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联系QQ

联系微信

公 众 号

新浪微博

本站快报
新闻资讯 - 赛事揭晓
2022年BigPicture自然世界摄影大赛揭晓
发布时间:2022-06-10  阅览数:323

        2022年BigPicture自然世界摄影大赛日前揭晓,来自美国的摄影师Karine Aigner在本届赛事中脱颖而出,凭借作品《Bee Balling》获得全场大奖及奖金5000美元,成绩斐然。

        此外,共有七名摄影师夺得组别冠军,分别是:摄影师Bence Mate的作品《Spider Web》获陆生野生动物组冠军;Sitaram Raul的《Frame Within A Frame》获有翼生物组冠军;Tom St. George凭借《The Hidden Beauty Beneath Our Feet》获风光、水景和植物组冠军;David Slater的《SeaLion Fall》获水生生物组冠军;Pål Hermansen的《Insect Diversity》获自然艺术组冠军;以及摄影师Bence Mate的《Sickening Delicacy》与NayanKhanolkar的《Coexistence With Predators》分别获得人类/自然组与2022故事组-付诸行动冠军,他们均将获得奖金1000美元。

        除以上获奖名单外,另有Arturo Rodríguez《Cumbre Vieja Volcano》、‍‍Florian Ledoux《The Last Frontier》、‍Steve Mandel《Gold From The Bay》等36幅优秀作品获得入围奖。

        本赛事由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加州科学博物馆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主办,鼓励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师为摄影大赛贡献自己的作品,庆祝和展示地球上丰富多样的生命,并激励人们采取行动,通过图像的力量来思考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生存之道。同时,获奖作品将在加州科学博物馆这个世界上最负盛名的科学机构之一进行展出。

