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联系QQ

联系微信

公 众 号

新浪微博

本站快报
新闻资讯 - 赛事揭晓
2022年奥地利全球和平摄影奖入围者名单公布
发布时间:2022-07-22  阅览数:541

        2022年奥地利全球和平摄影奖入围者名单公布,本届大赛共吸引了来自115个国家的14157幅参赛作品,其中大部分来自中国,其次是俄罗斯、印度、美国、伊朗、德国和意大利。国际评审团最终共选出30幅优秀作品入围本届年度最佳和平作品奖,以及17幅优秀作品入围年度儿童和平摄影奖,最终获胜者将于2022年11月公布,他们将被邀请到维也纳参加在奥地利国会中心举行的颁奖典礼,届时将展示获奖图片。

        本赛事由奥地利出版商Edition Lammerhuber主办,协办单位有The Photographische Gesellschaft(PHG),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奥地利国会、奥地利国会报告协会、国际新闻学会(IPI)和德国青年摄影奖,同时还受到世界新闻摄影奖(World Press Photo)、POY LATAM和LensCulture的大力支持。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

以下是年度最佳和平作品奖入围者作品赏析:


《(NOT)permafrost》摄影:Yuri Pritisk(俄罗斯).jpg

《(NOT)permafrost》摄影:Yuri Pritisk(俄罗斯)

来自17个国家的100多所大学的科学家们正在北极动物运动档案馆(北极动物运动的开放基地)记录气候变化。自1970年以来,北极的平均温度增加了2.3摄氏度。春天来得更早,冬天不那么冷了,大量的冰融和文明的破坏行为引起该地区的金雕、熊、鹿、狼和鲸的大规模的行为变化。每年温度的持续上升、石油生产、航运和其他人类活动使得越来越多的动物濒临灭绝。根据众多气候模式推测,北极的冰可能在2050年夏天消失殆尽,随之而来的是超过70%的北极熊、北极鲸和其他动物的消失,而且它们也将失去现有的大部分栖息地。

这是一组关于自然的摄影蒙太奇,重点关注全世界人民都关心的一个重要话题。我把动物的图像嵌入到我实际拍摄的景观环境中,并且持续关注由于全球变暖引起的冰层融化现象已经有15年。

《A small yet great victory over the pandemic》摄影:Sourav Das(印度).jpg

《A small yet great victory over the pandemic》摄影:Sourav Das(印度)

学生们上课的教室大门都关上了,在线学习有点不太实际,因为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太贵了,于此同时,老师们也没有做好准备进行线上教学。对于数百万的学生来说,疫情意味着他们一连好几个月没有办法上课。而对于无数的儿童来说,这一直是他们再三面临的的现实问题。

可悲的是,情况已经很清楚了:这次的疫情已经造成了全球教育告急,其结果不仅仅是学生不再有上学的机会,在许多贫困国家,关闭学校也意味着孩子们不能享用一天中唯一的正餐,也意味着童工和早婚现象会再次出现。

但是,也有精彩的例外! 例如,印度教师迪普纳兰·纳亚克(Deepnarayan Nayak)倡议把村里的小学搬到了户外:房屋的墙壁改造成黑板,预防感染的措施画在墙上,教学生们如何戴口罩,孩子们在户外学习,同时保持彼此之间的安全距离。他甚至还教生物,让孩子们通过显微镜进行观察、学习。

《An Attempt at Normality》摄影:Dmitrij Leltschuk(德国).jpg

《An Attempt at Normality》摄影:Dmitrij Leltschuk(德国)

新冠疫情不仅是一种生物或医学现象,也是一种社会现象。根据比勒费尔德大学和德国经济研究所(DIW)社会经济小组的一项长期研究,自2020年11月开始的第二次封锁以来,妇女、有直接移民背景的人和年轻人承受了特别大的心理压力。一些人在封锁期间得了精神疾病,出现了抑郁症和焦虑症。儿童尤其脆弱。有些人变得肥胖或抑郁,有些人则殴打他们的兄弟姐妹。发育迟缓或行为紊乱也是这两年来社会隔离的结果。

一些有家庭试图全力抗争,其他人则放弃了。据统计,我的家庭有双重风险,因为我们家有两个小孩,同时又有直接移民这一背景。我们也可以在孩子身上观察到上述的情况。

作为来自白俄罗斯的家庭,我们与这个国家有许多家庭和社会联系。我的一个来自白俄罗斯的家庭朋友,他们现在住在西班牙。今年我们能够让孩子们再次相见,这对于这两个家庭的孩子来说,是一次宝贵的社会和心理安慰,因为西班牙儿童也受到了疫情的严重影响。

整个2021年,我们努力维持孩子和家庭的生活在目前的情况下尽可能的 "正常"。但是否能成功做到这一点,只能通过长期来观察,而争取正常生活的斗争还没有结束。

《CORA》摄影:Gabo Caruso(西班牙).jpg

《CORA》摄影:Gabo Caruso(西班牙)

"如果我改变了性别,世界会改变吗?"

