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联系QQ

联系微信

公 众 号

新浪微博

本站快报
新闻资讯 - 赛事揭晓
2024年BigPicture自然世界摄影大赛揭晓
发布时间:2024-06-19  阅览数:803

        2024年BigPicture自然世界摄影大赛日前揭晓,来自西班牙的摄影师Jaime Rojo在本届赛事中脱颖而出,凭借作品《The Forest of the Monarchs》获得全场大奖及奖金5000美元。

        此外,共有七名摄影师夺得组别冠军,分别是:摄影师Hema Palan的作品《Beauty Of Thar Desert》获陆生野生动物组冠军;Franco Banfi的《Underwater Harmony And Chaos》获有翼生物组冠军;Geo Cloete凭借《In Celebration》获风光、水景和植物组冠军;Shane Gross的《Tadpole Migration》获水生生物组冠军;Kazuaki Koseki的《Stardust Forest》获自然艺术组冠军;摄影师Maddy Rifka的《Good Fire》获人类/自然组冠军;Peter Mather的《Ghosts of the North》获2024故事组-非同寻常的视角冠军,他们均将获得奖金1000美元。

        除以上获奖作品外,另有Arnfinn Johansen《Angel of the Arctic》、Neil Aldridge《Flight of the Night Hunter》、Takuya Ishiguro《Hunt》等36幅优秀作品获得入围奖。

        本赛事由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加州科学博物馆(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s)主办,鼓励来自世界各地的摄影师为摄影大赛贡献自己的作品,庆祝和展示地球上丰富多样的生命,并激励人们采取行动,通过图像的力量来思考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生存之道。同时,获奖作品将在加州科学博物馆这个世界上最负盛名的科学机构之一进行展出。设有陆生野生动物组、有翼生物组、风光组、水景和植物组、水生生物组、自然艺术组、人类/自然组、2024故事组-非同寻常的视角这七个组别。

获奖作品

Jaime Rojo(西班牙)《The Forest of the Monarchs》全场大奖+5000美元

陆生野生动物组

Hema Palan(印度)《Beauty Of Thar Desert》冠军

Deena Sveinsson(美国)《The Fast and the Furriest》入围奖

Radomir Jakubowski(德国)《King of the Mountains》入围奖

Larry Taylor(美国)《Quick Climb》入围奖

Jan Pokluda(捷克共和国)《Greetings From the Spiked Magician》入围奖

Jen Guyton(美国)《The Band》入围奖

Kathleen Borshanian(美国)《A Moment In The Sun》入围奖

有翼生物组

Franco Banfi(瑞士)《Underwater Harmony And Chaos》冠军

Baiju Patil(印度)《Wings of Fire》入围奖

Hira Punjabi(印度)《Do Not Disturb》入围奖

Arnfinn Johansen(挪威)《Angel of the Arctic》入围奖

Neil Aldridge(英国)《Flight of the Night Hunter》入围奖

Jaime Rojo(西班牙)《Streaming Monarchs》入围奖

Takuya Ishiguro(日本)《Hunt》入围奖

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Geo Cloete(南非)《In Celebration》冠军