获奖作品

Karine Aigner(美国)《Bee Balling》全场大奖+5000美元

陆生野生动物

Bence Mate(匈牙利)《Spider Web》冠军

Ruben Perez Novo(西班牙)《Between Fennels》入围奖

Sandesh Kadur(印度)《Ghost of the Mountains》入围奖

‍James Gifford(博茨瓦纳)《Road to Nowhere》入围奖

Jose Grandio(西班牙)《The Stoat's Game》入围奖

Jaime Culebras(西班牙)《Embryology》入围奖

‍Takuya Ishiguro(日本)《Prey》入围奖

有翼生物

Sitaram Raul(印度)《Frame Within A Frame》冠军

Benjamin Olson(美国)《Hey, Good Lookin'》入围奖

Piotr Naskrecki(美国)《Young Hunters》入围奖

Mario Cea Sánchez(西班牙)《The Forest Elf》入围奖

Bence Mate(匈牙利)《Table Manners》入围奖

Pallavi Laveti(印度)《A Feathered Home》入围奖

‍Takuya Ishiguro(日本)《Beautiful Wings》入围奖

风光、水景和植物

Tom St. George(墨西哥)《The Hidden Beauty Beneath Our Feet》冠军

‍Bart Heirweg(比利时)《Ice Cream Cake》入围奖

Silvano Paiola(意大利)《City of Angels》入围奖

Juan Jesús González Ahumada(西班牙)《The Forest Nymphs》入围奖

‍Nell Dickerson(美国)《Behind the Veil》入围奖

Ellen Woods(美国)《Beauty is Ephemeral》入围奖

Nicolas Raspiengeas(法国)《Oasis》入围奖

水生生物

David Slater(美国)《Sea Lion Fall》冠军

‍Tony Wu(日本)《Shooting Star》入围奖

Tom Shlesinger(以色列)《Underwater Colorful Snowstorm》入围奖

‍Magnus Lundgren(瑞典)《Weedy Scorpionfish》入围奖

‍Jens Cullman(德国)《Danger in the Mud》入围奖

‍Domenico Roscigno(意大利)《Curious Co-Parenting》入围奖

‍Tom Shlesinger(以色列)《Goliath in Lilliput》入围奖

自然艺术

Pål Hermansen(挪威)《Insect Diversity》冠军

Armand Sarlangue(法国)《Life Vessels》入围奖

Sergio Tapia(西班牙)《Abstract Painting》入围奖

‍Steve Mandel(美国)《Gold From The Bay》入围奖

‍Julie Kenny(澳大利亚)《Crossing Paths》入围奖

‍Florian Ledoux(挪威)《The Last Frontier》入围奖

‍Juan Jesús González Ahumada(西班牙)《Hero》入围奖

人类/自然

Bence Mate(匈牙利)《Sickening Delicacy》冠军

Fernando Constantino Martínez Belmar(墨西哥)《Face To Face》入围奖

Arturo Rodríguez(西班牙)《Cumbre Vieja Volcano》入围奖

‍Matt Theophile(澳大利亚)《Blue Steel》入围奖

Marcus Westberg(葡萄牙)《Greenwashing》入围奖

Peter Mather(加拿大)《Fox City》入围奖

‍David Hup(荷兰)《Dancing Bears》入围奖

2022故事组-付诸行动

Nayan Khanolkar(印度)《Coexistence With Predators》冠军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

以下是获奖作品赏析:

《Bee Balling》摄影:Karine Aigner(美国)全场大奖+5000美元.jpg

《Bee Balling》摄影:Karine Aigner(美国)全场大奖+5000美元

近距离捕捉到的一个罕见的时刻。仙人掌蜜蜂紧紧地团成球状蜂拥而至,每只雄蜂都渴望成为雌蜂的伙伴。这些蜜蜂原产于美洲,是一种独居物种,这意味着它们不像欧洲蜜蜂有着等级制度和结构,但仍然致力于为仙人掌授粉,帮助美国西南部的植物茁壮成长。

《Spider Web》摄影:Bence Mate(匈牙利)陆生野生动物组 冠军.jpg

《Spider Web》摄影:Bence Mate(匈牙利)陆生野生动物组 冠军

在新的保护措施下,曾经濒临灭绝的欧洲海狸数量也慢慢增加,让人们有机会拍摄它们。然而,这幅作品的特别之处不仅在于这只海狸,还有画面左侧的蜘蛛,它紧紧地贴在光秃秃的树枝之间织起来的网上,场面颇为壮观,尽管蜘蛛的网并没有维持的太久。

《Frame Within A Frame》摄影:Sitaram Raul(印度)有翼生物组 冠军.jpg

《Frame Within A Frame》摄影:Sitaram Raul(印度)有翼生物组 冠军

一只果蝠威风凛凛地来到一棵苹果树下享用大餐,刚好落在树冠口。取景如此精确并非巧合;摄影师花了近三周的时间观察这些蝙蝠的行为,因为它们经常光顾这棵果树。了解了它们的习性之后,摄影师在最佳时刻拍下了这幅作品。

《The Hidden Beauty Beneath Our Feet》摄影:Tom St. George(墨西哥)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冠军.jpg

《The Hidden Beauty Beneath Our Feet》摄影:Tom St. George(墨西哥)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冠军

在拍摄这张照片时,摄影师着重展现在墨西哥里维埃拉玛雅的水下洞穴系统中发现的令人难以置信的自然之美,但也希望人们关注其脆弱的生态系统及其所面临的威胁。这些洞穴是含水层的一个重要部分,但由于旅游导致该地区过度开发,它们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目前,一条横跨整个尤卡坦半岛的铁路正在建设中,使得丛林和洞穴都处于危险之中,同时也可能让当地的玛雅人社区流离失所。

《Sea Lion Fall》摄影:David Slater(美国)水生生物组 冠军.jpg

《Sea Lion Fall》摄影:David Slater(美国)水生生物组 冠军

在蒙特雷湾的底部的海星包围着一只死亡了的海狮,这一幕显得很忧伤。不过,这只海狮正在回馈它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当这些海星吃饱后,其他大大小小的生物都能持续多年地从遗留的残骸中获得能量和庇护。

《Insect Diversity》摄影:Pål Hermansen(挪威)自然艺术组 冠军.jpg

《Insect Diversity》摄影:Pål Hermansen(挪威)自然艺术组 冠军

这些昆虫是从一盏无意间打开的室外灯里收集起来的,变成一幅美丽又悲惨的昆虫拼贴。在清洁灯具时,摄影师发现了一个昆虫尸体宝库,并决定创作这幅拼贴画,展示小型有翼昆虫的多样性。

