品。婆罗洲猩猩是唯一一种原产于亚洲的类人猿,是一种严重濒危的物种。森林砍伐、棕榈油种植园和狩猎对其生存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和其他类人猿一样,婆罗洲红毛猩猩也非常聪明,在野外会使用工具,展现独特的文化模式。这种大猩猩身上大约有97%的DNA与人类相同。

《SUNSET》摄影:MASUDA SHINICHI(日本)野生动物组 优秀奖.jpg

《SUNSET》摄影:MASUDA SHINICHI(日本)野生动物组 优秀奖

《日落》大约有200只日本猕猴居住在这座面向大海的山上。在一个寒冷的傍晚,这只猴子正坐在山顶的一块岩石上,望着日落,想让自己暖和一点。时间久了,寒风吹来,夕阳在地平线上落下,天空开始变成橘黄色。看完日落,它回到了队伍所在的森林。我悄悄地靠近它,用广角镜头拍摄日落,为的是在黄昏的海边拍摄这只端庄的猴子。

《MOTHER AND CHILD》摄影:MINQIANG LU(中国)野生动物组 优秀奖.jpg

《MOTHER AND CHILD》摄影:卢敏强(中国)野生动物组 优秀奖

母亲和孩子》图为广西崇左白头叶猴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白头叶猴。母猴抱着一只两个月大的小猴在树干上。

《FAMILY》摄影:TAPAN SHETH(印度)野生动物组 优秀奖.jpg

《FAMILY》摄影:TAPAN SHETH(印度)野生动物组 优秀奖

《一家子》在绿色环境中看到大型猫科动物是一种奇妙的感觉。这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时刻,看到傲气的亚洲狮,两只母狮和它们的幼崽在一起玩耍。看到一只母狮照顾来自同一个狮群的幼崽是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尽管其中有一只不是她的幼崽。所有的幼崽都在和这头母狮玩耍,感觉很安全,让我能有机会捕捉并见证亚洲狮母性的光辉。

《MOUSE TAILD BATS》摄影:BHAVIK THAKER(印度)野生动物组 优秀奖.jpg

《MOUSE TAILD BATS》摄影:BHAVIK THAKER(印度)野生动物组 优秀奖

《鼠尾蝙蝠》在新冠疫情期间,我们把摄影基地从城市搬到了农村,因为我们在古吉拉特邦有一个我经常去观鸟的村落。我碰到一个人,说我家附近有一大群蝙蝠,还发出阵阵恶臭。这些鼠尾蝙蝠群的规模让我倍感震撼。其实这并不是一个洞穴,而是被遗弃的老房子,这些小生物在这里避难,并以某种方式建立了自己的家,因为这里的氛围类似于一个洞穴,足够黑、温度也合适,还没有干扰。每个人都困惑地看着我,因为我不分昼夜地站在臭气熏天的蝙蝠群里进行拍摄。也许人类的愚蠢导致它们被错怪了。

《ONE HORNED RHINO WITH MYNA》摄影:JAYANTA GUHA(印度)野生动物组 优秀奖.jpg

《ONE HORNED RHINO WITH MYNA》摄影:JAYANTA GUHA(印度)野生动物组 优秀奖

《独角犀牛与八哥》独角犀牛是一种濒临灭绝的动物,同时也是印度阿萨姆邦的骄傲。这张照片拍摄于卡兹兰加国家公园的布拉帕哈拍摄区。因为那天下雨了,我是那个区域唯一的摄影师,还有我的导游。因为雨下的很大,我也纠结着要不要继续拍摄,不过我还是拍摄到一些惊人的时刻。我很幸运地捕捉到了这一刻。这是雨刚停的时候拍摄的。这张图片中栖息地的颜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丛林八哥给作品一种特殊的感觉。

