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

联系QQ

联系微信

公 众 号

新浪微博

本站快报
新闻资讯 - 赛事揭晓
2022第八届锡耶纳国际摄影展揭晓,尚图坊共获5个奖项,摄影师朱启源获第二名
发布时间:2022-12-01  阅览数:836

        2022第八届锡耶纳国际摄影展日前揭晓,尚图坊共获得5个奖项,其中摄影师朱启源获得第二名。

        2022第八届锡耶纳国际摄影展日前揭晓,经过层层筛选和评审,来自希腊的摄影师Konstantinos Tsakalidis在本届赛事中脱颖而出,凭借作品《Woman from Evia》夺得全场大奖,获得年度摄影师奖,成绩斐然。

        除上述大奖外,另有三十三幅优秀作品获得本届大赛的第一、二、三名。摄影师Raffael Gunawan凭借《Kiss Me》获青年摄影师组第一名,中国摄影师朱启源的《禁锢》获该组第二名以及Vladislav Shapovalov的《Strength》获第三名。旅游&冒险组中,Rahat Bin Mustafiz凭作品《Work》获第一名,Morten G?svand的《The Couple Is Struggling to Find a Stop》获第二名,Marcus Westberg的作品《Surprise Visit》获第三名。自然组中,Nadine Galandi的《Way to Hell》获第一名,Roberto Marchegiani的《Savannah Burning》与Aya Okawa的《Lonely Island Sunrise》分别获第二名和第三名。摄影师Muhammad Almasri的《Joker Smile》获建筑&城市空间组第一名,Ibrahim Nabeel Salah的《Elevator》获第二名以及Giulio Casti的《Detachment》获第三名。

        此外在街头组中,Michael Kowalczyk的《Smokey Coat》获第一名,Barry Talis的《JERUSALEM 2018》获第二名,Jonathan Jasberg的《Back to Birqash》获第三名。Dan Winters的《Angelina Jolie and Bees Number 1》获人物&肖像组第一名,Ahmed El Hanjoul的《This Is My Eye》与K.deniz Kalayci的《Hug》分获第二、三名。摄影师Amos Nachoum的《Mother, Tender Love》、Ingo Arndt的《Puma Hunting Guanaco》、Igor Altuna的《Last Hug》分别获野生动物组一、二、三名。Jonne Roriz的《Finding Nemo》获运动组第一名,Ian Macnicol的《Caeleb Dressel》和Bradley Kanaris的《Try》分获第二名和第三名。

        另有新闻摄影&记录摄影组中,Fabrizio Maffei的《High Hopes》获第一名,Ohad Zwigenberg的《Israeli Palestinians》获第二名,Jan Grarup的《Maicao Police Detention Cell》获第三名。水下生物组中,Francisco Javier Murcia Requena的《I Go Flying, I Come Flying》获第一名,Nick Polanszky的《Hunting California Sea Lion》获第二名,Tom Shlesinger的《Goliath in Lilliput》获得第三名。故事汇组中,Peter Mather的《Urban and Wild》获得第一名,Alessio Mamo的《Uncovering Iraq》获得第二名,Dan Balilty《Ultra Orthodox Pandemic》获得第三名。

        除以上获奖作品外,共有五幅由尚图坊制作并选送的优秀作品突出重围,其中摄影师朱启源表现非凡,凭借作品《禁锢》获青年摄影师组第二名,成绩优异。另有四幅作品获得本届大赛的优秀奖和勋带奖,他们分别是:摄影师周敬棋的《路过的少年》及戚伟民的《绿海冲浪》分别获青年摄影师组优秀奖和旅游&冒险组优秀奖,洪高潮的《寻觅》及 《灯火如初》分别获 自然组勋带奖和建筑&城市空间组勋带奖。

        锡耶纳国际摄影奖(Siena International Photo Awards,SIPA)由锡耶纳旅行艺术摄影中心主办,是对全球摄影师开放的摄影赛事,职业摄影师与业余摄影师均可参与。设有新闻摄影/记录摄影组、旅游&冒险组、人物和肖像组、自然组、野生动物组、建筑&城市空间组、运动组、街头组、水下生物组、故事汇组这十个组别。

