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联系QQ

联系微信

公 众 号

新浪微博

本站快报
新闻资讯 - 赛事揭晓
2023年荷兰年度自然摄影师大赛(NPOTY)揭晓
发布时间:2023-11-13  阅览数:960

        2023年荷兰年度自然摄影师大赛(NPOTY)日前揭晓,本届大赛共评选出来自19个国家的62位优秀摄影师获奖,其中来自加拿大的摄影师Jacquie Matechuk凭借作品《He Looks to the Heavens》夺得全场大奖,荣获2023年度自然摄影师,同时他也是哺乳动物组的冠军,他将获得3000欧元的总奖金。此外来自墨西哥的Fernando Constantino Martínez Belmar凭借组照《Balam, the endangered king of the Mayan jungle》荣获弗雷德•哈泽尔霍夫奖,他将获得奖金1000欧元以及一个奖杯。

        除以上获奖作品外,来自印度/阿联酋的摄影师Hermis Valiyandiyil获鸟组冠军,巴林的Zakariya Omran获亚军;美国的Jeffrey Kauffman获哺乳动物组亚军;其他动物组中,匈牙利摄影师Imre Potyó获冠军,中国的Minghui Yuan获亚军;英国摄影师David Maitland获植物和真菌组冠军与亚军;风光组中,印度/加拿大的Thomas Vijayan获冠军,芬兰的Jens Lax获亚军;美国的Renee Capozzola与比利时的Luc Rooman分别获水下生物组冠军与亚军;自然艺术组中,委内瑞拉/美国的J Fritz Rumpf获冠军,西班牙的Juan Lucas获亚军;新加坡的XJ Toh与印度的Pruthvi B分别获人类与自然组冠军与亚军;黑白组中,美国的Jodi Frediani与英国的David Gibbon分别获冠亚军;法国/比利时的Jonathan Lhoir获动物肖像组冠军,爱尔兰/中国香港的Paul Mckenzie获该组亚军;De Lage Landen 自然组中,荷兰的Alex Pansier获冠军,比利时的Johan de Ridder获亚军;另有匈牙利的Őrsi Ákos与德国的Anton Trexler获青年组(10-17岁)冠亚军。

        2023年荷兰年度自然摄影师大赛是由荷兰Nature Talks摄影节举办的年度自然摄影师大赛。设有鸟组、哺乳动物组、其他动物组、植物和真菌组、风光组、水下生物组、自然艺术组、人类与自然组、黑白组、动物肖像组、De Lage Landen 自然组、青年组这十二个组别。

获奖作品

全场大奖

Jacquie Matechuk(加拿大)《He Looks to the Heavens》2023年度自然摄影师

鸟组

Hermis Valiyandiyil(印度/阿联酋)《Dawn’s Whispers: Graceful Hoopoe Silhouette at Sunrise》冠军

Zakariya Omran(巴林)《Long Necks》亚军

哺乳动物组

Jacquie Matechuk(加拿大)《He Looks to the Heavens》冠军

Jeffrey Kauffman(美国)《Shaking Off The Cold》亚军

其他动物组

Imre Potyó(匈牙利)《December moth》冠军

Minghui Yuan(中国)《Spider in frame》亚军

植物和真菌组

David Maitland(英国)《Star Spangled》冠军

David Maitland(英国)《Spiral Galaxy》亚军

风光组

Thomas Vijayan(印度/加拿大)《Austfonna Ice Cap》冠军

Jens Lax(芬兰)《Sunset》亚军

水下生物组

Renee Capozzola(美国)《Paper Nautilus Rider》冠军

Luc Rooman(比利时)《ALPENSALAMADER》亚军

自然艺术组

J Fritz Rumpf(委内瑞拉/美国)《Fields of Dreams》冠军

Juan Lucas(西班牙)《THE ETHEREAL MIST OF THE WICKER》亚军

人类与自然组

XJ Toh(新加坡)《The Sad Poncho》冠军

Pruthvi B(印度)《The landlord》亚军

黑白组

Jodi Frediani(美国)《Heads or Tails》冠军

David Gibbon(英国)《The Charge》亚军

动物肖像组

Jonathan Lhoir(法国/比利时)《THE PEN AND INKWELL》冠军

Paul Mckenzie(爱尔兰/中国香港)《Big ears》亚军

De Lage Landen 自然组

Alex Pansier(荷兰)《Big Wing》冠军

Johan de Ridder(比利时)《Green triplets》亚军

青年组(10-17岁)

Őrsi Ákos(匈牙利)《Walk on the hill》冠军

Anton Trexler(德国)《The owls birch》亚军

弗雷德•哈泽尔霍夫奖(组照)