Joshua Galicki(美国)《Autumn Cypress》入围奖

Francisco Negroni(智利)《The King of the Volcanoes》入围奖

Fressia Junqi Peng(美国)《Ocean Dance》入围奖

Georgina Steytler(澳大利亚)《Spidery Orchids》入围奖

Matjaz Krivic(斯洛文尼亚)《Lava’s Flow》入围奖

Thomas Vijayan(加拿大)《Foggy Day Afternoon》入围奖

水生生物组

Shane Gross(加拿大)《Tadpole Migration》冠军

Merche Llobera(西班牙)《How Many Dolphins Is Too Many?》入围奖

Luc Rooman(比利时)《Pike Place》入围奖

Scott Portelli(澳大利亚)《Bubble-Net Feeding》入围奖

Dennis Corpuz(菲律宾)《Parenthood》入围奖

Marco Gargiulo(意大利)《The Passenger》入围奖

Ashley Sykes(澳大利亚)《Baby’s Big Wave》入围奖

自然艺术组

Kazuaki Koseki(日本)《Stardust Forest》冠军

Matjaz Krivic(斯洛文尼亚)《Flamingos Over The Lagoon》入围奖

David Maitland(英国)《“Koi”》入围奖

Kat Zhou(美国)《Relentless Gaze》入围奖

Xiaodong Sun(中国)《Collective Camouflage》入围奖

Daisy Gilardini(加拿大)《Shadows》入围奖

Ashley Sykes(澳大利亚)《Shimmering Shallows Swarm》入围奖

人类/自然组

Maddy Rifka(美国)《Good Fire》冠军

Alvaro Herrero(墨西哥)《Hopeless》入围奖

Marcus Westberg(葡萄牙)《Captive》入围奖

Alessandro Giannachini(意大利)《Brutal Death》入围奖

Emmett Sparling(加拿大)《Naserian and the Ostrich Egg》入围奖

Marcus Westberg(葡萄牙)《Airborne》入围奖

Britta Jaschinski(英国)《Serious Crime, Forensic Expert》入围奖

2024故事组-非同寻常的视角

Peter Mather(加拿大)《Ghosts of the North》冠军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

以下是获奖作品欣赏:

《The Forest of the Monarchs》摄影:Jaime Rojo(西班牙)全场大奖+5000美元.jpg

《The Forest of the Monarchs》摄影:Jaime Rojo(西班牙)全场大奖+5000美元

《帝王森林》让人惊叹的现象:大片大片的帝王斑蝶(Danaus plexippus)成群结队地沉睡着,从加拿大和美国向墨西哥迁徙3000英里之后,它们无疑已经疲惫不堪。这些帝王斑蝶把保护区当成了自己的家,一直待到春天,在停留期间,它们休息、繁殖,并为返回的漫长旅程做准备。在这八个月的周期中,估计有五代这些美丽的蝴蝶出生和死亡。与图片中帝王斑蝶的巨大身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现实中,这样的景象在未来可能会变得非常罕见。这完全是由于气候变化、森林砍伐和杀虫剂暴露等现实因素造成的,其中包括帝王斑蝶产卵的唯一植物--乳草的全面消失。然而,一切并没有失去希望,美国和墨西哥的许多组织都在动员起来拯救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迁徙努力,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将这种行为归类为易危行为,而不是濒危行为。

《Beauty Of Thar Desert》摄影:Hema Palan(印度)陆生野生动物组 冠军.jpg

《Beauty Of Thar Desert》摄影:Hema Palan(印度)陆生野生动物组 冠军

《沙漠美人》一条亚非沙蛇(Psammophis schokari)依偎在塔尔沙漠濒临灭绝的灌木(Calligonum polygonoides)中。与它的名字相反,这种昼伏夜出的食肉动物很可能在灌木丛中休息过夜,它瘦小的棕色身体被灌木丛完美地伪装了起来。

《The Fast and the Furriest》摄影:Deena Sveinsson(美国)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jpg

《The Fast and the Furriest》摄影:Deena Sveinsson(美国)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

《速度与绒毛》这幅构图完美的作品凸显了摄影师对驼鹿(Alces alces)的看法,驼鹿是温顺的巨兽,有着嬉戏的精神,每只驼鹿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而不是刻板印象中危险而具有攻击性的动物。这一天,她发现三只小公牛驼鹿在玩耍嬉戏。该地区的大多数其他摄影师都在追逐体型更大、更成熟的公驼鹿,而她却花了几个小时专注于这些小驼鹿。当它们开始轻快地向水边走去时,她带着相机悄悄地跳进冰冷的水中,希望能拍到一个特殊的、不常见的视角:小公驼鹿在水中穿梭、嬉戏,看起来比现实中要大很多。

《King of the Mountains》摄影:Radomir Jakubowski(德国)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jpg

《King of the Mountains》摄影:Radomir Jakubowski(德国)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

《山中之王》100年前,难以捉摸的阿尔卑斯山山羊(Capra ibex)还濒临灭绝。现在,经过协调一致的保护努力,阿尔卑斯山山羊的数量已经从不到100只猛增到近30,000只,所有现存的阿尔卑斯山山羊都是来自意大利大天堂国家公园的同一种群。镜头的特殊性和拍摄对象的神秘性使这幅作品成为摄影界的一大壮举!