《Sickening Delicacy》摄影:Bence Mate(匈牙利)人类自然组 冠军.jpg

《Sickening Delicacy》摄影:Bence Mate(匈牙利)人类自然组 冠军

这位摄影师在罗马尼亚的喀尔巴阡山脉地区旅行时,偶然发现青蛙在产卵期被猎杀。摘除腿部的青蛙被扔回水中,组成了一个令人心碎的悲惨场景。

《Coexistence With Predators》摄影:Nayan Khanolkar(印度)2022故事组-付诸行动 冠军.jpg

《Coexistence With Predators》摄影:Nayan Khanolkar(印度)2022故事组-付诸行动 冠军

在孟买,遇到一只猫科动物并不罕见。这里的豹子和人类之间有一种独特的关系,这要归功于当地的瓦利社区、马哈拉施特拉邦森林部和当地公民团体的努力。多年来,他们已经培养了对这些生物的认识,以帮助精心设计一种谨慎的共存关系。虽然人与动物的冲突事件仍在发生,但这位摄影师希望证明人类和动物是可以和谐共存的。

《Between Fennels》摄影:Ruben Perez Novo(西班牙)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jpg

《Between Fennels》摄影:Ruben Perez Novo(西班牙)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

毛毛虫经过蜕变后,变成华丽的燕尾凤蝶(papilio macha),它是以特洛伊战争中一个希腊神话人物命名。现在,它将在茴香杆上爬行,偶尔把茴香当作午餐。

《Ghost of the Mountains》摄影:Sandesh Kadur(印度)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jpg

《Ghost of the Mountains》摄影:Sandesh Kadur(印度)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

雪豹是伪装高手,能够在极其恶劣的山区栖息地迅速伪装起来。在摄影技术不太发达的年代,它们神龙见首不见尾,有着 "山中幽灵"的称号。

《Road to Nowhere》摄影:‍James Gifford(博茨瓦纳)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jpg

《Road to Nowhere》摄影:‍James Gifford(博茨瓦纳)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

历史上,博茨瓦纳巨大的马卡迪卡迪盐场在雨季之外很少看到野生动物。2021年,比往年来的异常早的大雨和人工水坑数量的增加,让这些角马更早地开始了年度迁移。这群角马奔跑在广袤的盐田和狩猎路径之间,似乎在一条没有目的地的路上行进。

《The Stoat's Game》摄影:Jose Grandio(西班牙)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jpg

《The Stoat's Game》摄影:Jose Grandio(西班牙)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

由于气候寒冷,白鼬棕色的皮毛退去,完全变白了,它从地下洞穴出来,出人意料地跳到空中,让摄影师看到了它轻盈的身姿。它是太高兴了才这样吗?

《Embryology》摄影:Jaime Culebras(西班牙)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jpg

《Embryology》摄影:Jaime Culebras(西班牙)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

一片正在发育的玻璃蛙胚胎的胶状物挂在溪流的一片叶子上。不幸的是,人们对威氏仙瞻星蛙(nymphargus wiley)了解不多;事实上,这个物种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上被列为数据不足。

《Prey》摄影:‍Takuya Ishiguro(日本)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jpg

《Prey》摄影:‍Takuya Ishiguro(日本)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

中华螳螂(Tenodera aridifolia)通常出现在潮湿的草地上。而这只中华螳螂正在吞噬着配偶的身体,这种行为并不罕见,只有在雌性螳螂非常饥饿且食物稀少的时候才出现。

《Hey, Good Lookin'》摄影:Benjamin Olson(美国)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jpg

《Hey, Good Lookin'》摄影:Benjamin Olson(美国)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

这只松鸡栖息在一根用来吸引配偶的木头上,正在向画面外的一只雌鸟展示自己。摄影师注意到,通常情况下,雄鸟会在胸前拍打翅膀,但由于相机的延迟,拍到了雄鸟展开翅膀的表演,摄影师之前从未看到过的。

《Young Hunters》摄影:Piotr Naskrecki(美国)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jpg

《Young Hunters》摄影:Piotr Naskrecki(美国)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