Fernando Constantino Martínez Belmar(墨西哥)《Balam, the endangered king of the Mayan jungle》弗雷德•哈泽尔霍夫奖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

以下是获奖作品赏析:

《He Looks to the Heavens》摄影:Jacquie Matechuk(加拿大)2023年度自然摄影师+哺乳动物组冠军.jpg

《He Looks to the Heavens》摄影:Jacquie Matechuk(加拿大)2023年度自然摄影师+哺乳动物组冠军

安第斯山脉横跨 8000 多公里,占厄瓜多尔陆地面积的四分之一以上。这里物种丰富,也是"眼镜熊"的故乡。在计划这次旅行之前,我对它们一无所知。但作为一名持证的向导,能拓展我对这一新物种的知识和了解,并将它们的行为和互动与灰熊、北极熊、黑熊和棕熊进行比较,我也感到非常高兴。

当我们驱车从基多前往安第斯山脉,穿过村庄和农田时,看到了这一片沃土,一路上风景如画。经过数小时蜿蜒曲折的道路之后,我们驶入了一个小社区,一位当地农民兼导游接待了我们。他性情温和,数十年来孜孜不倦地观察、学习和宣传这一濒危物种。他家的热情好客远不止于敞开家门,而是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通往全新世界的大门。

在海拔约 8000 英尺的 11 天时间里,我们在垂直的峡谷壁上徒步上上下下,跋涉溪流,躲避暴雨,经常在泥泞中攀爬,以观察这些美丽的黑熊。在它们的自然栖息地,加上向导对每头熊的深入了解,它们很快就接纳了我们。不过,我们也与它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以确保它们的舒适,而这也得到了回报。它们会吃奶、睡觉、拥抱、觅食和玩耍,似乎对我们的存在视而不见。

在这张照片中,经常来访的托尼(一只大型雄性眼镜熊)爬上了一棵百年无花果树,以躲避正午的阳光。无花果树上长满了苔藓,随着峡谷墙壁上的每一次呼吸而轻轻摇摆。它毫不费力地穿过粗壮的树枝,安详地靠坐在树干上。当山谷中开始飘起细雨时,它站了起来,转过身仰望着,享受打在它脸上清凉的水汽。在"他仰望苍穹"的瞬间,柔和的阳光温暖地洒在他的脸上。

《Balam, the endangered king of the Mayan jungle》摄影:Fernando Constantino Martínez Belmar(墨西哥)弗雷德•哈泽尔霍夫奖.jpg

《Balam, the endangered king of the Mayan jungle》摄影:Fernando Constantino Martínez Belmar(墨西哥)弗雷德•哈泽尔霍夫奖

在玛雅语中,美洲豹叫巴拉姆(Balam),是一个具有高度文化价值和重要生态意义的物种。它被视为保护伞物种和生态系统保护状况的指标,因为它处于食物链的顶端,需要大片土地才能生存。不幸的是,在墨西哥,它被列为濒危物种。非法狩猎、栖息地破碎化和自然区域的破坏导致与人类的负面互动增加。随着美洲豹栖息地的减少和潜在猎物数量的减少,它们被迫接近人类居住区,以牛和其他家畜为食,这在大多数情况下对美洲豹不利。尽管如此,仍有一些人致力于研究和保护这些猫科动物,从而制定出保护它们生活的自然区域的战略,减轻人类行为的负面影响。这些图片拍摄于尤卡坦半岛(尤卡坦、金塔纳罗奥和坎佩切)。通过相机陷阱,我不仅在美洲豹的自然栖息地拍摄到了它们,还在人类居住区和城市环境中拍摄到了它们,从而展现了人类与这种猫科动物之间的互动。我希望我能通过这个故事展示美洲豹所面临的现实,提高人们的意识,激励更多的人采取行动,从而确保玛雅丛林之王的生存。

《Dawn’s Whispers Graceful Hoopoe Silhouette at Sunrise》摄影:Hermis Valiyandiyil(印度 阿联酋)鸟组 冠军.jpg

《Dawn’s Whispers Graceful Hoopoe Silhouette at Sunrise》摄影:Hermis Valiyandiyil(印度 阿联酋)鸟组 冠军

这张胡蜂照片拍摄于迪拜的库德拉(Al Qudra)湖。我周末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库德拉湖拍摄鸟类。我想测试一下我的尼康Z8新相机。于是,我和朋友来到湖边,发现一只鸮一会儿在空中捕捉猎物,一会儿在地上捕捉猎物。此外,我还观察到它每次捕捉到猎物后,都会朝同一个方向飞到附近的树上。我花了几天时间拍摄这只鸟,回家后翻看照片时,我萌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在有明暗两面的背景下拍摄这只鸟,以表现存在的黑暗面和光明面。第二天,我提前一点来到同一地点,饲机拍下这个美好的时刻。