《Quick Climb》摄影:Larry Taylor(美国)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jpg

《Quick Climb》摄影:Larry Taylor(美国)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

《快速攀登》经过数小时的研究,这位摄影师捕捉终于到这只炫耀其天生敏捷性的美洲朱鼠(Mustela richardsonii)爬上崖壁裂缝的完美照片。这只美洲朱鼠正在追逐一只较高壁架上的木鼠,它迅速爬上悬崖,跳下悬崖试图捕捉,但又掉进了下面的雪地里。虽然它又重新开始,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Greetings From the Spiked Magician》摄影:Jan Pokluda(捷克共和国)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jpg

《Greetings From the Spiked Magician》摄影:Jan Pokluda(捷克共和国)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

《来自带刺的魔术师的问候》蟋蟀有很多名字,包括掠食性灌木蟋蟀和带刺的魔术师,萨迦小蟋蟀在接近猎物时挥舞前肢的急切而又令人愉悦的方式为它们赢得了很多别名。这还不是它们与众不同的地方,这些蟋蟀经常吃掉自己的幼崽,而且所有个体都是雌性,这意味着它们是无性繁殖。

《The Band》摄影:Jen Guyton(美国)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jpg

《The Band》摄影:Jen Guyton(美国)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

《乐队》四只斑鬣狗(Crocuta crocuta)来到当地的一个池塘边喝水,这是一张非常特别的照片。摄影师指出,鬣狗被广泛误解,这些凶猛、聪明的社会性动物应该得到我们更多的尊重。作为母系氏族的成员,它们不仅是顽强的猎手,而且在狩猎时表现出非凡的团队精神。

《A Moment In The Sun》摄影:Kathleen Borshanian(美国)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jpg

《A Moment In The Sun》摄影:Kathleen Borshanian(美国)陆生野生动物组 入围奖

《阳光下的瞬间》乍一看,这张照片似乎捕捉到了不可能的画面:一只狐狸幼崽水下坐着吗?实际上,这只狐狸正在悬崖边晒太阳,可能是在享受难得的阳光,也可能是在准备捕食在附近悬崖上筑巢的大型鸟群。这只特殊的幼狐是普里比洛夫岛北极狐(Vulpes lagopus pribilofensis),是普里比洛夫岛的特有动物,这些美丽的动物在这里受到联邦保护。

《Underwater Harmony And Chaos》摄影:Franco Banfi(瑞士)有翼生物组 冠军.jpg

《Underwater Harmony And Chaos》摄影:Franco Banfi(瑞士)有翼生物组 冠军

《水下的和谐与动荡》尽管体型几乎和信天翁一样大,翼展接近7英尺长,但北巨嘴鸟(Morus bassanus)却是出奇敏捷的潜水者。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它们那双令人惊叹的眼睛,这双眼睛不仅通常很锐利,而且在结构上也适应俯冲潜水。这一点再加上它们有力的叫声,使它们成为捕猎鱼类的能手。这些鸟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海上度过,它们可以潜入近72英尺深的海底觅食,从空中捕捉猎物,然后通过刺入式下潜将其捕获。摄影师将观察这些鸟类比作鱼雷,它们以接近 60 英里/小时的速度冲破苏格兰寒冷海域的水面,捕捉猎物。多亏了它们惊人的视力,它们才能做到不互相撞击。

《Wings of Fire》摄影:Baiju Patil(印度)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jpg

《Wings of Fire》摄影:Baiju Patil(印度)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

《浴火捕食》这些叉尾龙雀(Dicrurus adsimilis)在火焰中追逐一只昆虫的画面看似令人震惊,这种鸟类利用大火作为狩猎场事实上是很常见的。草燃烧时,昆虫从草丛中飞出,这时叉尾龙鸟就会行动。虽然它们以投机取巧的觅食策略著称,但令人惊讶的是,它们也会携带燃烧的树枝和树杈,以便在其他地方放火,引出更多的猎物!

《Do Not Disturb》摄影:Hira Punjabi(印度)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jpg

《Do Not Disturb》摄影:Hira Punjabi(印度)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

《请勿打扰》在玫瑰环鹦鹉(Psittacula krameri)的生平传记中,"攻击其他动物"是其中重要的一章。它们与其他动物相处得并不融洽,这只巨蜥(Varanus sp.)无疑可以证明这一点,它也活该受到英武的攻击!巨蜥以吃蛋著称,这只巨蜥很可能正要去小鹦鹉的窝里吃蛋,这才引发了鹦鹉的攻击。

《Angel of the Arctic》摄影:Arnfinn Johansen(挪威)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jpg