近年来,世界上发生了一些令人震惊的事情:变性女孩和男孩出现在公众面前,他们在家人的陪同下,在 "我的生存权 "等口号下,要求行使他们的权利。变性是一直存在的现象,但从历史上看,最先排斥变性的是家庭,然后是其他机构,包括社会、学校、法律、卫生机构等。通常,许多成年变性人认为他们是没有童年的,因为他们变性的决定并没有得到支持。

随着1989年《儿童权利公约》出台,儿童是权利的主体,但这些权利是在双性恋童年的基础上构建的,否认了不同的生存方式。变性儿童反映了顺式异性恋和以成人为中心的系统的变化,开始一点一点地接受童年的多样性和自主性。直到2018年6月,世界卫生组织(OMS)才将变性从其精神疾病的名单中删除。然而,变性儿童是最容易受到欺凌、暴力攻击、自我伤害和自杀的人群之一。

我是2018年在巴塞罗那见到科拉的,当时她已经7岁了,完成变性已经有两年时间了。她在年幼时就接受了变性手术,成为西班牙变性家庭协会年纪最小的孩子。

通过《科拉》系列作品,我想展示 “做自己”的美丽之处,让人们看到一个看不见的童年,并通过摄影为一个热爱多样性的世界作出贡献。最重要的是,要证明变性人也可能获得幸福。

《Generations Holocaust survivors and their families living in the UK》摄影:Frederic Aranda(英国).jpg

《Generations Holocaust survivors and their families living in the UK》摄影:Frederic Aranda(英国)

这是一组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的肖像作品,他们目前居住在英国。这个系列展示了一些仅存的幸存者,重点关注他们在战时或战后在英国重新建立的生活。

《Georgian Azerbaijanis and The Spring Jubilee》摄影:Khatia Nikabadze(格鲁吉亚).jpg

《Georgian Azerbaijanis and The Spring Jubilee》摄影:Khatia Nikabadze(格鲁吉亚)

来自17个国家的100多所大学的科学家们正在北极动物运动档案馆(北极动物运动的开放基地)记录气候变化。自1970年以来,北极的平均温度增加了2.3摄氏度。春天来得更早,冬我们很高兴。

小时候,我们曾用布料做火把,把家里的旧地毯和碎布条洗劫一空,裹成一个球。有的人把球包得紧紧的,有的人用铁丝缠住,浸泡在煤油中,之后取出点燃,并在头顶上绕圈,大喊:"诺鲁孜节!""诺鲁孜节! 诺鲁孜节!诺鲁孜节!"。大人们会给孩子们分发糖果、加列特饼(饼干)或鸡蛋,孩子们也会敲开邻居和亲戚的门,然后带着满满一袋糖果、饼干和鸡蛋回家。一回到家,父母就会责备我们,问:"你们去哪儿了?""去收集糖果!"我们会笑着喊道。

如今,火炬已不复存在,有的只是篝火。人们跳过火堆,许下愿望,希望痛苦和烦恼都消失,希望在新的诺鲁孜节到来时,能够健康、善良和长寿。

我们很高兴。

儿时度过的诺鲁孜节是叶塔·尤苏波娃最珍贵的记忆之一。每年三月的今天,随着白天变长,天气渐渐暖和,花朵开始绽放,她所在的一个大型阿塞拜疆村庄伊尔根查伊(Irganchai)的人们都在期待着这个节日的到来,因为诺鲁孜节是庆祝春天到来的喜庆节日。

诺鲁孜节(Nowruz Bayram)也就是春天的意思,是生活在格鲁吉亚的阿塞拜疆人生活的中心,他们是格鲁吉亚最大的少数民族,约占总人口的7%。传统上,格鲁吉亚的总统和总理都会参加庆典活动,以体现国家的统一和多样性。

诺鲁孜节前的四个星期排满了各种庆祝活动和仪式。

这同时也是体现家庭团结的时刻。人们会进行彻底地清扫、购买或缝制新衣服。厨房里煮着传统菜肴,邻居和亲戚来拜访,孩子们迫不及待地等待着礼物和糖果。

对叶塔来说,这仍然是一个带给她幸福的节日。

《Giant》摄影:Artem Humilevskiy(乌克兰).jpg

《Giant》摄影:Artem Humilevskiy(乌克兰)

2020年3月已经成为载入历史的时刻,不仅各州关闭了边界,人们都必须待在家里。无论社会地位、心理类型、种族、性别、年龄,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威胁他人的新冠病毒携带者。人们曾理所当然地认为世界是可触及的、有形的、可消费的、渺小的,现在他们只能通过电脑显示器从远处观察自己平时的生活。

我们不再前往风景如画的山区,需要在实实在在的条件下与自我进行残酷的交锋。对一些人来说,这是发现内心空虚的时刻,而对另一些人来说,这是一次惊人的冒险。

正是在认识自我的过程中,出现了《巨人》这个系列作品。在隔离期间,我开始在家里创作自拍作品。开始创作这个系列的时候,我躲在房子角落的植物后面,借此表示了疫情期间,每个人都像处于死胡同中的状态。在随后的作品中,我转向了自我讽刺,然而,拍摄自己的时候,也是我慢慢接受自己的过程。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系列的自拍作品给居家隔离带来了很多快乐,也成为一本个人日记,每个画面都可以与重要的事件、想法或个人的感觉联系起来。

《巨人》以其自发性和开放性唤起了人们的共鸣。而如果一个人的肖像有一个故事,那么物体周围的空间就为其构建了意义。

《Hollow Ground》摄影:Yael B.C(冰岛).jpg

《Hollow Ground》摄影:Yael B.C(冰岛)

刚刚成年的时候,我就开始深深地迷恋冰岛。地球上这块地方的一切都吸引着我:古老的神话、极美的风景、艺术、音乐、以及生活方式。

最近我实现了梦想,搬到了冰岛,这是我唯一称为家的地方。但是,要怎样才能深入到一个新的环境中去呢? 一个人什么时候才会被同化?