《Long Necks》摄影:Zakariya Omran(巴林)鸟组 亚军.jpg

《Long Necks》摄影:Zakariya Omran(巴林)鸟组 亚军

2018 年底,我完成了《东部邻居的宝贝(Babe of the Eastern Neighborhood)》制作。这是一部关于沙漠猫头鹰及其在保护生态系统方面的作用的短片。之后,我想再制作一部关于索科特拉岛鸬鹚的短片,因为哈瓦尔群岛是这些鸟类在该国最大的聚居地。中东哈瓦尔群岛位于巴林王国南部。它们是受保护的军事岛屿,要想在这些岛屿上拍摄索科特拉鸬鹚,需要获得许可,这有点困难。因此,我决定在巴林其他群岛中寻找这些鸟类繁殖的地点,因为我知道杰里姆群岛,这是位于巴林王国北部的三个岛屿,距离北部海岸 20公里,位于海的中央,而且从 2016 年夏天开始,我也频繁前往这些岛屿,燕鸥和白鹭在其中一个岛上繁殖,从那一年到现在,我一直在夏天观察这些鸟类。

因此,我决定这次在冬季进行搜寻,因为我知道索科特拉岛的鸬鹚在冬季繁殖,因为这些岛屿是许多海鸟的过境点。当我到达中心岛时,我被被大量孵蛋的索科特拉岛鸬鹚吓了一跳,因为我是第一次发现这些鸟在这个岛上繁殖。(请注意,巴林的所有鸟类摄影师和感兴趣的人都认为索科特拉岛鸬鹚只在哈瓦尔群岛繁殖。我已经证明,还有其他岛屿也有这种鸟在繁殖)。

从 2018 年底到 2020 年,我经常在索科特拉岛鸬鹚的繁殖季节前往这些岛屿,因为繁殖季节从 9 月开始到次年 1 月,这些鸟类在开始飞行后会迁徙到其他地区。从 2016 年开始,我就不间断的前往加姆群岛,夏天关注燕鸥,冬天关注索科特拉岛鸬鹚。

2022 年初,当地媒体报道了一则消息,称 Al-Jarim 地区及其中的三个岛屿将被改造成工业区和旅游胜地,这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于是,我决定让人们了解这些每年都以岛屿为家的鸟类。因此,我想到了这张照片,这意味着这些鸟儿正在观察将这些岛屿变成旅游胜地后等待它们的未知命运。我的想法是用慢速快门拍摄索科特拉岛上的鸬鹚,同时将相机向上移动,拉长鸬鹚的脖子,就好像它们在时刻关注着这个地方,寻找任何想夺取这个空间并将其变成旅游胜地的入侵者。

《Shaking Off The Cold》摄影:Jeffrey Kauffman(美国)哺乳动物组 亚军.jpg

《Shaking Off The Cold》摄影:Jeffrey Kauffman(美国)哺乳动物组 亚军

这张照片获奖,我感到尤其高兴,因为它背后的故事非常有趣。我毕生的梦想就是能在野外看到北极熊。去年,我第一次前往加拿大马尼托巴省丘吉尔拍摄北极熊。这次旅行收获颇丰,拍摄了数千张北极熊和狐狸的照片。我对整个旅程非常满意。当我要离开丘吉尔时,遇到了一个小问题。丘吉尔遭遇了一场特大暴风雪,风速达 30-50 英里/小时,气温极低。当天所有航班都取消了。每个人都在担心该怎么办、如何回家、如何转机等等......我们的导游告诉我们快上车,因为他们在哈得逊湾沿岸发现了一只熊。错过航班的担忧顿时烟消云散。在暴风雪中行驶,我们接近了坐在雪地里的北极熊,它就坐在一个被积雪覆盖的沙丘前。我们都下了车,开始拍照。风太大了,根本无法手持,相机架在三脚架上也会抖动!最后,我只能用后视镜和我们乘坐的卡车车身来稳住相机,同时拼命把自己和相机压在卡车车身上。我注意到,每隔 10-15 分钟,熊就会从雪地里站起来,抖去身上的雪。我尝试了用不同的快门速度拍摄。我发现极低的快门速度可以把快速移动的雪拍的模糊,使背景更加统一。