《Angel of the Arctic》摄影:Arnfinn Johansen(挪威)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

《北极天使》一只象牙鸥(Pagophila eburnea)从冰川壁上飘过。这些喜欢寒冷的鸟类可能是现存最稀有、但却最具摄影价值的鸟类,它们通常只出现在北极高纬度地区,不过在加利福尼亚南部也曾发现过它们的踪迹,令许多鸟类爱好者欣喜不已。由于它们生活在偏远地区,人们很难对其种群数量做出准确的判断,但气候变化导致的海冰减少据称是它们出生率下降的罪魁祸首。据估计,这些雄伟的鸟类目前仅存21000只,这也让这幅图作品更加美丽动人。

《Flight of the Night Hunter》摄影:Neil Aldridge(英国)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jpg

《Flight of the Night Hunter》摄影:Neil Aldridge(英国)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

《黑夜猎人的飞行》蝙蝠在树冠上翱翔的图片比较常见,但这张图片展示了小马蹄蝠(Rhinolophus hipposideros)独特的狩猎行为。它们以前是穴居物种,现在在老房子、教堂和谷仓里栖息,主要通过低空飞行捕猎,离地高度很少超过16英尺。作为英国蝙蝠摄影故事的一部分,摄影师非常小心地从蝙蝠猎物的视角拍摄了这张照片,使用了装有红色滤光镜的低照度闪光灯,以尽量减少对蝙蝠的干扰和不适。

《Streaming Monarchs》摄影:Jaime Rojo(西班牙)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jpg

《Streaming Monarchs》摄影:Jaime Rojo(西班牙)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

《密集的帝王斑蝶》这张图片拍摄于帝王斑蝶(Danaus plexippus)冬季周期末期一个特别温暖的日子,展示了一种名为的迁徙行为,蝴蝶朝同一方向飞行,从而产生类似溪流的效果。让开,Netflix!

《Hunt》摄影:Takuya Ishiguro(日本)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jpg

《Hunt》摄影:Takuya Ishiguro(日本)有翼生物组 入围奖

《捕》掘地蜂(Sphex 科)自豪地与猎物合影。它很可能抓着一只蚱蜢,这个物种以捕猎和在各种巢穴中囤积蚱蜢而闻名。这位摄影师以创造自己的镜头来捕捉这些生物的视角而闻名;他指出,我们身边无时无刻不存在着小昆虫,从它们的视角看事物,我们就能进入这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In Celebration》摄影:Geo Cloete(南非)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冠军.jpg

《In Celebration》摄影:Geo Cloete(南非)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冠军

《庆祝时刻》这是一位摄影师多年前拍摄的一幅作品,他一直希望突出潮汐和海浪在沙海葵(Bunodactis reynaudi)生活中扮演的角色。沙海葵原产于南非海岸,经常可以看到它们像这样聚集在一起,依靠潮汐和波浪作用带来的水源维持生计,并利用其强大的收缩括约肌抓住路过的食物。只有在有可能进食时,海葵才会张开嘴巴,展示它们美丽多姿的色彩,让它们栖息的珊瑚礁和潮池从平凡变得精致。对这位摄影师来说,这是对生命自然节奏的赞美。

《Autumn Cypress》摄影:Joshua Galicki(美国)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jpg

《Autumn Cypress》摄影:Joshua Galicki(美国)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

《秋柏》秋风吹拂着落羽杉(Taxodium distichum),一只大蓝鹭(Ardea herodias)在水边休息。这个池塘是自然形成的秃头柏树群最北端的家园,这些美丽的鸟儿常年生活在这里,繁衍生息。摄影师指出,当游客划船在这里游览时,苍鹭常常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但这次不会。日落之后,摄影师从皮划艇上拍下了这幅美景,他说自己静静地漂浮在这梦幻般的秋色中。

《The King of the Volcanoes》摄影:Francisco Negroni(智利)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jpg

《The King of the Volcanoes》摄影:Francisco Negroni(智利)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

《火山之王》比利亚里卡火山在闪电的袭击下喷发,它是智利最活跃的火山之一。这幅动人心魄的画面最终实现了摄影师的梦想。任何喷发的火山都可能产生火山闪电,这是火山灰产生静电的结果。虽然暴雨一般需要冰粒在云层中碰撞才能产生,但火山学家认为,超高温的火山羽流可能含有必要的水,有助于产生这些不可思议的闪电。