《IJEN CRATER》摄影:BENYAMIN WARI(印度尼西亚)风光组 第一名.jpg

《IJEN CRATER》摄影:BENYAMIN WARI(印度尼西亚)风光组 第一名

《伊真火山口》伊真山是一座火山,位于印度尼西亚东爪哇巴纽旺宣区和文多禾梭区的边界。这座山海拔2386米,与默拉皮山毗邻。伊真山上一次喷发是在1999年,攀登这座山可以从两个地方开始,即班玉旺基和邦多沃索。拍摄这张照片时,我是在黄昏时分徒步旅行,从印尼西部时间15:00开始,等待伊真山火山口的日落。我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拍摄到没有烟雾的日落,因为浓雾经常在下午出现,可能会覆盖陨石坑。非常幸运的是,经过多次徒步来到这个火山口,我终于看到了天空和火山口,当太阳落山的时候,它足够明亮,非常适合拍摄。不仅如此,而且在下午的时候,硫磺的气味也变得更加强烈。伊真山的火山口是一个酸性火山口湖,位于山顶,湖深200米,火山口面积5466公顷。伊真火山口湖是是世界上公认的酸性最强的火山湖。

《罗布泊大裂谷-RIFT VALLEY IN LOP NOR》摄影:陈志强(中国)风光组 优秀奖.jpg

《罗布泊大裂谷-RIFT VALLEY IN LOP NOR》摄影:陈志强(中国)风光组 优秀奖

2020年10月19日,我们从新疆若羌出发,穿越罗布泊无人区。罗布泊大峡谷是我们拍摄的第三站,景色非常壮观。

《SUNRISE OVER BAGAN》摄影:PYAE PHYO THET PAING(缅甸)风光组 优秀奖.jpg

《SUNRISE OVER BAGAN》摄影:PYAE PHYO THET PAING(缅甸)风光组 优秀奖

《蒲甘日出》日出的古城蒲甘。作为缅甸的标志性景点,蒲甘是一座令人惊叹的古城,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之一,也是亚洲非常著名的景点。蒲甘的日出和日落充满戏剧性,又给人带来平静。我在冬天(一月)的一个早晨拍下了这张照片。在这个季节里,所有的景色都是如此迷人,可以静静地看着雾蒙蒙的蒲甘,感受其中的美。为了拍摄这张照片,我在清晨日出前爬上了一宝塔的顶端。我用长焦镜头并将相机架在三脚架上,以寺庙为前景,用慢门拍摄日出。我还使用了渐变滤镜来获得地面和天空的良好平衡曝光。如今,蒲甘都不允许摄影师攀爬任何寺庙或宝塔进行拍摄。所以要从一个很高的角度去看蒲甘是很困难的。

《WINTER CLOUD》摄影:TATIANA BIRIUKOVA(俄罗斯)风光组 优秀奖.jpg

《WINTER CLOUD》摄影:TATIANA BIRIUKOVA(俄罗斯)风光组 优秀奖

《冬天里的一片云》这幅作品是在乌拉尔南部乌伦加山脊顶部一个寒冷的清晨拍摄的。在山上的帐篷里度过了一个夜晚后,我醒来了,拿着相机在山顶白雪覆盖着的树林里漫步。突然,我看到一片云漂浮在我眼前,位置比较低,我迅速跑到附近稍微高一点山坡上,拍下了这一不寻常的场景:白雪覆盖的树木和漂浮的云朵。

《IGNITING THE MILKY WAY》摄影:ALEXEY PERELYGIN(俄罗斯)风光组 优秀奖.jpg

《IGNITING THE MILKY WAY》摄影:ALEXEY PERELYGIN(俄罗斯)风光组 优秀奖

《点亮银河》在堪察加半岛上,克柳切夫斯科伊火山正在喷发,它是欧亚大陆最高、最活跃的火山之一。它的高度大约是4800米。晚间可以清楚地看到熔岩在火山口飞溅,沿着山坡喷出长达数百米的熔岩流,火山弹和火山灰也会喷出来。克柳切夫斯科伊自然公园是堪察加半岛最美丽的地方之一。它被恰如其分地称为“冰与火之国”。公园里有14座火山,其中4座是活火山。