《December moth》摄影:Imre Potyó(匈牙利)其他动物组 冠军.jpg

《December moth》摄影:Imre Potyó(匈牙利)其他动物组 冠军

我们不仅能在秋天发现蘑菇,而且有些还能在冬天出现,例如这种鹿角状的真菌。3-5 厘米高的蘑菇(Xylaria hypoxylon)顶端有多个分枝,就像鹿角一样。我拍摄孢子云已经有 9 年时间了。这幅作品是去年 11 月在匈牙利拍摄的。在一个寒冷的傍晚,我用闪光灯逆光拍摄了这束美丽的花朵,天黑后,温度只有 1-2 度,蛾(Poecilocampa populi)突然在我周围的垃圾堆中飞舞。它们刚刚醒来,落在我的设备附近,然后落在一个鹿角状的蘑菇上面。闪光灯一闪,它就在逆光下的鹿角状菌类上边走边拍打翅膀。孢子在气流的作用下传播开来,这些孢子可以长出更多的新蘑菇。这些都是我难以忘怀的紧张时刻。我相信,我们可以通过令人印象深刻的照片来吸引人们对自然美景的关注。

《Spider in frame》摄影:Minghui Yuan(中国)其他动物组 亚军.jpg

《Spider in frame》摄影:Minghui Yuan(中国)其他动物组 亚军

夏天,西双版纳植物园池塘里的王莲叶被园林工人清理得干干净净。在岸边,我在一片巨大的叶子上发现了一只水狼蛛。叶脉形成各种形状的框。叶脉框架中的水就像一面镜子,水蜘蛛在水面上形成倒影。这是点、线、面的结合。

这种水狼蛛生活在水边,有时会漂浮在水面上。因为它们的脚趾上有轻而密的疏水毛,在水的表面张力的支持下,它们可以漂浮在水面上,甚至在水面上奔跑。有时,水狼蛛会潜入水下,形成一个大气泡,然后依靠气泡中的空气在水下捕食和休息。这时,水狼蛛很少从水里出来。偶尔出水呼吸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它。

当我发现这只水狼蛛停在叶脉中时,我小心翼翼地拍摄,避免惊扰到它。慢慢靠近它,调整拍摄位置。光线有点暗,我不得不提高感光度和曝光。虽然快门速度有点慢,但我还是通过手持拍摄清晰地捕捉到了拍摄对象。

《Star Spangled》摄影:David Maitland(英国)植物和真菌组 冠军.jpg

《Star Spangled》摄影:David Maitland(英国)植物和真菌组 冠军

露兜花叶片表面覆盖着蓝色的自动荧光星形防御毛(毛状体),与叶片上的红色荧光叶绿素细胞相映成趣。当暴露在不可见的紫外线下时(但昆虫等可见),植物叶绿素会发出明亮的红色荧光。所有绿色植物在进行光合作用时都会发出红色荧光,但这种荧光太微弱,在光天化日之下根本无法看到。这种荧光的可测量波动表明植物的健康状况和固碳能力。气候变化带来的环境压力(如热浪、干旱、洪水)会严重损害植物的光合作用能力,进而影响作物产量和粮食生产。

《Spiral Galaxy》摄影:David Maitland(英国)植物和真菌组 亚军.jpg

《Spiral Galaxy》摄影:David Maitland(英国)植物和真菌组 亚军

边缘长角池塘螺(Planorbis planorbis)的螺壳上覆盖着一层黏糊糊的生物膜,生物膜内生活着大量光合作用单细胞藻类,包括衣藻和小藻类。在紫外线的照射下,这些单细胞藻类中的叶绿素就像夜空中的星星一样闪烁着鲜红色的光芒,这个过程被称为自发荧光。蜗牛的肠子则呈现出深浅不一的午夜蓝色。我们身边的"隐形生命"种类繁多,令人惊叹。我惊讶于池塘蜗牛背上附着的微观生命。

《Austfonna Ice Cap》摄影:Thomas Vijayan(印度 加拿大)风光组 冠军.jpg

《Austfonna Ice Cap》摄影:Thomas Vijayan(印度 加拿大)风光组 冠军

奥斯特方纳冰盖位于挪威斯瓦尔巴群岛的诺尔多斯特兰特岛上,是世界第三大冰盖。冰盖面积达 8000 平方公里,由于全球变暖,冰盖的融化速度令人担忧。这种加速融化的现象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海平面的上升,对地球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在最近一次到访奥斯特方纳冰盖期间,我有幸捕捉到了冰雪融化形成的瀑布的画面。尽管以前来过这个地方,但令人沮丧的是,海冰在六月份就已经消失,我们只能乘船进入冰盖。今年,冰盖开始融化的时间比往年要早,因此才有了这迷人的瀑布。虽然景色迷人,但同时也严酷地提醒我们,冰盖的状态越来越差,很可能在几年内就会消失。这张照片由 26 幅图片合成,经过艺术拼接,将这一自然奇观的瞬息之美永存于世。