在一次清晨的拍摄中,这位摄影师设法捕捉到一些鞍嘴鹳幼崽,发现它们有点害羞,因此,很难拍摄。他注意到,当一只小鹳成功地抓到一条鱼时,会立即被其他小鹳围攻,这时它们还处于学习自我喂养的早期阶段。

《The Forest Elf》摄影:Mario Cea Sánchez(西班牙)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jpg

《The Forest Elf》摄影:Mario Cea Sánchez(西班牙)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

欧亚黄雀或木犀牛(Sitta europaea)是西班牙的一个常见物种,它们很灵活,也很难拍摄,因为它们大部分时间都在树上, 有着“森林精灵”的美名。

《Table Manners》摄影:Bence Mate(匈牙利)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jpg

《Table Manners》摄影:Bence Mate(匈牙利)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

在观察了几个小时的斑嘴鹈鹕潜入水中捕食后,这位摄影师确定了最佳拍摄角度,捕捉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斑嘴鹈鹕跳入水中捕食的剪影。

《A Feathered Home》摄影:Pallavi Laveti(印度)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jpg

《A Feathered Home》摄影:Pallavi Laveti(印度)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

11月初,这位摄影师经历了一个极具挑战的过程:在一艘移动的船上远远地拍摄这些看起来像斑嘴鹈鹕的雏鸟。她的努力得到了回报,因为她希望拍出一幅作品,唤起人们重视养育和安全的家庭环境。

《Beautiful Wings》‍摄影:Takuya Ishiguro(日本)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jpg

《Beautiful Wings》‍摄影:Takuya Ishiguro(日本)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

当蜻蜓在沼泽地里休息,这位摄影师拍下它的特写,让它美丽的翅膀绽放光芒。与处于气温较高的环境中的蜻蜓相比,凉爽环境中的蜻蜓的翅膀往往呈现更丰富的色彩,这让虹翼蜻蜓在日本有史以来最热的七月中显得如此引人注目。

《Ice Cream Cake》摄影:Bart Heirweg(比利时)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jpg

《Ice Cream Cake》摄影:Bart Heirweg(比利时)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

一轮略显红色的月亮照耀着一座冰山,与紫色的天空相映成趣。冰山一般都以威严样子示人,有时甚至还带有一点威胁,因此,摄影师希望展示冰山柔软的一面。这样一来,大自然看起来也非常美味!

《City of Angels》摄影:Silvano Paiola(意大利)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jpg

《City of Angels》摄影:Silvano Paiola(意大利)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

当一架无人机从头顶飞过时,幽灵般的长手臂伸了出来。这是一片被雪覆盖的树林,还是黑暗中闪现的幽灵?

《The Forest Nymphs》摄影:Juan Jesús González Ahumada(西班牙)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jpg

《The Forest Nymphs》摄影:Juan Jesús González Ahumada(西班牙)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

这些看起来很神秘的蘑菇(mycelia seynii quél)基本只生长在倒下的松果上。在一个秋日下午神秘气氛的衬托下,摄影师觉得这幅图像唤起了对仙女的幻想。

《Behind the Veil》摄影:‍Nell Dickerson(美国)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jpg

《Behind the Veil》摄影:‍Nell Dickerson(美国)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

一位摄影师在索苏弗莱沙漠的首次航拍中捕捉到了令人惊叹的夕阳。这片沙漠位于纳米布的南端,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沙漠。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非洲也出于封锁的状态,摄影师独自一人待了四周,她觉得自己拥有了整个广阔的沙漠,创作了一个反映她孤独感的图像。

《Beauty is Ephemeral》摄影:Ellen Woods(美国)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jpg

《Beauty is Ephemeral》摄影:Ellen Woods(美国)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

八角莲的花长在伞状叶片下面,通常不被授粉者注意到,因此,它们需要依靠一种不同的策略吸引注意,比如广交有吸引力的朋友。邻近产蜜树种的八角莲植物会结出更多的果实和种子,这表明寻找花蜜的传粉者对八角莲的繁殖是不可或缺的。授粉后,八角莲会生产结出绿色的小果。

《Oasis》摄影:Nicolas Raspiengeas(法国)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jpg

《Oasis》摄影:Nicolas Raspiengeas(法国)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