《How Can One Abandon Love》摄影:Mursal Mohammadi(印度).jpg

《How Can One Abandon Love》摄影:Mursal Mohammadi(印度)

《一个人怎么能放弃爱》是一篇摄影文章,描写了阿富汗妇女和对其基本权利的遗弃。在现代阿富汗,妇女的权利一直摇摆不定。1964年的宪法正式赋予妇女选举权,并保障了她们的尊严、义务教育和工作自由。然而,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这些权利被包括塔利班在内的政府和当权者取消了。2001年9月11日之后,塔利班政权被清除,在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的统治下,妇女的权利逐渐得到改善。2004年的宪法大量借鉴了1964年的宪法,在法律上实现了男女平等。然而,一些特别是农村地区的团体,希望恢复到1964年以前的性别关系。如今,自从塔利班在2021年夺回政权后,阿富汗妇女的未来再次堪忧。

《Kibera, the power of the ghetto》摄影:Benoît Feron & Anne-Françoise Tasnier(比利时).jpg

《Kibera, the power of the ghetto》摄影:Benoît Feron & Anne-Françoise Tasnier(比利时)

欢迎来到基贝拉(Kibera),Kibera这个词有丛林的意思,它也是非洲最大的贫民窟。

这里的生活条件很糟糕,几乎没有水和电。然而,在基贝拉,一群年轻人找到了面对这种生活的力量,并决定通过艺术、音乐和体育给他们的命运增添一些味道,但这只是一个开始......事实上,大多数人创造了各种举措来支持社区的年轻人,他们相信通过分享激情、能量和知识,可以为年轻人提供一个更光明的未来,让他们远离毒品。在那里待了两次之后,我们被这种“贫民窟的力量”所感动。我们向全球和平摄影奖的提议是向萨维奥尔·朱马、Slumdog Boxer、阿贾克、Profate Comedy、奥蒂尔·布莱克、菲斯·阿蒂诺、唐·威尔逊和其他一些为创造一个更好的社区而奋斗的人致敬。

《M+T》摄影:Mary Gelman(俄罗斯).jpg

《M+T》摄影:Mary Gelman(俄罗斯)

这个故事讲述了一对患有唐氏综合症的老夫妇之间的爱情,她们居住在俄罗斯独特的“斯维特拉娜”村庄,村中大多数是有特殊需要的人。这个特殊的村庄建于1994年,它相信每个人的潜力,为所有人提供机会,并试图成为一个没有陈规的地方。

米尼亚和塔季扬娜在这个村子里相遇,并在2015年相爱了。我见证了这对夫妇恋爱以及幸福地相处的过程。他们相互关心和支持,一起度过美好的时光。他们珍惜彼此的每一分钟,一起醒来,一起入睡,一起喝茶,一起拥抱,互相称呼对方为妻子和丈夫。

爱对他们来说不只是生活中的普通事情,而是真正的事件和运气。米尼亚和塔季扬娜一起做面包,帮助别人做饭和打扫卫生。他们参加了不同的表演、绘画等活动。许多人认为唐氏综合症患者不会爱,也不明白什么是爱。这是不对的,爱是没有限制的。塔季扬娜在今年春天因为感染新冠而去世。

《Mom’s smile》摄影:Luisa Magdalena(阿根廷).jpg

《Mom’s smile》摄影:Luisa Magdalena(阿根廷)

这组作品是关于奥古斯丁娜和米娅的日常生活,她们是生活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一对母女。奥古斯汀娜15岁时怀孕了。2007年6月,在她满16岁的一个月后,米娅出生了。经过3年的测试和诊断,医生发现米娅出生时患有脑室周围白斑病,这是一种脑损伤疾病。这一年,米娅的父亲离开了。尽管奥古斯汀娜有一个支持和帮助她的家庭,但一直以来都是她们两个人在面对残酷的现实。

2022年6月18日,米娅将年满15岁,与奥古斯汀娜怀孕时的年龄相同。米娅已经超过了她的预期寿命,但没有人知道还能活多久。在这个作品中,我们试图反思作为一个单身母亲带着一个患病的孩子是什么样的感受。这组作品的目的是提出这些问题,以产生支持和构建信息网络。我们的目标是产生积极的、现实的影响,打破浪漫的、限制性的能力主义概念,以及强加给这个复杂现实的道德和社会霸权。

我之所以给这个系列起这个名字,是因为奥古斯丁娜总是带着微笑做任何事情。这是一个充满爱、同情、不确定性和力量的微笑。这是一个多年来学会摆脱内疚的微笑。她的日常工作是一项巨大的责任和非常沉重的负担,她必须学会独自承担,同时,她也选择微笑着面对生活。这一点直接反映在米娅身上,通过她的手势和她的微笑传达出来无限的生命力。这与她的疾病形成了非常强烈的对比,她的身体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奥古斯汀娜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她为米娅创造了这样一个环境。

《Murmuration》摄影:Uwe Langmann(德国).jpg

《Murmuration》摄影:Uwe Langmann(德国)

椋鸟的喃喃自语是一个相当壮观的景象。它是一个物种集体和谐行为的完美范例。

《MY PERSONAL DIARY – A New Stepfamily》摄影:Fausto Podavini(意大利).jpg

《MY PERSONAL DIARY – A New Stepfamily》摄影:Fausto Podavini(意大利)