《Ocean Dance》摄影:Fressia Junqi Peng(美国)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jpg

《Ocean Dance》摄影:Fressia Junqi Peng(美国)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

《舞动深海》近距离观察海峡群岛沿岸的巨型海藻(Macrocystis pyrifera)林。在这里,海藻林经历了北方寒流和南方暖流的混合作用,有助于形成地球上最具活力和生产力的系统之一。这位摄影师是当地的一名潜水员,她希望通过拍摄新鲜的海藻,展现水下藻类在运动中舞蹈般的艺术魅力。尤其是在过度捕捞和海水变暖威胁到海藻脆弱的生态系统时,她希望这些图片能够鼓励人们保护和恢复加利福尼亚州和世界各地的巨型海藻林。

《Spidery Orchids》摄影:Georgina Steytler(澳大利亚)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jpg

《Spidery Orchids》摄影:Georgina Steytler(澳大利亚)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

《蜘蛛兰》在雨天的雾气中,细长的花瓣显得更加突出。这张图片清楚地展示了这些所谓的蜘蛛兰(菖蒲兰科)是如何得名的。它们是澳大利亚大陆上最大的兰花属的一部分,数量可能比真正的蜘蛛还要多--这对澳大利亚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Lava’s Flow》摄影:Matjaz Krivic(斯洛文尼亚)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jpg

《Lava’s Flow》摄影:Matjaz Krivic(斯洛文尼亚)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

《熔岩流》2021年,西班牙拉帕尔马岛的坎布雷维埃哈火山喷发,这是岛上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火山喷发。连续85天喷发的巨大熔岩流和不断落下的大量火山灰迫使 7000 人撤离,并摧毁了数以千计的房屋和建筑物。虽然这张令人心碎的图片展示了火山爆发造成的破坏,但在火山爆发途中留下的一棵孤树却象征着希望。

《Foggy Day Afternoon》摄影:Thomas Vijayan(加拿大)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jpg

《Foggy Day Afternoon》摄影:Thomas Vijayan(加拿大)风光、水景和植物组 入围奖

《雾蒙蒙的傍晚》纳米布沙漠是非洲南部唯一真正意义上的沙漠,因为它的年降雨量有限,每年只有区区 2-200 毫升。但令人惊讶的是,大雾对纳米比亚沙漠来说并不陌生,由于寒冷的本格拉洋流向北席卷,并与来自热带地区的暖流相遇,大雾经常出现。在这里,我们难得一见地看到大雾在沙丘中心形成龙卷风,而一只羚羊站在沙丘顶上。

《Tadpole Migration》摄影:Shane Gross(加拿大)水生生物组 冠军.jpg

《Tadpole Migration》摄影:Shane Gross(加拿大)水生生物组 冠军

《蝌蚪迁徙》这些西部蟾蜍(Anaxyrus boreas)蝌蚪每天都会从湖的最深处集体迁徙到阳光照耀的浅滩,以藻类为食。这位摄影师注意到,虽然这些蝌蚪在相对安全的深水区不太安全,但它们并不怯场,还允许他上前拍摄特写。(事实上,如果他一动不动,这些蝌蚪就会开始咬他的相机和皮肤)。

《How Many Dolphins Is Too Many》摄影:Merche Llobera(西班牙)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jpg

《How Many Dolphins Is Too Many》摄影:Merche Llobera(西班牙)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

《多少的海豚才叫多?》飞旋海豚(Stenella longirostris)最广为人知的是它们的空中飞行能力,但它们也会成群结队地旅行,有些是所谓的超级大群,数量多达数千只。虽然它们是地球上数量最多的海豚物种,在全球热带和亚热带水域发现了五种不同形态的海豚,同时捕捉到这么多这种不可思议的生物的照片却非常罕见。

《Pike Place》摄影:Luc Rooman(比利时)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jpg

《Pike Place》摄影:Luc Rooman(比利时)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

《我的地盘》这位摄影师证明,美可以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现,即使是在北方梭子鱼(Esox lucius)的外表。虽然这种鱼不太可能不太抢镜,但当它在红色睡莲中穿梭时,很难不被它近乎幻彩的绿色光泽所吸引。

《Bubble-Net Feeding》摄影:Scott Portelli(澳大利亚)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jpg