隐藏在芬兰拉普兰北部的北极地区的森林经常成为摄影的主题。摄影师开始关注森林和附近湿地之间的联系,希望给这个熟悉的空间带来更广阔的视野。

《Shooting Star》摄影:‍Tony Wu(日本)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jpg

《Shooting Star》摄影:‍Tony Wu(日本)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

一幅关于海星繁殖的图片,这可不是海星操纵闪电,而是海星产卵的画面,将卵子和精子同时释放到水中后进行受精。

《Underwater Colorful Snowstorm》摄影:Tom Shlesinger(以色列)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jpg

《Underwater Colorful Snowstorm》摄影:Tom Shlesinger(以色列)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

捕捉珊瑚产卵的画面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它一年只产软一次,而且由月运周期决定。不过,根据珊瑚的种类和所处位置的不同,它的产卵期可以持续几个小时到几个星期。这位摄影师花了数年的时间,试图在潜水的过程中把握好拍摄时机。最终,在六月的一次潜水中拍下了神奇的水下暴风雪般的景象。

《Weedy Scorpionfish》‍摄影:Magnus Lundgren(瑞典)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jpg

《Weedy Scorpionfish》‍摄影:Magnus Lundgren(瑞典)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

杂草蝎子鱼具有很强的伪装能力,能够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很难让人发现,并且擅长在夜间捕食。它通过与周围环境相融合来吸引猎物,同时保持完全静止,这让它们成为完美的拍摄对象,但前提是你能找到它们。

《Danger in the Mud》摄影:‍Jens Cullman(德国)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jpg

《Danger in the Mud》摄影:‍Jens Cullman(德国)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

虽然马纳池国家公园一直受到干旱的困扰,但这位摄影师还是发现了一条迷人的鳄鱼,躺在一个几乎干涸的池子里。这些水池成为拯救野生动物的场所,2022年2月的时候还救了两头小象。

《Curious Co-Parenting》摄影:‍Domenico Roscigno(意大利)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jpg

《Curious Co-Parenting》摄影:‍Domenico Roscigno(意大利)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

一条雄性虾虎鱼保护着雌性虾虎鱼产在壳内的卵,一只怀孕的长鼻海马也在边上,不知它们是否一起保护着后代。

《Goliath in Lilliput》摄影:Tom Shlesinger(以色列)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jpg

《Goliath in Lilliput》摄影:Tom Shlesinger(以色列)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

在拍摄这张图片时,摄影师想起了《格列佛游记》中的一个片段。当格列佛来到小人国,庞然大物一样的他小心翼翼地走着,以免伤害到居民们。一般来说,石斑鱼性情凶猛,敢于抢食,然而,这条石斑鱼不太可能轻举妄动。

《Life Vessels》摄影:Armand Sarlangue(法国)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jpg

《Life Vessels》摄影:Armand Sarlangue(法国)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

在拍摄Fagradalsjfall火山时,摄影师决心拍摄一张航拍照片。在他旅行的最后几天,他终于成功地拍下了黑色的火山地面上萌发的绿色植被形成的线条。

《Abstract Painting》摄影:Sergio Tapia(西班牙)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jpg

《Abstract Painting》摄影:Sergio Tapia(西班牙)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

这个看起来像德库宁的画作,实际上是在西班牙水库中精心拍摄的普通海藻。经过三天的等待后,水位下降,绿藻清晰可见,摄影师拍下了这幅极具戏剧性的图像。

《Gold From The Bay》‍摄影:Steve Mandel(美国)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jpg

《Gold From The Bay》‍摄影:Steve Mandel(美国)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

如果你在显微镜下看到这个东西,那么就你发现了跟黄金一样宝贵的物质,这些硅藻会吸收二氧化碳,产生地球上20-30%的氧气。摄影师指出,这些硅藻收集于旧金山湾,它颜色是光线在显微镜下绕过幻灯片的两侧,然后通过硅藻壁的结构折射的结果。

《Crossing Paths》摄影:‍Julie Kenny(澳大利亚)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jpg

《Crossing Paths》摄影:‍Julie Kenny(澳大利亚)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

澳大利亚盐上空拍摄的湖鸸鹋的脚印,形成了戏剧性的图案和纹理。虽然先进的摄影技术让摄影师能够捕捉到这样美妙的画面,但她觉得原住民已经记录了几千年了。

《The Last Frontier》摄影:‍Florian Ledoux(挪威)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jpg