我今年48岁,在过去的生活中,我常常外出旅行。我有过感情,但从未结婚,更不用说生孩子了。这不是我的本意,只是我的生活轨迹罢了。4年前,我和安娜开始了一段最重要的关系。我们是在学校认识的,从那时起直到5年前,我们每个人都在过各自的人生。32年后我再次遇到她,她已经有两个儿子了,处于与前夫分居的状态。我们是在两个人有比较稳定的感情基础上,慢慢涉及她的儿子。2019年夏天,安娜、皮埃尔·弗朗西斯科和里卡多搬到了他们在罗马的房子里,我经常去那里,慢慢地我就能融入他们的生活。我在他们家吃了几顿饭,过了几个假期,也住了几个晚上,以便让这两个青少年接受我的存在,让他们认识到继父是这个家庭的一部分。而疫情的到来打乱了我们的计划,迫使安娜和我预见到了家庭关系。计划赶不上变化。我给自己设定的是一个非亲生父亲的形象,与他们分享空间和时间。对我们来说,疫情是生活中成长的一个绝佳机会。作为一个非亲生父亲意味着什么?对于青少年来说,在继父家庭中找到自己,并与两个父亲(一个是亲生父亲,一个不是)发生关系意味着什么?在这样的困难时期,疫情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开始组建一个新家庭。

《Net-Zero Transition》摄影:Simone Tramonte(意大利).jpg

《Net-Zero Transition》摄影:Simone Tramonte(意大利)

气候变化是全世界正面临的最大威胁。在2021年11月举行的第26届缔约方会议上,197个国家签署了《格拉斯哥气候公约》,以限制温室气体排放并建立应对气候变化的复原机制。欧盟已经设定了目标,到2030年至少减少55%的温室气体排放,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可再生能源、食品生产的新技术和循环经济是实现绿色协议目标的关键解决方案。

许多革命性的种子已经在整个欧洲播下,给下一代人一个可持续的未来。净零排放的转型已经开始,并将成为下一个工业革命。这些创新技术引领着气候中和的方向,激发了一个良性的模式,产生一个新的可持续的循环。

《Next Generation》摄影:Toby Binder(德国).jpg

《Next Generation》摄影:Toby Binder(德国)

和平需要持久的努力。我们也理所当然地认为世界就是一直和平的。

多年来,我一直陪伴着1998年和平协议后出生在贝尔法斯特工人阶级社区的那一代儿童。虽然他们从未经历北爱尔兰问题引起的暴利冲突,但天主教共和党人和新教徒之间仍然没有达成和解。他们生活在一起,相互之间被栅栏和围墙隔开,仍然经常发生争吵,很少有跨社区的接触,甚至是恋爱。进展是缓慢的,但它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我们需要新一代人的努力",我经常听到这样的话。

过去的青少年现在已经成年,有了自己的孩子,大多数人过着普通的生活。也有些人入了监狱里,有些人进了精神病院。最糟糕和最令人心碎的是,有些人已经自杀了。蒂尔南和保罗有了孩子,基兰在一个青年俱乐部工作,为今天的年轻人提供比他当年更多的东西。对许多人来说,情况似乎比2017年更戏剧化。除了疫情和乌克兰战争,还有英国脱欧谈判中北爱尔兰议定书的自制问题--以及爱尔兰海边界这个似乎无法解决的问题。这动摇了双方对英国首相约翰逊等政治家的信任,他无法在不危及受难日协议的情况下满足效忠者的期望,而受难日协议对共和党人来说首先是神圣的。他被称为最糟糕的小丑。紧张局势正在加剧。新芬党在5月取得的历史性选举胜利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进一步助长了与爱尔兰共和国的联合,这对某些人来说是希望,对其他人来说是恐怖。北爱尔兰的人们仍然很难把机会以及挑战看成是共同的,并把自己从历史中脱离出来。


《Niñas‘ rebellion》摄影:Mahé Elipe(墨西哥).jpg

《Niñas‘ rebellion》摄影:Mahé Elipe(墨西哥)

在墨西哥,你要明白一点,女性是可以像垃圾一样被利用和丢弃的。在这样的社会中,仅仅是作为一个女人就会让你面临暴力,那你如何在这种情况下成长、生活和生存?

近年来,女孩们在拉丁美洲的妇女运动和争取无暴力的尊严生活的斗争中变得越来越重要。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中断了几个月的街头抗议活动,但并没有完全停止。在过去的一年里,愤怒行为,纪念杀害女性受害者的行动(根据官方数据,2020年全年有939起案件),以及反对一切形式性暴力的活动在全国范围内时有发生。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小女孩如何带着自己的母亲参加示威活动,而越来越多年轻女孩加入了 "Bloque Negro"(激进的女权主义分离主义活动家)。新一代人从小就在大男子主义的暴力下生活的她们感到了自己有一个使命:和姐妹们一起走上街头,表达她们的愤怒,要求正义。这些事实说明了在墨西哥,针对妇女的暴力危机是如何推动年轻女孩反抗这个厌女又凶残的制度,在这个制度下,每天都有超过10名女性被杀害。

《Peace in the heart and mind》摄影:Mohammed Zaanoun(巴勒斯坦).jpg

《Peace in the heart and mind》摄影:Mohammed Zaanoun(巴勒斯坦)

巴勒斯坦人一直生活在战争与和平交替的环境中,在所有的喧嚣之后,人心都是平静的。

《Saami Youthhood》摄影:Natalya Saprunova(法国).jpg

《Saami Youthhood》摄影:Natalya Saprunova(法国)