《Sunset》摄影:Jens Lax(芬兰)风光组 亚军.jpg

《Sunset》摄影:Jens Lax(芬兰)风光组 亚军

夏天,我住在芬兰奥拉维斯海边的避暑别墅里。我几乎每天晚上都能看到美丽的日落。是的,海上日落很美。社交媒体上每晚通常都会出现大量的日落照片。因此,我想尝试制作一张稍有不同的日落图片。一开始,我测试了不同的双重曝光,但后来我发现,拍摄另一张照片时,把镜头翻转180度,就能得到一个倒影效果。这就是这张照片的由来。

《Paper Nautilus Rider》摄影:Renee Capozzola(美国)水下生物组 冠军.jpg

《Paper Nautilus Rider》摄影:Renee Capozzola(美国)水下生物组 冠军

这只纸鹦鹉螺与水母的照片是在菲律宾八打雁省巴拉扬湾的阿尼劳附近海域进行黑水潜水时用60毫米镜头拍摄的。这种潜水是在夜间的深水区进行的,潜水员手持手电筒下潜,寻找小动物。在水底大约10-15米深时,我发现了这只纸鹦鹉螺,它们附着在水母上。这只纸鹦鹉螺是雌性的,因为它有一个薄薄的外壳,就像一顶帽子。这些独特的头足类动物会在夜间浮出水面觅食,同时也给螺卵通气。

《ALPENSALAMADER》摄影:Luc Rooman(比利时)水下生物组 亚军.jpg

《ALPENSALAMADER》摄影:Luc Rooman(比利时)水下生物组 亚军

多年来,我一直在关注两栖动物的迁徙,今年也是如此。春天,两栖动物集体迁徙到水中交配,今年也是如此,我开始小心翼翼地在生长的睡莲茎中搜寻,并取得了成功。我小心翼翼地靠近大鲵,拍摄了一系列照片。过了一会儿,大鲵吃饱了,浮出了水面。我赶紧又拍了几张大鲵游动的剪影,仔细一想,这张照片非常适合在相机中进行双重曝光。

《Fields of Dreams》摄影:J Fritz Rumpf(委内瑞拉 美国)自然艺术组 冠军.jpg

《Fields of Dreams》摄影:J Fritz Rumpf(委内瑞拉 美国)自然艺术组 冠军

我第一次外出寻找野生蘑菇是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白山(White Mountains, Arizona),当时我和一位朋友一起去,他教我如何辨别两种可食用的蘑菇:牛肝菌和恺撒菌。蘑菇菌褶鲜艳夺目的颜色吸引了我的注意。我继续架起三脚架,用我的摄影包作为底座,利用美丽柔和的森林自然光拍摄了多幅图片。

回到家后,我对这些照片进行处理,然后选择了这幅,并对其进行了裁剪,让人无法一眼就看出主题。在我的记忆中,没有一个人猜到这是蘑菇底部的图像。有趣的是,人们从这张照片中看到了什么:有人把它比作海浪冲上悬崖,有人认为它是遥远星球上放射出的光芒,有人认为它是沙漠中沟壑纵横的峡谷,而我最喜欢的是海洋中的水下场景。在辨认蘑菇的过程中,我发现蓝/绿色可能表示存在迷幻蘑菇中的化学物质--迷幻素或迷幻蘑菇素,因此被命名为 "梦幻田野"。最后,压倒性的共识是,这种美丽的真菌属于 Lactarius(即奶盖)科。

通过这张照片,我学到的重要一课就是在大自然中放慢脚步,不仅要欣赏大自然美丽的壮观景色,还要寻找和欣赏大自然中隐藏的所有小瑰宝。很多美景我们往往只是走马观花,却不懂得欣赏大自然母亲创造的所有小奇迹。