《Bubble-Net Feeding》摄影:Scott Portelli(澳大利亚)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

《气泡网捕食》这是一幅令人难以置信的座头鲸(Megaptera novaeangliae)进行气泡网捕食的航拍图片。气泡网捕食是一种需要大量合作和交流的社会协同行为,鲸鱼潜入猎物下方,领头的鲸鱼通常使用从喷气孔吹出的气泡来解除和捕获海面上的鱼类。其余的鲸鱼围住鱼群,所有鲸鱼呈螺旋状游动,将鱼群控制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这就是这里看到的令人着迷的画面。

《Parenthood》摄影:Dennis Corpuz(菲律宾)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jpg

《Parenthood》摄影:Dennis Corpuz(菲律宾)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

《为人父母》在电影之外,近距离观看小丑鱼哺育幼鱼是相当罕见的。番茄小丑鱼(Amphiprion frenatus)表现出许多独特的行为,主要是为幼鱼充气,这种行为通常由雄鱼完成,包括用嘴吮吸和扇动鱼卵。这种行为可以防止细菌或藻类在卵上生长,还可以将无法存活的卵转移到别处,因为这些卵很可能会腐烂并扩散到附近健康的卵上。这张图片还显示了小丑鱼与海葵(海葵目)之间的共生关系。番茄小丑鱼天生对海葵毒液有抵抗力,它们将卵产在海葵附近,以寻求庇护和保护,而作为回报,小丑鱼鲜艳的外表也会为其宿主吸引食物。

《The Passenger》摄影:Marco Gargiulo(意大利)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jpg

《The Passenger》摄影:Marco Gargiulo(意大利)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

《顺风车》在白雪皑皑的维苏威火山的注视下,一条岸边的鱼似乎搭上了磷光水母(Pelagia noctyluca)的顺风车,也许它会成为水母的下一顿美餐。虽然降雪似乎与火山的概念背道而驰,但气温下降到足以让维苏威火山降雪的情况并不少见。

《Baby’s Big Wave》摄影:Ashley Sykes(澳大利亚)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jpg

《Baby’s Big Wave》摄影:Ashley Sykes(澳大利亚)水生生物组 入围奖

《一鸣惊人》一头座头鲸幼鲸(Megaptera novaeangliae)在澳大利亚海岸附近破壳而出,全世界近一半的座头鲸每年都会从南极洲迁徙到澳大利亚。这样一张冲撞的航拍图片令人印象深刻,尤其是因为它可以清晰地看到这头鲸鱼的栉水母群。这些粘乎乎的甲壳类动物常常被误认为藤壶,它们也被称为鲸虱(Cyamidae 科),每头座头鲸都有自己独特的种类。 

《Stardust Forest》摄影:Kazuaki Koseki(日本)自然艺术组 冠军.jpg

《Stardust Forest》摄影:Kazuaki Koseki(日本)自然艺术组 冠军

《星宿森林》每年夏天,成百上千的游客来到日本,目睹姬萤火虫的迷人光彩。这些日本萤火虫(Luciola parvula)是日本的特有物种,尽管它们的家族成员遍布亚洲、非洲和欧洲。这位摄影师对这些萤火虫的生态环境进行了多年的研究,包括追踪它们的活动轨迹,然后开始通过一系列长时间的相机曝光来捕捉它们令人难以置信的光芒,最终拍摄出了这张神奇的图片。

《Flamingos Over The Lagoon》摄影:Matjaz Krivic(斯洛文尼亚)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jpg

《Flamingos Over The Lagoon》摄影:Matjaz Krivic(斯洛文尼亚)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

《泻湖上空的火烈鸟》这位摄影师在对一个锂矿开采进行报道,在一个湖边停下来吃午饭。当他看到数百只安第斯火烈鸟(Phoenicoparrus andinus)在湿地中穿行的场景时,他忘记了饥饿,拿起摄影器材,开始拍摄这群飞过的火烈鸟。

《“Koi”》摄影:David Maitland(英国)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jpg

《“Koi”》摄影:David Maitland(英国)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

与其他地方的自然景观相呼应,这张图片看起来更像是锦鲤池中游动的鲤鱼,而不是翅膀鳞片的特写。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是一张在紫外线(UV)下拍摄的朱砂蛾(Tyria jacobaeaeae)翅膀的图像--紫外线只使红色鳞片发出荧光,并将62张图像叠加在一起,形成了一张令人惊叹的照片。