尽管她的头发是彩色的,口袋里装着智能手机,11岁的小女孩乌莉安娜还有很明显的萨米族特征,这是俄罗斯极北地区的少数民族。她喜欢户外活动、钓鱼、做手工艺品和刺绣。这些活动对她来说是继承游牧祖先的记忆。这些儿童游戏也体现了艺术的多样性。

乌利亚娜来自一个驯鹿牧民家族,由于20世纪20年代苏联人的定居,他们的传统几乎消失了。洛沃泽罗位于摩尔曼斯克市的腹地,是主要的萨米人集聚村,也是一个保护区。在萨米人的土地上也建立了其他村庄,以聚集驯鹿牧民。他们在kolkhozes安定下来,却再也不能成为萨米人了,因为他们不能说自己的语言,也不能穿着传统服装。

如今,乌莉安娜生活在大约有1500人的洛沃泽罗,这里的建筑很有特色,有时候木屋与混凝土建筑相邻。在日常生活中,有时她会去祖母家度假,祖母住在只有400名居民的小村庄里。她也会去拜访一位老妇人,后者是唯一一位还住在小村庄里的,有四座房子,不通电和自来水。这里仍然有一点旧世界的气息,当然也有一点新世界的气息。有一个强壮、开朗、动手能力强的女孩生活在这里,她可以抵御严寒以及成群的蚊子。

渐渐地,这种自然紧密联系的生活环境将会融入到乌莉安娜的血液中。这个11岁的女孩因此成为当地人民的记忆,一个可以在任何时候重生的记忆,就像乌莉安娜在石头上泼一点水就能让这些象形文字重新出现。一个面向未来的记忆在一个孩子的手中焕然一新。

《Sinfonía Desordenada》摄影:Ana María Arévalo Gosen(西班牙).jpg

《Sinfonía Desordenada》摄影:Ana María Arévalo Gosen(西班牙)

委内瑞拉的管弦乐将极端贫困的年轻人从毒品和犯罪环境中解救出来,否则这些青年很可能会被卷入其中。这也时委内瑞拉管弦乐出名的原因之一。随着国家社会经济的崩溃,委内瑞拉管弦乐队的音乐家们无法靠他们的职业生存,而是需要从事副业。随着疫情的到来,他们工作的不稳定性急剧增加。

委内瑞拉大马里斯卡尔·阿亚库乔交响乐团是复原力的典范。今年夏天,Elisa Vegas与Horacio Blanco合作,推出了一个名叫Sinfonía Desordenada的非传统项目。Elisa Vegas是委内瑞拉专业交响乐团唯一的女指挥,Horacio Blanco是一名曾获得格莱美提名的歌手。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精致的交响乐团中加入了一群摇滚乐手,在家里录制了一系列委内瑞拉斯卡乐队Desorden Público曲目中的一些经典的交响乐曲。关于如何录制这个问题,最不寻常的答案是:“用他们的手机"。在2021年11月,他们举办了两场音乐会。在经历了长时间的隔离之后,见证音乐家们与观众一起演奏是非常美好的事情。从Elisa举起指挥棒的那一刻起,直到最后一个和弦的落下,这是一个庆典,一个治愈的时刻,一个希望的礼物。

实现这个项目需要巨大的勇气,尤其是在这个国家目前所处的条件下,叠加疫情造成了额外的危机。它证明了音乐有一种复原力、治愈和建设社区的力量。

《Soul Searching》摄影:Julie Kenny(澳大利亚).jpg

《Soul Searching》摄影:Julie Kenny(澳大利亚)

对大多数人来说,2021年是激发反思和改变的一年。在教育领域工作了17年后,我开始质疑一切,包括教育系统和我在其中的位置,我的人生意义和选择。2022年,我请了一年假来寻找一些内心的平静,并评估什么能带给我幸福。

我在澳大利亚内陆的一些城镇长大,热爱探索自然美景、喝浓茶和闲聊。对乡村的尊重和风景所能承载的意义已经彻底融入我的内心。我最喜欢的休闲方式就是到遥远的地方旅行,尽情体验当地的文化并探索新的空间。我非常热衷于自驾旅行,因此,回到了故乡,探索故乡的美景,徜徉在西澳大利亚的不同景观中。

与乡村(Boodja)的联系是我作品的一个重要方面。当你开车经过较平坦的地区时,往往看不到风景的细节。我的摄影系列旨在分享我在探索过程中看到的惊人的颜色、纹理和图案。

虽然无人机摄影能够使用新技术来捕捉风景,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原住民记录这样的视角也已经有几千年了。

《Sport and fun instead of war and fear》摄影:Mouneb Taim(叙利亚).jpg

《Sport and fun instead of war and fear》摄影:Mouneb Taim(叙利亚)

在叙利亚阿勒颇市附近的阿尔吉纳村,瓦西姆.萨托特为孩子们开设了一所空手道学校。它的特别之处在于,有残疾和无残疾的女孩和男孩都在一起学习。他们的年龄在6到15岁之间。

萨托特希望通过他的学校创造一种社区意识,并消除孩子们心中的任何战争经历,因为阿勒颇省曾发生过激烈的斗争。

《The Longest Way Home》摄影:Antonio Denti(意大利).jpg

《The Longest Way Home》摄影:Antonio Denti(意大利)