《BEAUTIFUL WATER》摄影:KAZUAKI KOSEKI(日本)风光组 优秀奖.jpg

《BEAUTIFUL WATER》摄影:KAZUAKI KOSEKI(日本)风光组 优秀奖

《美丽的瀑布》清晨,我前往拍摄这个瀑布,等待着阳光洒在瀑布上。刚到达的时候,我就开始寻找瀑布飞流而下和地面的岩石的最佳构图。当光线穿过时,出现了彩虹,我在镜头上安装了滤镜和偏光滤镜来实现这幅作品的拍摄。我将快门速度设置为4秒左右,以捕捉最美丽的瀑布。

《NUDIBRANCH CORIPHELLA NOBILIS MATING》摄影:ANDREY SHPATAK(俄罗斯)海洋组 第一名.jpg

《NUDIBRANCH CORIPHELLA NOBILIS MATING》摄影:ANDREY SHPATAK(俄罗斯)海洋组 第一名

《裸鳃类动物》裸鳃类动物是日本北部海域最大的(长达5厘米)和最亮的软体动物代表之一。它的栖息地也延伸到更北部的海域——鄂霍次克和白令海。每次能见到他们,我总是感到非常高兴。我很幸运地拍下了它们交配的过程。

《TAILS》摄影:DAISUKE KURASHIMA(日本)海洋组 优秀奖.jpg

《TAILS》摄影:DAISUKE KURASHIMA(日本)海洋组 优秀奖

《鲸尾》在阳光明媚的一天,一对座头鲸母子在水里游着。它们的尾鳍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小座头鲸游着去追赶它的母亲。母座头鲸总是游在下面,时刻盯着它的孩子。一头雄鲸从下面过来护送他们,但母子俩毫不在意地游走了。

《CLOWNFISH FAMILY》摄影:GALICE HOARAU(挪威)海洋组 优秀奖.jpg

《CLOWNFISH FAMILY》摄影:GALICE HOARAU(挪威)海洋组 优秀奖

《小丑鱼一家》这张小丑鱼家庭照是在菲律宾的Sogod湾潜水时拍摄的。

《JELLYFISH LAKE》摄影:LUC ROOMAN(比利时)海洋组 优秀奖.jpg

《JELLYFISH LAKE》摄影:LUC ROOMAN(比利时)海洋组 优秀奖

《水母湖》这张照片是在印度尼西亚拉贾安帕的船宿船上拍摄的。我在有成千上万水母的水母湖中浮潜。在艰难地爬过树木、翻过岩石、爬上一座山之后拍摄的。我们于早上7点到达湖边。太阳越升越高,越来越多的水母浮出水面,美好的旅行让人难忘。

《FISHING》摄影:RYOHEI ITO(日本)海洋组 优秀奖.jpg

《FISHING》摄影:RYOHEI ITO(日本)海洋组 优秀奖

《钓鱼》当襞鱼饿了的时候,它会用长在身上特殊的部件作为假诱饵来引诱猎物,看起来像是一个人在钓鱼。这个部件非常小,颜色不明亮,可以融入到背景中。所以,这次我只照亮襞鱼的脸和它的假诱饵,这样就很容易看到了。

《WOBBEGONG SHARK ON A TABLE CORAL》摄影:WAI HOE MOK(新加坡)海洋组 优秀奖.jpg

《WOBBEGONG SHARK ON A TABLE CORAL》摄影:WAI HOE MOK(新加坡)海洋组 优秀奖

《苔表鹿角珊瑚上的须鲨》须鲨,又称地毯鲨,主要分布在澳大利亚和印度尼西亚。须鲨的英文名字“Wobbegong”据说来自一种土著语言,意思是“蓬乱的胡须”,描述的是鲨鱼下巴周围杂草般的胡须叶。须鲨是伏击性食肉动物,经常藏在岩石或珊瑚下。这张照片拍摄于印尼拉贾安帕,深度为35米。一条须鲨躺在一个完美的珊瑚上,非常罕见。

《PEEP THROUGH THE WINDOW》摄影:YUAN MINGHUI(中国)微小世界组 第一名.jpg

《PEEP THROUGH THE WINDOW》摄影:YUAN MINGHUI(中国)微小世界组 第一名

《窥》我在森林植物的叶子上发现了这只华南树蟾蜍(安南树蛙)。透过树叶上的洞观察,我的注意力集中在两栖动物的头部,它凝视着周围的环境,就好像大自然在这一刻为我打开了一扇窗,让我可以看到青蛙的世界。