《Relentless Gaze》摄影:Kat Zhou(美国)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jpg

《Relentless Gaze》摄影:Kat Zhou(美国)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

《凝》在巴哈马潜水时,这位摄影师手头只有一个微距镜头,迫使摄影师从另一个角度考虑拍摄对象。但她并不气馁,她发现这一挑战让她观察到了不同寻常的细节,最引人注目的是附近的一条护士鲨(Ginglymostoma cirratum),并捕捉到了它眼睛周围令人着迷的图案。

《Collective Camouflage》摄影:Xiaodong Sun(中国)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jpg

《Collective Camouflage》摄影:Xiaodong Sun(中国)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

《集体伪装》一群帐篷蛾毛虫(Lasiocampidae 科)聚集在一起,把自己伪装成树皮,试图不让天敌发现。您能数出多少只?

《Shadows》摄影:Daisy Gilardini(加拿大)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jpg

《Shadows》摄影:Daisy Gilardini(加拿大)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

《影》一张航拍照片从一个全新的角度展示了帝企鹅(Aptenodytes patagonicus),它们的影子在雪地上格外显眼。这位摄影师承认,有些人可能会对无人机的使用产生不良反应;但她认为,如果使用得当,无人机可以让摄影师拍摄到以前只能使用昂贵、不环保的直升机和飞机才能拍摄到的图像。通过在遵守政府规定和尊重野生动物的前提下使用无人机,她能够拍摄出像这样意想不到的图片,而不会对环境造成影响。

《Shimmering Shallows Swarm》摄影:Ashley Sykes(澳大利亚)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jpg

《Shimmering Shallows Swarm》摄影:Ashley Sykes(澳大利亚)自然艺术组 入围奖

《波光粼粼的浅滩鱼群》澳大利亚鲑鱼(Arripis trutta)在鱼饵球中扭动时闪闪发光。这位摄影师在海岸线的浅水区寻找野生动物时,发现了这一大团鲑鱼,它们正在东海岸的浅水区寻求庇护。有趣的是,虽然它们被称为鲑鱼,其种名也包括鳟鱼(trutta),但它们与鳟鱼和鲑鱼都没有关系,而是属于一种名为Arripis的单独的海洋鱼类属,而Arripis是一种类似鲈鱼的鱼类!

《Good Fire》摄影:Maddy Rifka(美国)人类自然组 冠军.jpg

《Good Fire》摄影:Maddy Rifka(美国)人类自然组 冠军

《向善之火》我们一看到野火和加利福尼亚这两个词,就会立刻想到破坏。在许多情况下,确实如此,但火本身是一种新生力量,是北美地貌的塑造力量--一种向善的力量。直到20世纪,雷击确保了持续的自然燃烧,而土著社区则用有意的火来管理土地。由于联邦的防火限制,克拉玛斯河沿岸的土著社区(包括尤洛克部落、卡鲁克部落和胡帕部落)像他们的祖先一样用火的能力受到了限制,为我们今天看到的严重的破坏性野火森林埋下了隐患。慢慢地,他们正在重新获得用火的权利,如图所示,胡帕山谷部落成员史蒂文-赛兹(Steven Saiz)与文化用火管理委员会一起促进了一次文化用火。这些焚烧活动不仅促进了文化复兴,还促进了生态环境,因为这些焚烧活动为森林的健康注入了活力,从植被到动物都是如此。

《Hopeless》摄影:Alvaro Herrero(墨西哥)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jpg

《Hopeless》摄影:Alvaro Herrero(墨西哥)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

《绝望》这是一幅令人难以接受的画面:一头雄伟的座头鲸(Megaptera novaeangliae)在被绳索和浮标缠住的情况下艰难地游动着,它的尾巴完全失去了作用。由于尾巴受损,毫无疑问,这条鲸鱼正遭受着巨大的痛苦,它将无法从伤痛中存活下来。摄影师认为这幅悲惨的画面隐喻了我们给海洋及其居民带来的痛苦和破坏,并希望观众能够反思人类在这头鲸鱼的命运中所扮演的角色。

《Captive》摄影:Marcus Westberg(葡萄牙)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jpg

《Captive》摄影:Marcus Westberg(葡萄牙)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