《归途漫漫》是一个深刻的生存故事。

2022年,一个加拿大原住民代表团前往梵蒂冈,寻求教皇对教会在一个多世纪以来土著儿童在所谓的寄宿学校所遭受的虐待中所扮演的角色进行道歉。这些在寄宿学校上课的孩子们强行与父母分离,并且被教导遗忘自己的语言和传统,以便进行同化和基督教化。

看到因纽特人和梅蒂斯人等原住民代表穿着传统服装,在圣彼得柱廊下,等待他们的领导人从与教皇的会面中走出来,这是很有意义的。贝尔尼尼在1650年左右建造柱廊的时候,在大洋彼岸,法国和英国正在争夺加拿大的统治权,正是造成寄宿学校的暴力历史的开始。四个世纪后的今天,历史在柱廊下走到了一个清算的时刻。教皇说出了原住民几十年来一直渴望听到的那句话:"我很抱歉"。随后,广场的人们热泪盈眶,他们翩翩起舞来庆祝这个非同寻常的时刻。

暴力和欺凌可以摧毁一个人,也可以产生相反的效果。反抗给予受害者重新征服自己的力量。这体现在梵蒂冈幸存者的身上。当他们从学校里走出来,找回原来的身份来反抗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不行。他们更加热爱自己的身份背景,不仅仅活下来了,更重要的是,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人,在大洋彼岸开始了艰难而必要的和解之路。

《The scatterd memories of a distorted future》摄影:Maryam Firuzi(伊朗).jpg

《The scatterd memories of a distorted future》摄影:Maryam Firuzi(伊朗)

2020年1月8日,当听到乌克兰飞机在德黑兰被击落,176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死亡的消息时,我陷入了深深的悲痛和绝望。从那时起,各种不幸事件接踵而来:政治动荡、水危机、经济衰退、我的家人和朋友的移民问题,以及其中最大问题:新冠疫情。每天早上醒来时,我感觉生活在分崩离析的世界,似乎一切都成了废墟:我自己、家人、朋友、各种关系,城市、国家等等。

我们所承受的痛苦以废墟的语言表现出来。作为一个艺术家,在所有这些痛苦(现在的语言)中,我希望找到通过艺术创作进行有效的治愈和激励的方式?艺术家对这个废墟产生什么影响?我们在建筑物的废墟上有还能扮演什么角色?

在这个系列中,废墟已经成为痛苦的隐喻。在这里,在沉默的过去和未知的未来之间,我邀请了女画家在废弃的建筑画上她们喜欢的东西;一幅关于男性历史的画,一幅关于过去的面孔的画,以及一个关于未来尚未解答的问题。

《The time that we don’t have》摄影:Tatyana Senchilo(俄罗斯).jpg

《The time that we don’t have》摄影:Tatyana Senchilo(俄罗斯)

明天给父母打电话;明天去看望生病的亲戚;明天开始晨跑;明天开始学习外语;明天...明天...明天。

所有的计划都需要额外的时间。

而我们如此指望的明天永远不会到来。

《The urgency of Feminism》摄影:Jane Oliveira(葡萄牙).jpg

《The urgency of Feminism》摄影:Jane Oliveira(葡萄牙)

我决定在里斯本(我居住的地方)和巴黎(我最近去过的地方)的街道上拍摄不同的女性,要求她们拍摄时,用手势自由地表达自己。结果也很有趣,每个人的表达方式非常不同(其中一些人选择不用任何手势),我决定在作品中添加文字元素,于是,我写下了相应的答案,就像我采访过她们,问她们对女权主义有什么看法。通过想象力,我写下了女权主义对她们每个人的意义。这组作品可以作为一面镜子,反映出女性是如何看待这场政治运动的。我们可以多方面地看待女权主义,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关于女权主义的真正含义。

因此,这个项目是一个记录性项目,结合了肖像摄影和写作。

我希望这个摄影和文字相结合的作品,能让我们思考如何看待女权主义,以及如何看待所有人的平等权利。在涉及到非男性的权利方面,现代社会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希望这组作品能帮助我们进行反思。

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喜欢把摄影和写作集中在社会和政治问题上,可以直接与目前正在经历或观察到发能够触动心灵的事情联系起来。

《The War America Forgot》摄影:Molly Peters(美国).jpg

《The War America Forgot》摄影:Molly Peters(美国)

《美国遗忘的战争》记录了生活在亚利桑那州圣卡洛斯保留地的阿帕奇人,以一个家庭为中心,展示了他们特殊的历史和斗争,都是国家暴力建国的直接结果。今天,他们努力治愈遗留的创伤,保护环境,并为子孙后代保护他们的宗教和文化。

我曾多次前往阿帕奇人的橡树坪圣地,并在圣卡洛斯与Nosie家族一起生活了四个月。老温德勒·诺西博士是前部落主席和阿帕奇人堡垒的精神领袖,阿帕奇人堡垒是一个致力于保护本地圣地的非营利组织。几十年来,他孜孜不倦地捍卫阿帕奇人的宗教和圣地,领导了一场精神运动,将来自宗教、经济和种族背景的支持者团结起来。

橡树坪位于托恩托国家森林公园,正受到一家外国采矿公司采矿的威胁。该矿山将破坏这里的环境,造成不可逆转的灾难。阿帕奇人的堡垒正在发起诉讼,以阻止这一土地转让,为宗教自由、环境法和联邦公共土地的处理等问题开创先例。

最初,我的作品重点关注橡树坪,后来扩大到涵盖阿帕奇文化、仪式和历史等方面。传统的阿帕奇人的生活方式强调家庭和精神,是一个与他们的古老仪式错综复杂地联系在一起的社区。