这是我以摄影背包的背面为底座,利用迷人柔和的森林光线拍摄的一组照片,共 19 张。老实说,我不记得了,但我可能用手机手电筒稍微突出了一下色彩。

《THE ETHEREAL MIST OF THE WICKER》摄影:Juan Lucas(西班牙)自然艺术组 亚军.jpg

《THE ETHEREAL MIST OF THE WICKER》摄影:Juan Lucas(西班牙)自然艺术组 亚军

位于西班牙昆卡卡尼亚马拉斯的红色柳条田是一个非常独特的视觉奇观。这片土地并不大,但在秋季却能给摄影爱好者带来丰富的色彩,给人以无限遐想。

我使用双重曝光技术拍摄了这张照片。一张是柳条田的照片,另一张是日落天空的照片,特别是云彩。通过双重曝光,我成功地让红色田野上笼罩着一层虚幻的浓雾。

《The Sad Poncho》摄影:XJ Toh(新加坡)人类与自然组 冠军.jpg

《The Sad Poncho》摄影:XJ Toh(新加坡)人类与自然组 冠军

据了解,鹦鹉螺是一种善于抓取的小动物,它们会抓住海洋中路过的水母。根据我的研究,它们这样做是一种旅行方式,或者出于更狡猾的原因,比如偷偷地把水母的食物吸为己有。当我第一次看到鹦鹉螺时,我对它卡通化的样子多看了两眼。但它滑稽的样子警醒着人们一个现实:尽管鹦鹉螺生活在水下20多米深的地方,但它还是发现了这个塑料包装。潜水结束后,我向菲律宾阿尼洛的几位当地人讲述了我的经历。他们告诉我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由于无法到达垃圾点,家家户户都会把垃圾倒在附近的山上。每当台风来临,这些塑料袋、泡沫塑料杯、食品包装袋等就会被大风吹散到海里......而这些曾经用来给人类储存面包和食物的塑料制品,会被这些鹦鹉螺误认为是自己的食物来源,它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抓住了一个无法食用的空袋子。当我们发现遥远或模糊的形状时,我们的大脑常常会欺骗我们,在未知中寻找熟悉。当我第一次看到拿着塑料袋的鹦鹉螺时,我首先想到的是它很像一个穿着破斗篷的人。这是大脑解读有限信息的方式。我想通过描绘这个古怪的角色来揭示一个令人警醒的事实:就像一个穿着破雨披的人一样,这个卡通造型的生物也无法逃脱人为的生态灾难和大自然的愤怒所带来的后果。我观察了它一会儿,注意到它恐惧、彷徨和悲伤的神情。它的痛苦并不是因为我这个潜水员的到来,而是因为残酷的现实,它别无选择,只能依附在这艘荒凉的船上生存。

《The landlord》摄影:Pruthvi B(印度)人类与自然组 亚军.jpg

《The landlord》摄影:Pruthvi B(印度)人类与自然组 亚军

印度豹(Panthera pardus fusca)是印度最难以捉摸、适应性最强的大型猫科动物。快速城市化造成的栖息地丧失,使这些大型猫科动物靠近人类居住区。大多数时候,农田和人类居住区被这些猫科动物用来捕食小型哺乳动物、家禽、其他农场动物以及流浪狗或自由觅食的狗。这些大型猫科动物也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

五年来,"豹无立足之地"项目一直在印度南部迈索尔及其周边地区进行,通过相机捕捉城市野生动物。这张图片是该系列的一部分。相机捕捉到的图像是数月追踪和计划的结果。通过监测它的行动、频率以及确定它经常走的路线。最后,我们放置了一个数码单反相机捕捉器。最大的挑战是天气;当时正值季风季节的开始。拍摄这幅画面的主要目的是展示这些猫在人类居住区附近活动而不被发现的程度。它还展示了花豹难以捉摸的天性,重新定义了人类与野生动物的界限,并重申了 "我们人类生活在一个共享的空间"。

《Heads or Tails》摄影:Jodi Frediani(美国)黑白组 冠军.jpg

《Heads or Tails》摄影:Jodi Frediani(美国)黑白组 冠军

我非常幸运地居住在加利福尼亚海岸外的蒙特雷湾国家海洋保护区附近,该保护区被认为是北美最能体现生物多样性的地方。该海湾是多种鲸鱼、海豚、鼠海豚、海鸟和小型海洋生物的主要觅食地。我也很幸运,可以无限制地使用观鲸船,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到海湾去。不过,当我出海时,我很少站在船头,因为我知道每次出海可能是大多数乘客目睹这种惊人行为的唯一机会。

这张照片的拍摄得益于一位年轻的女性观鲸者的慷慨解囊。在那个阳光明媚、无风的早晨,我来到船头,看到一位朋友正兴奋地趴在栏杆上,我意识到难得的平静海面条件,再加上这些美丽的海豚,非常适合拍摄一些特别的画面。但船头很拥挤,没有我的位置。那位年轻女士看到我对拍摄感兴趣,便慷慨地把她的位置让给了我。我婉言谢绝了,但在她的坚持下,我欣然地接受了。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后来我们下船时,我找到她,再次向她表示感谢,因为我已经拍到了一些相当出色和独特的照片。我永远感谢这位慷慨、体贴的陌生人。