《SHINING FAMILY》摄影:MITSUNORI YUASA(日本)微小世界组 优秀奖.jpg

《SHINING FAMILY》摄影:MITSUNORI YUASA(日本)微小世界组 优秀奖

《闪亮的一家子》这种发光的小蘑菇在日语中称为Shii no Tomoshibitake,在英语中称为“Heavenly Light Mushroom”,直译中文为:天光蘑菇。这种蘑菇只有在日本少数的几个地方可以找到。 在神户,它在森林中的一棵树上成簇生长,它的生命只有短短几天时间。这只可爱的小蘑菇光线很弱,因此,捕捉到蘑菇的生长环境异常困难。我没有用额外的光线,只用蘑菇本身发出的光进行拍摄。这些蘑菇成群结队地生长在狭窄的树木缝隙中。它们整齐地垂直排列,看起来像紧紧拥抱着的一家人。

《GUARDING》摄影:YUHUI HU(中国)微小世界组 优秀奖.jpg

《GUARDING》摄影:YUHUI HU(中国)微小世界组 优秀奖

《守护》初夏,昆虫进入了繁殖季节。 在广东省高明市陆田自然保护区,一只奥诺蜘蛛躲在一片绿色的香蕉叶下,守护着它的新生儿。绿色的芭蕉叶融化成一个绿色的世界。

《SPIDER》摄影:GUEK CHENG LIM(马来西亚)微小世界组 优秀奖.jpg

《SPIDER》摄影:GUEK CHENG LIM(马来西亚)微小世界组 优秀奖

《蜘蛛》早上,我发现了这只蜘蛛,正在蚕食一只比它更小的猎物,该猎物是一种比已经很小的蜘蛛还要小的昆虫。我们可以在叶子上看到晨露,赋予图片跟多的特色。

《REST BY THE STREAM》摄影:YONG MIAO(中国)微小世界组 优秀奖.jpg

《REST BY THE STREAM》摄影:YONG MIAO(中国)微小世界组 优秀奖

《溪边小憩》在天目山自然保护区的这条溪流潺潺,清澈见底。金龟子立于溪流中的石块上,微微张开翅膀,将头微微低垂于水面,仿佛在欣赏自己的妆容。

《HAWK MOTH CATERPILLARS IN DIFFERENT INSTARS》摄影:K. JAYARAM(印度)微小世界组 优秀奖.jpg

《HAWK MOTH CATERPILLARS IN DIFFERENT INSTARS》摄影:K. JAYARAM(印度)微小世界组 优秀奖

《不同阶段的毛毛虫》清晨,我在小花园里转了一圈时,注意到沙漠玫瑰植物上有两只毛虫。这些是夹竹桃天蛾飞蛾,刚刚吃完植物的所有叶子。 通常,它们仅以夹竹桃植物为食,但偶尔也以吃其他植物。 两种蛾的幼虫处于两个不同的龄期。 棕色的表明它很快将在地下化蛹,然后以飞蛾的形式出现。 那天晚上,我注意到棕色的那个消失了。

《PREENING DARTER》摄影:SANGRAM GOVARDHANE(印度)鸟类组 第一名.jpg

《PREENING DARTER》摄影:SANGRAM GOVARDHANE(印度)鸟类组 第一名

《梳妆打扮》这幅作品是我在印度北部拉贾斯坦邦一个鸟类保护区观鸟期间拍摄的。我们在公园中心的一个湖中观察和拍摄忙着捕鱼的蛇鹈和鸬鹚。这些鸟不怕打湿羽毛,借助尖尖的喙和长长的蛇形脖子,它们会潜到水下捕鱼伏击和刺伤猎物。 然而,由于羽毛打湿后体重增加,它们在长时间潜水捕鱼后会暂时无法飞行,需要在阳光下晒干翅膀并适当梳理羽毛。这个特别的捕鱼高手决定在长达一小时的捕鱼活动后休息一下,选择了离我们很近的树枝来擦干它的羽毛。 我充分利用完美的午后光线和靠近鸟的位置,拍摄到清晰的行为肖像,它正在晒太阳并梳理羽毛。