尽管如此,阿帕奇人仍然是美国第一场战争的俘虏,这场战争是针对美国本土人民发动的。由于战争和疾病,多达90%的原住民人口被消灭,幸存者流离失所或被监禁或者强行同化,只留下了破碎的承诺。

阿帕奇人的堡垒为一个未来而奋斗,人们以真正的宗教自由和平共处,地球得到保护,不受公司或政府干预的威胁。通过对过去的反思和现在的行动,一个更好的未来是有希望的。

《Wata Na Life, For Wateraid & British Journal Of Photography》摄影:Ngadi Smart(英国).jpg

《Wata Na Life, For Wateraid & British Journal Of Photography》摄影:Ngadi Smart(英国)

(克里奥尔语,意为 "水就是生命"),这是我在塞拉利昂反复听到的一句话。在这个国家,水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货币。受Wateraid和British Journal of Photography的委托,我在塞拉利昂花了三个月时间,探索水和不断变化的气候之间的联系。我发现,在腐败和缺乏政府规划的情况下,社区在尽力适应气候加剧的水危机的影响。这个项目对西方媒体历史上对非洲发展中国家的 "非人化 "描述否定,我用充满活力的拼贴作品来反对"贫穷色情片"这一陈词滥调,颂扬塞拉利昂人民和地方的本质,将每个地方的风景、肖像和我拍摄的物体混合起来,形成一个能够真实表达的作品。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希望塞拉利昂人看到这些作品时感到自豪。伴随着这个系列中的八张图片,还有一个与平行实验室合作的增强现实体验,有目的地解构层次,以揭示每个拼贴画中所包含的故事。

《Xingu Waters》摄影:Ricardo Teles(巴西).jpg

《Xingu Waters》摄影:Ricardo Teles(巴西)

当天空放晴时,位于巴西的世界上最大的欣古原住民公园,的湖泊和河流的水面下有一层薄雾,冲淡了海滩上来来往往的人影,这将持续一整天,直到日落。

这些水域诠释了他们的文化和神话,也与他们的祖先密切联系。社区生活和与自然和谐相处会转化为精神力量,与自然界真实且肉眼不可见的现象相互联系。

因此,欣古人与自然的关系可以证明,最简单的东西才是真正重要的东西。

《Yangambi Renaissance in the Rainforest》摄影:Nyani Quarmyne(德国).jpg

《Yangambi Renaissance in the Rainforest》摄影:Nyani Quarmyne(德国)

在比属刚果的时代,扬扬比研究站是一个著名的植物学、农业和林业研究中心。它的历史很复杂,起源于利奥波德二世对刚果的掠夺,破坏了该国人口的稳定,以至于当比利时接管时,他们冒着缺乏劳动力的风险来开发殖民地的财富。扬扬比一开始就需要提高人民的粮食保障。1960年独立后,帕特里斯·卢蒙巴(Patrice Lumumba)很快被谋杀,另一段统治和冲突开始了,至今仍未结束。扬扬比的种植园疯长,或转为自给自足的耕地。橡胶和棕榈油工厂倒闭了,建筑陷入失修状态。

FORETS(FOrmation, Recherche, Environnement dans la TShopo)项目正在恢复扬扬比作为学习和变革中心的地位,提供硕士和博士课程,并推动以科学为主导的保护和可持续发展倡议以及支持和塑造这些倡议的研究。

扬扬比位于刚果盆地雨林深处,面积达3亿公顷,仅次于亚马逊。但是,尽管它具有气候变化的重要性,人们对它的了解却相对较少。该盆地是1亿人的家园,如何在森林对世界的重要性与它对其所在国家的经济价值以及生活在那里的人们之间找到一个平衡,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大部分人口以越来越不可持续的方式依赖森林。

FORETS项目正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该项目认识到,发展或保护的任何方面都不能孤立地看待,而且变革是一项长期的工作,因此,尽管捐助者和政府的优先事项变化无常,该项目仍有一个几十年的愿景。

作为一名摄影师,多年来我在几十个国家看过发展项目,让人感到充满希望的事情是很罕见的。

以下是年度儿童和平摄影奖入围者作品赏析:

《#livelaughlovepeace》摄影:Ana Irimia(日本).jpg

《#livelaughlovepeace》摄影:Ana Irimia(日本)

我精心选择了最能体现和平的照片。和平能抚慰人的灵魂,所以我把那些个人比较满意的照片添加到这个文件夹中。

《Freedom, Love & Nature!》摄影:Cristian Miron(摩尔多瓦).jpg

《Freedom, Love & Nature!》摄影:Cristian Miron(摩尔多瓦)

和平是一个很简单的词,在我看来,它是非常美丽的。如果我们拥有自由、热爱绿色的大自然,我们就能幸福地生活。因此,我们必须保护自然、动物和人类大家庭。我很喜欢摄影,特别喜欢拍摄我的弟弟。

《Good night, my Grandpa, sweet dreams, my dear Grandpa.》摄影:Anusa Nia Rojc(斯洛文尼亚).jpg

《Good night, my Grandpa, sweet dreams, my dear Grandpa.》摄影:Anusa Nia Rojc(斯洛文尼亚)

(这是一个通过一个六岁女孩讲述的关于无条件的爱和人类短暂性的真实故事)。

阿努斯卡在她六岁生日时得到了一台相机。她很兴奋,在最初的几个星期里,她带着相机到处跑。与此同时,患有痴呆的外公在养老院里奄奄一息。阿努斯卡会与父母一起定期去看望他,因为她是他唯一认识的人。外公见到她总会感到特别高兴,常常叫她“我的凯蒂”。

几个月后,外公去世了,阿努斯卡的母亲在女儿的相机里看到了令人惊叹的照片。六岁的女儿通过镜头捕捉了家人在一起的最后时光。

一个装满好东西的袋子、去福利院的路上、走廊上的轮椅、充满无奈的重逢时刻。她甚至捕捉到了外公躺在床上对周围环境的看法。最后一张照片中,阿努斯卡抓拍到弥留之际的外公的样子。

"我将永远是他的小凯蒂,"阿努斯卡说。

我们是否应该从我们的孩子身上学习无条件的爱和对多样性的尊重?也许这样我们的世界会变得更美好......