《The Last Frontier》摄影:‍Florian Ledoux(挪威)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

从上面看,海冰各占一半的画面。右边是凝固的冰面,人们和北极熊都可以徜徉在冰面上,左边是重新冻结的浮冰行程的精美图案。

《Hero》摄影:‍Juan Jesús González Ahumada(西班牙)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jpg

《Hero》摄影:‍Juan Jesús González Ahumada(西班牙)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

龙舌兰叶子往往会长的很大,有时甚至会弯曲并产生一个 "伤口",干燥后会形成不寻常的纹理。摄影师注意到了这片龙舌兰叶子的特殊之处,并看到了一个超级英雄的诞生,因此,他利用叶子的弯曲度,用手电筒照亮了现场,创作了这幅看起来极具警惕的眼睛。

《Face To Face》摄影:Fernando Constantino Martínez Belmar(墨西哥)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jpg

《Face To Face》摄影:Fernando Constantino Martínez Belmar(墨西哥)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

作为墨西哥最具代表性的物种之一,这只濒临灭绝的美洲虎面对的是一份大餐。由于森林砍伐和栖息地的破坏,墨西哥的野生动物都已经越来越接近人类居住区,这对这些生物来说是巨大的灾难。

《Cumbre Vieja Volcano》摄影:Arturo Rodríguez(西班牙)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jpg

《Cumbre Vieja Volcano》摄影:Arturo Rodríguez(西班牙)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

在恳求了近两周后,这位摄影师得以陪同无畏的火山学家劳尔·佩雷斯前往收集液态熔岩样本,并测量火山口附近的温度。虽然火山的破坏潜力尚有争议,但据推测,坎布雷·维埃哈火山有可能产生巨大的海啸,可远达北美。因此,对其波动性的任何进一步发现都极为重要。

《Blue Steel》摄影:‍Matt Theophile(澳大利亚)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jpg

《Blue Steel》摄影:‍Matt Theophile(澳大利亚)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

背景中的这只雄性鲍尔鸟正在为一只雌鸟摆出姿势,地面上铺满了明亮的蓝色瓶盖。这是精心设计的交配仪式的一部分,这些鸟儿在这里筑巢:用树枝和五颜六色的物体做成的两根柱子。然后,雄鸟将其中的一个或两个物体放入口中,同时戏剧性地向雌鸟展示它们的羽毛。

《Greenwashing》摄影:Marcus Westberg(葡萄牙)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jpg

《Greenwashing》摄影:Marcus Westberg(葡萄牙)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

在瑞典退林后的广袤土地上,一棵幸免于难的苏格兰松树顶着一个鸟屋。摄影师想证明看似 保护主义的砍伐行为实际上是什么样子的:留下几棵树意味着这里的树木并没有完全被砍伐,类似的场景还有树木上挂着丝带,上面写着 "自然保护 "等字样。

《Fox City》摄影:Peter Mather(加拿大)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jpg

《Fox City》摄影:Peter Mather(加拿大)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

拍摄数月之后,这位摄影师对当地红狐狸的行为有了足够的了解,可以预见这只红狐狸会来到最佳的点来俯瞰这个城市。

《Dancing Bears》‍摄影:David Hup(荷兰)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jpg

《Dancing Bears》‍摄影:David Hup(荷兰)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

罗马尼亚是欧洲60%的棕熊的故乡,鉴于这些动物越来越频繁地存在人类环境中,罗马尼亚与这些动物的关系也很复杂。在圣诞节期间,罗马尼亚一些社区的人们穿上用熊皮制作的服装,举行一种被称为 "熊之舞 "的仪式,赶走恶灵,迎接新的一年。

打 印】【关 闭】【顶 部
相关推荐
About us|关于本站|商业服务|广告洽淡|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商业街经中路124-136号二楼(开元广场对面)
Copyright © 2008-2022 shangtuf.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76-88808528   邮箱:shangtuf@163.com 
尚图坊国际摄影 版权所有 v3.19.0606 浙ICP备09002129号
特别申明:如未注明则文章来源于网络,小编对原作者深表敬意,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技术支持:乡巴佬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