《BLACK-WINGED KITES》摄影:SHAOHUA FANG(中国)鸟类组 优秀奖.jpg

《BLACK-WINGED KITES》摄影:SHAOHUA FANG(中国)鸟类组 优秀奖

《黑翅鸢》黑翅鸢是会为领土和食物而战的一种猛禽。 拍摄当天,我从一大早就躲起来等他们。 终于,我看到了两只黑翅鸢在空中搏斗,让我感到非常激动。

《MAGIC HOUR》摄影:AKIRA SATO(日本)鸟类组 优秀奖.jpg

《MAGIC HOUR》摄影:AKIRA SATO(日本)鸟类组 优秀奖

《魔幻时刻》一对虾夷猫头鹰相映成趣,注视着最后一缕余晖掠过大地。它们是神圣的物种,沐浴在在夕阳的余晖中。

《BROOD》摄影:LALITH EKANAYAKE(斯里兰卡)鸟类组 优秀奖.jpg

《BROOD》摄影:LALITH EKANAYAKE(斯里兰卡)鸟类组 优秀奖

《育雏》大凤头燕鸥(Thalasseus bergii)是斯里兰卡的候鸟之一,它们在年中栖息在帕克海峡附近的偏远岛屿。尽管海上航行充满坚信,非常炎热潮湿,而且又没有庇护所,但我还是多次去拍摄它们的栖息地。它们的行为确实描绘了一段独特的自然历史。我用无人机从不同的角度拍摄它们的栖息地。

《A GROWING FAMILY》摄影:TZE SIONG TAN(新加坡)鸟类组 优秀奖.jpg

《A GROWING FAMILY》摄影:TZE SIONG TAN(新加坡)鸟类组 优秀奖

《人丁兴旺》橄榄背太阳鸟是新加坡的常见居民。 它们经常在靠近人类居住的地方建造独特的悬挂巢穴。 这个家庭选择克兰芝沼泽(新加坡的一个湿地保护区)来建造家园。用周围的植被作为屏障,我用长焦观察并拍摄了它们。在每次喂食期间,使用更高的快门速度来拍摄运动中的雏鸟。 尽管有10 多年自然摄影的经验,这些神奇鸟类的美丽和坚韧让我深深叹服,能够用镜头捕捉它们的行为对我来说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ONE FOR THE ROAD》摄影:ZHAYYNN JAMES(印度)鸟类组 优秀奖.jpg

《ONE FOR THE ROAD》摄影:ZHAYYNN JAMES(印度)鸟类组 优秀奖

《渗漏在路上》冬天的晨雾刚刚散去,这只斑嘴鹈鹕从河面掠过,舀水带回巢中哺育雏鸟。当掠过水面时,它用喙的下半部分盛水,瞬间让它倒转着回头看,水渗漏出来。我在船上尽可能低地角度拍摄,以达到视线水平,就在鸟儿恢复了头部的瞬间并继续飞翔的之前,我拍下了这幅作品。

《TANGLED TOGETHER》摄影:ARSHDEEP SINGH(印度)少年组 第一名.jpg

《TANGLED TOGETHER》摄影:ARSHDEEP SINGH(印度)少年组 第一名

《缠绵缱绻》我喜欢观察自然界中各种物种的行为。自然界中存在着如此多样并且有时非常复杂的行为。每次在野外的时候,我总是能学到很多。这就是为什么我全年都会回到同一地点拍摄的原因,因为可以观察到不同野生动物主体的行为。我去了卡普尔塔拉,那是我经常在周末和我父亲一起去拍鸟的城镇。雨季刚刚结束,我看到周围有几只豆娘,正在观察它们。很快,我在沼泽地区看到了一对正在交配的豆娘,也被称为黄蜡尾。我从很近的距离看到了它们,但是当它们停留在植被上,很难捕捉到它们。我别无选择,只能进入沼泽。为了接近这些豆娘,我不得不趟过沼泽。正是沼泽密集的植被和巨大的面积,使成百上千的小世界物种能够在这里自由地生活。当我看到它们在一个地方安顿好一会儿时,我几乎深陷在泥水中。它们的交配行为表现出轮状外观。当它们相互连接时,形成了一种有趣的图案。雄性继续依附于雌性,我俯下视线捕捉这美好的瞬间。