《Ma is my first home》摄影:Rea Balotia(印度).jpg

《Ma is my first home》摄影:Rea Balotia(印度)

我在休息,忘记了让我疲惫的一切。它让我找到了内心的平静。

《My Peace Collection》摄影:Sarah Roland(日本).jpg

《My Peace Collection》摄影:Sarah Roland(日本)

这就是和平对我来说的意义,所有的东西都被记录下来并储存在照片中,可以永远留存这一刻。

《My Peaceful Life》摄影:Sayuri Lahoti(日本).jpg

《My Peaceful Life》摄影:Sayuri Lahoti(日本)

这是2021年的图片集《Peace in my world》摄影:Minty Raphael(日本).jpg

《Peace in my world》摄影:Minty Raphael(日本)

这是我拍的几张照片,代表了我认为在生活中的和平。

《Dreaming》摄影:Zoya Yeadon(毛里求斯).jpg

《Dreaming》摄影:Zoya Yeadon(毛里求斯)

在宁静的大海中做梦。

《Family Support》摄影:Ilze Dumbre(拉脱维亚).jpg

《Family Support》摄影:Ilze Dumbre(拉脱维亚)

无论怎样,家人都会支持你!

《Flowers instead of weapons》摄影:Anastasia Nodia(格鲁吉亚).jpg

《Flowers instead of weapons》摄影:Anastasia Nodia(格鲁吉亚)

我们每个人都热爱和平。对我来说,鲜花是和平的象征。我不希望儿童和家人死于战争。我希望有一天,士兵们的手中只有鲜花而没有武器。

《Globe》摄影:Ermina Krytajevaite(立陶宛).jpg

《Globe》摄影:Ermina Krytajevaite(立陶宛)

《Having a Peaceful Break》摄影:Sora Sheetal(日本).jpg

《Having a Peaceful Break》摄影:Sora Sheetal(日本)

我在休息,忘记了让我疲惫的一切。它让我找到了内心的平静。

《Mother is peace》摄影:Tekla Chkhikvishvili(格鲁吉亚).jpg

《Mother is peace》摄影:Tekla Chkhikvishvili(格鲁吉亚)

照片中的女孩是我的小表妹,拍摄于她生日那天。这张照片是无意中拍摄的,因为我的表妹大部分时间都躲在她妈妈身后。当妈妈告诉我比赛的要求时,我开始和朋友们到大自然中去寻找灵感。他们也提出了一些想法。我们拍了很多照片。我不得不在所有照片中进行选择,当看到这张照片时,我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吞噬了,画面与温暖、爱、幸福和和平联系在一起。这也是我最喜欢这幅照片的原因,我也投送了这幅作品参加比赛。

《Peace to Children》摄影:Nino Aptsiauri(格鲁吉亚).jpg

《Peace to Children》摄影:Nino Aptsiauri(格鲁吉亚)

这幅画是我在乌克兰战争爆发时画的。我想象自己在国旗前放飞一只鸽子,表达我对乌克兰儿童的支持,并祝愿他们和平。我相信,世界上每一个孩子都应该有一个晴朗的天空、无忧无虑的童年与五彩缤纷的蝴蝶一起玩耍,这是我在画中描绘的。在我的画旁边拍摄照片,我想表达的是,我希望每个孩子都能像我一样快乐和无忧无虑地成长。

《Sunset》摄影:Giorgi Supatashvili(格鲁吉亚).jpg

《Sunset》摄影:Giorgi Supatashvili(格鲁吉亚)

《The Little Savior》摄影:Alexia Maria Spiridon(罗马尼亚).jpg

《The Little Savior》摄影:Alexia Maria Spiridon(罗马尼亚)

第二次世界大战通常被称为 “全面战争”,期间不区分武装部队和平民,饥荒在整个欧洲弥漫。许多士兵和市民死于饥饿,还有许多人生病。一切似乎都没有希望,直到一个心胸宽广的小女孩带着满满一袋面包来到饥饿的士兵面前,为他们提供食物。作为对她的善良和慷慨的奖励,为了纪念她,人们打造了一座名为 "小救星 "的雕像。

《What peace means for me》摄影:Anzhela Markina(乌克兰).jpg

《What peace means for me》摄影:Anzhela Markina(乌克兰)

打 印】【关 闭】【顶 部
相关推荐
About us|关于本站|商业服务|广告洽淡|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商业街经中路124-136号二楼(开元广场对面)
Copyright © 2008-2022 shangtuf.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76-88808528   邮箱:shangtuf@163.com 
尚图坊国际摄影 版权所有 v3.19.0606 浙ICP备09002129号
特别申明:如未注明则文章来源于网络,小编对原作者深表敬意,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技术支持:乡巴佬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