在这张照片中,三只北露脊鲸海豚(Lissodelphis borealis)在我们的观鲸船的压力波上驰骋。难得一见的清澈、平静的海面为这些纤细、光滑、流线型的鲸类提供了一个光滑、多彩的舞台。这些好动的海豚大多是黑色的,它们的外表非典型,嘴短而尖,前额倾斜,没有背鳍。它们运动能力极强,经常以优美的姿态高高跃出水面。它们快如闪电,能以平均每小时 16 英里的速度游行。最重要的是,它们喜欢在船头乘风破浪。

《The Charge》摄影:David Gibbon(英国)黑白组 亚军.jpg

《The Charge》摄影:David Gibbon(英国)黑白组 亚军

经过三年的筹划,我于2022 年 3 月来到了加拿大北极高纬度地区的埃尔斯米尔岛。我和其他四人穿越这一极端环境,寻找并拍摄北极狼、麝牛和其他北极野生动物。我们经历了远低于零下 50 度的严寒,但只拍到了北极野兔的照片,其他的几乎没有。2023 年 3 月,我们再次尝试。在这次旅行中,我们不仅碰到了北极狼,我还与一群麝牛有了这次不可思议的经历。

气温降到零下 40 度以下时,我平躺在地上,远远地看着牛群冲过来。我知道它们可能会把我踩死,因为有些麝牛公牛每头重达 400 公斤,当它们全速向我靠近时,对我是个真正的考验。为了确保它们不知道我在那里,我继续平躺在地上。为了拍摄这张照片,我脱掉了羽绒手套,只带着很薄的手套。此时,我的手冷到无法用食指按下相机的快门,只能用中指拍摄。当它们越来越近时,我赶紧站了起来,幸好牛群改变了方向,从我身边跑了过去。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我来不及检查快门速度,快门速度已经降到了 1/250。但幸运的是,在我拍摄的众多照片中,这张照片非常清晰。

《THE PEN AND INKWELL》摄影:Jonathan Lhoir(法国 比利时)动物肖像组 冠军.jpg

《THE PEN AND INKWELL》摄影:Jonathan Lhoir(法国 比利时)动物肖像组 冠军

这幅粉红火烈鸟的图片是去年冬天在卡马格拍摄的。一年中,一些地方的水位会下降,水会变得更加稠密。尽管如此,大火烈鸟(Phoenicopterus roseus)还是喜欢来这片浑水中觅食。这是观察和拍摄它们的绝佳机会,因为当它们把头抬出水面时,有几秒钟的时间,它们的羽毛上会附着一层薄薄的泥膜。这是我期待已久的画面,而在这一天,所有的条件都恰到好处:晴朗的天空、淡淡的云层、逆光,当然还有火烈鸟和合适的水位!自然而然,我把这幅作品命名为“笔砚”。

《Big ears》摄影:Paul Mckenzie(爱尔兰 中国香港)动物肖像组 亚军.jpg

《Big ears》摄影:Paul Mckenzie(爱尔兰 中国香港)动物肖像组 亚军

在非洲进行野生动物摄影旅行时,人们往往会把注意力集中在大象、狮子、豹子和猎豹等大型动物身上。但是,非洲还有其他一些体型较小、不那么迷人、也较少被拍摄到的物种。其中有些是夜行动物,很少被拍到,比如这只灌丛野兔。它们最显著的特征是大耳朵,听觉灵敏,可以帮助它们躲避捕食者。在正常的正面光照下,耳朵并不特别上镜,但在背光的情况下,耳朵就特别形象生动了,比如这只在肯尼亚南部水洞里的野兔。