《ANGRY BIRD》摄影:ZEYU ZHAI(中国)少年组 优秀奖.jpg

《ANGRY BIRD》摄影:ZEYU ZHAI(中国)少年组 优秀奖

《愤怒的小鸟》这张照片是2020年11月拍的,当时我在拍红嘴蓝鹊。突然,一群白喉笑鸫飞了过来。 我迅速转动相机拍摄它们。其中一只看起来很有趣,就像我最喜欢的游戏“愤怒的小鸟”。

《DANCING》摄影:YIZHI HU(中国)少年组 优秀奖.jpg

《DANCING》摄影:YIZHI HU(中国)少年组 优秀奖

《舞》2021年4月11日上午,深圳洪湖公园内拍摄的。湖中很多鱼,野鸟不停地觅食,从一片荷叶上跳到另一片荷叶上。我不停地拍摄,得到了这张令人满意的照片。

《SWEET DREAMS》摄影:SITARA KARTHIKEYAN(印度)少年组 优秀奖.jpg

《SWEET DREAMS》摄影:SITARA KARTHIKEYAN(印度)少年组 优秀奖

《美梦成真》有一个可爱的小猴子依偎在两个成年猴子之间。当它幸福地蜷缩在另外两个猴子之间,平静的眼神让我震惊。

《RED SCORES THE WIN》摄影:SUDITH RODRIGO(斯里兰卡)少年组 优秀奖.jpg

《RED SCORES THE WIN》摄影:SUDITH RODRIGO(斯里兰卡)少年组 优秀奖

《红队获胜》我在我家的花园里拍了这张照片。我们后院有一棵大树,但因为我父亲打算种菜,我们不得不把它砍掉。看下来以后,树枝留在花园的角落里。 第二天,当我四处走动时,我看到树上有织蚁。于是我赶紧拿起相机拍了几张照片。在这张照片中,织布蚁正在照顾一只蚁后。 通过这张照片,我想展示蚂蚁的团队合作精神。

《I C U !》摄影:ARSHDEEP SINGH(印度)少年组 优秀奖.jpg

《I C U !》摄影:ARSHDEEP SINGH(印度)少年组 优秀奖

《我看到你了》人类通过砍伐树木所做的改变已经影响到数百万鸟类、哺乳动物和其他野生动物,加剧了人与动物的冲突。我希望人们注意到为野生动物留出空间的必要性。可悲的是,我所在州的许多森林现在正在转变为工业城镇或正在商业化,这确实是非常糟糕的情况。周末我经常去卡普塔拉市拍鸟类作品,尽管工业化进程不断加快,这里仍然有一些鸟类。在这次冬季旅行中,我惊讶地看到,尽管工业化在进行中,短耳猫头鹰又回到了城里。每年冬天,它们都会来这个地方,今年它们又回来了,这让我感到欣喜万分。我和父亲在远处看着这个猫头鹰家族,但很快,其中一只猫头鹰直接飞到离我们很近的树上。它直视着我,这么近的距离看到这只猫头鹰,让我感到非常惊讶。我捕捉到了我们对视的这一刻,好像猫头鹰想对我说:我看到你了!

打 印】【关 闭】【顶 部
相关推荐
About us|关于本站|商业服务|广告洽淡|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商业街经中路124-136号二楼(开元广场对面)
Copyright © 2008-2022 shangtuf.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76-88808528   邮箱:shangtuf@163.com 
尚图坊国际摄影 版权所有 v3.19.0606 浙ICP备09002129号
特别申明:如未注明则文章来源于网络,小编对原作者深表敬意,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技术支持:乡巴佬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