《圈养》繁殖救助中心这样的概念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在现实中却要复杂得多。这位摄影师不愿透露具体地点,他应世界自然基金会的邀请参观了中国的大熊猫(Ailuropoda melanoleuca)救护和繁育中心,在那里他发现许多大熊猫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小笼子里。他强调,这是空间问题,而不是缺乏对大熊猫的关爱,因此他对公布这些图片感到矛盾。他解释说,尽管动物们的生活条件不是很好,但在那里工作的人都希望动物们能得到最好的照顾。最终,他认为有必要揭露这些做法,并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圈养野生动物是否真的符合它们的最大利益。

《Brutal Death》摄影:Alessandro Giannachini(意大利)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jpg

《Brutal Death》摄影:Alessandro Giannachini(意大利)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

《缠》这位摄影师在 Serra Torrent 拍摄鳟鱼时,遇到了悲惨的一幕。一只戴冠乌鸦(Corvus cornix)被废弃的渔网缠住,挣扎着想要挣脱。摄影师希望通过发表这张令人心碎的图片,让观众更加了解污染对环境的影响,并更加小心地与自然相处。

《Naserian and the Ostrich Egg》摄影:Emmett Sparling(加拿大)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jpg

《Naserian and the Ostrich Egg》摄影:Emmett Sparling(加拿大)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

《Naserian与鸵鸟蛋》难得的发现 图中的纳赛里安在蓝色时刻自信地将一枚罕见的废弃鸵鸟蛋捧在手中。摄影师指出,Naserian 是马赛族的一名战士和杰出的向导,她为马赛族的女性铺平了道路,让她们能够站起来反抗传统的男性信仰,开辟新的道路。在他看来,Naserian 与鸡蛋的这一形象代表着希望,为马赛妇女的后代提供了动力,她们将以 Naserian 为榜样,追随她的脚步。

《Airborne》摄影:Marcus Westberg(葡萄牙)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jpg

《Airborne》摄影:Marcus Westberg(葡萄牙)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

《空降》为了确保遗传多样性,最大限度地减少人类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冲突,往往需要在非洲不同的保护区之间移动野生动物。人们可能不会想到,这种转移非洲丛林象(Loxodonta africana)的方法会很有效;但摄影师指出,这种运输方法极其复杂,协调性极高,而且能够近距离记录。

《Serious Crime, Forensic Expert》摄影:Britta Jaschinski(英国)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jpg

《Serious Crime, Forensic Expert》摄影:Britta Jaschinski(英国)人类自然组 入围奖

《重罪、法医专家》在希思罗机场,一名伦敦警察厅重案法医专家正在从非洲象(Loxodonta 属)的象牙上提取指纹。这些调查人员没收的走私野生动物物种和产品的数量越来越多,仅2023年10月就没收了数千件。据世界自然基金会估计,平均每天有40头非洲象因象牙而被杀害,这使得指纹识别工作成为追踪非法象牙贸易走私者的执法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虽然很难,但这位摄影师已经与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边境部队小组建立了关系,他们邀请她记录调查和随后的法医检测,包括这种新开发的使用白色磁性粉末显示旧指纹的技术。

《Ghosts of the North》摄影:Peter Mather(加拿大)2024故事组-非同寻常的视角 冠军.jpg

《Ghosts of the North》摄影:Peter Mather(加拿大)2024故事组-非同寻常的视角 冠军

《北境之魂》北部的生态系统很像沙漠,风景如画,具有顽强的生命力,但由于气候变化和工业化的影响,这些生态系统也在不断变化。由于野生动物数量稀少,栖息在这些地区的动物就像幽灵一样,很少被人看到或听到。通过使用相机陷阱和长时间曝光,我们可以看到熊、驯鹿、北极狐和狼等稀有动物在冰天雪地中的罕见影像。尽管这些都是昙花一现的瞬间即逝的画面,但我们却能感受到这些动物不仅仅是雪地上的幽灵,它们是充满个性和目的的野生动物。

打 印】【关 闭】【顶 部
相关推荐
About us|关于本站|商业服务|广告洽淡|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商业街经中路124-136号二楼(开元广场对面)
Copyright © 2008-2024 shangtuf.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76-88808528   邮箱:shangtuf@163.com 
尚图坊国际摄影 版权所有 v3.19.0606 浙ICP备09002129号
特别申明:如未注明则文章来源于网络,小编对原作者深表敬意,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技术支持:乡巴佬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