《Big Wing》摄影:Alex Pansier(荷兰)De Lage Landen 自然组 冠军.jpg

《Big Wing》摄影:Alex Pansier(荷兰)De Lage Landen 自然组 冠军

很长时间以来,拍摄黑啄木鸟一直在我的愿望清单上。我觉得这种头顶带有红色羽毛的啄木鸟很漂亮!我面临的挑战是找到一只黑啄木鸟,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荷兰De Maashorst自然保护区的一条自行车道旁发现了一个鸟巢。我夜以继日地站在一定距离外,观察鸟巢里是否有任何活动。鸟巢在树上很高的地方,所以我需要有一定的距离来拍摄一张给人平视感觉的照片,让观者感到亲切的照片。这就是我选择在 400 毫米镜头上使用 1.4 倍远摄变焦镜头的原因。经过几个晚上的拍摄,我已经有了一些精彩的照片,但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与此同时,我注意到阳光正好照在树叶之间,因为时间尚早,树叶还没有完全覆盖。如果能将阴影与黑色啄木鸟完美融合,那该有多美。现在的挑战是如何把握时间,让阳光只照亮啄木鸟的头部,而不照亮巢穴的边缘。这样,我就能拍到一张神秘的照片,只有那可爱的红帽子、它的眼睛和喙清晰可见。利用摄影师星历表(TPE),我可以测算出太阳的位置,因此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去得更早一些。准确的时间应该是16:51。现在,我只希望啄木鸟能在那时出现。幸运的是,几天后,事情发生了。大约在预定时间,一队骑自行车的人经过,啄木鸟好奇地从洞里探出头来。就在那一刻,我拍下了这张照片。我非常激动!回到家后,我立即在电脑上查看了拍下的照片。焦距也很清晰!然后,我还注意到了树上光亮部分的阴影。它看起来像是啄木鸟的翅膀。这真是额外的收获。这是我选择将照片命名为"大翅膀"的原因。

《Green triplets》摄影:Johan de Ridder(比利时)De Lage Landen 自然组 亚军.jpg

《Green triplets》摄影:Johan de Ridder(比利时)De Lage Landen 自然组 亚军

几年前,我在根特附近的佛兰德地区徒步旅行时,发现了一个人造的池塘。这个池塘被遗弃多年,杂草丛生,都快看不见它的存在了,原主人也从未清理过。当我到达时,天色已晚。由于长途跋涉的疲惫,我坐了下来,看着这个迷人的小世界里发生的一切。突然,池塘里的一些灯自动亮了起来。是谁开的灯?这些灯还在那里,被遗忘在水面下,由藏在杂草中的太阳能电池供电。突然,在灯光的吸引下,出现了一些阿尔卑斯蝾螈(Ichthyosaura alpestris)。起初是一只,后来是两只,再后来出现了很多......真是个惊喜。这给了我一个想法,我将在那个星期晚些时候带着我的装备回来。我只带着我信得过的尼康相机、微距镜头和泳裤,走进了只有 50 厘米深的池塘,刚好能让我的拍摄对象对上焦。等到天足够黑的时候,这个灯才会打开。这花了我很多时间,经历了一阵腰酸背痛,蚊虫叮咬,拍了 300 多张照片,结果只有 5 张合格的照片。每当我轻轻一动,所有的动物都会消失几分钟,然后又出现了,我可以重新开始。它们总会回来,因为好奇,也因为它们在利用光线捕食小昆虫、蜗牛或幼虫。几天后,池塘被移走了,这个地方建起了新房子......对这些小动物来说,这真是太遗憾了。机会来临时,一定要抓住。

《Walk on the hill》摄影:Őrsi Ákos(匈牙利)青年组(10-17岁)冠军.jpg

《Walk on the hill》摄影:Őrsi Ákos(匈牙利)青年组(10-17岁)冠军

在一次与朋友去匈牙利塔皮奥萨格(Tápióság)打鸟环的旅途中,我在旁边的山顶上看到了这些鹿。夕阳西下,我想到要拍摄一张反差极大的逆光照片。没有多少时间了,因为几分钟后所有的光线都消失了。鹿群成群结队地行走,但很快就分散开了。就在我以为错过了拍摄的最佳时机时,它们又重新聚集到一起了。

《The owls birch》摄影:Anton Trexler(德国)青年组(10-17岁)亚军.jpg

《The owls birch》摄影:Anton Trexler(德国)青年组(10-17岁)亚军

每天上学的路上,我总会经过这棵树。秋天的时候,一些长耳猫头鹰会在这里度过一天。很长时间以来,我都在放学后拍摄它们。有一天,只有一只猫头鹰完美地站在桦树上。垂直移动相机,在曝光过度的天空中形成白色线条,衬托出白桦树垂下的枝条,成为画面的一个元素。夕阳透过黄绿色的树叶在一些地方洒下金色的光芒。由于 "猫头鹰"及其树枝的颜色比树的其他部分要深,因此它们看起来并不模糊。

打 印】【关 闭】【顶 部
相关推荐
About us|关于本站|商业服务|广告洽淡|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商业街经中路124-136号二楼(开元广场对面)
Copyright © 2008-2024 shangtuf.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76-88808528   邮箱:shangtuf@163.com 
尚图坊国际摄影 版权所有 v3.19.0606 浙ICP备09002129号
特别申明:如未注明则文章来源于网络,小编对原作者深表敬意,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技术支持:乡巴佬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