获奖作品

Konstantinos Tsakalidis(希腊)《Woman from Evia》年度摄影师奖

青年摄影师组

Raffael Gunawan(印度尼西亚)《Kiss Me》第一名

朱启源(中国)《禁锢-Confine》第二名

Vladislav Shapovalov(俄罗斯)《Strength》第三名

周敬棋(中国)《路过的少年-Passer-by》优秀奖

旅游&冒险组

Rahat Bin Mustafiz(孟加拉国)《Work》第一名

Morten G?svand(挪威)《The Couple Is Struggling to Find a Stop》第二名

Marcus Westberg(瑞典)《Surprise Visit》第三名

戚伟民(中国)《绿海冲浪-Green Sea Surfing》优秀奖

自然组

Nadine Galandi(德国)《Way to Hell》第一名

Roberto Marchegiani(意大利)《Savannah Burning》第二名

Aya Okawa(美国)《Lonely Island Sunrise》第三名

洪高潮(中国)《寻觅-Foraging》勋带奖

建筑&城市空间组

Muhammad Almasri(乔丹)《Joker Smile》第一名

Ibrahim Nabeel Salah(乔丹)《Elevator》第二名

Giulio Casti(意大利)《Detachment》第三名

洪高潮(中国)《灯火如初-Evening lights are lit as before》勋带奖

街头组

Michael Kowalczyk(德国)《Smokey Coat》第一名

Barry Talis(以色列)《JERUSALEM 2018》第二名

Jonathan Jasberg (美国)《Back to Birqash》第三名

人物&肖像组

Dan Winters(美国)《Angelina Jolie and Bees Number 1》第一名

Ahmed El Hanjoul(德国)《This Is My Eye》第二名

K.deniz Kalayci(土耳其)《Hug》第三名

野生动物组

Amos Nachoum(美国)《Mother, Tender Love》第一名

Ingo Arndt(德国)《Puma Hunting Guanaco》第二名

Igor Altuna(西班牙)《Last Hug》第三名

运动组

Jonne Roriz(巴西)《Finding Nemo》第一名

Ian Macnicol(英国)《Caeleb Dressel》第二名

Bradley Kanaris(澳大利亚)《Try》第三名

新闻摄影&记录摄影组

Fabrizio Maffei(意大利)《High Hopes》第一名

Ohad Zwigenberg(以色列)《Israeli Palestinians》第二名

Jan Grarup(丹麦)《Maicao Police Detention Cell》第三名

水下生物组

Francisco Javier Murcia Requena(西班牙)《I Go Flying, I Come Flying》第一名

Nick Polanszky(澳大利亚)《Hunting California Sea Lion》第二名

Tom Shlesinger(以色列)《Goliath in Lilliput》第三名

故事汇组

Peter Mather(加拿大)《Urban and Wild》第一名

Alessio Mamo(意大利)《Uncovering Iraq》第二名

Dan Balilty(美国)《Ultra Orthodox Pandemic》第三名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

以下是获奖作品赏析:

《Woman from Evia》摄影:Konstantinos Tsakalidis(希腊) 年度摄影师奖

康斯坦丁斯·察卡利迪斯1986年出生于希腊塞雷斯。他毕业于塞萨洛尼基技术教育学院信息学系和刻板印象摄影学院。他是一名驻希腊塞萨洛尼基的自由摄影记者。

他记录了2013年以来与希腊危机相关的问题,以及2015年希腊救助公投。2015-2016年,他记录了数千名难民从爱琴海东部岛屿通过巴尔干国家前往中欧的路线,以及他们在希腊-北马其顿边境的伊多梅尼临时营地的生活。2021 8月,他被彭博新闻社指派报道雅典和埃维亚岛的野火。凭借在埃维亚野火中拍摄的照片,他被公认为2022年世界新闻摄影大赛欧洲地区单打冠军和第79届POYi现场新闻第二名决赛选手。

Tsakalidis目前是希腊集体摄影机构SOOC Images的联合创始人和成员。自2013年以来,他还在希腊北部担任彭博新闻社的撰稿人,报道突发新闻、社会和政治问题,重点关注希腊、东欧和土耳其。

2‘’.jpg

《Kiss Me》摄影:Raffael Gunawan(印度尼西亚)青年摄影组 第一名

一个表情悲伤、嘴唇涂有口红的女孩是一次拍照的模特。一只好奇的小鸟的到来,彻底改变了照片的概念。她的彩色嘴唇吸引了一个蜘蛛猎人,在飞行中永生。

3《禁锢-Confine》摄影:朱启源(中国)青年摄影组 第二名.jpg

《禁锢-Confine》摄影:朱启源(中国)青年摄影组 第二名

一个人正准备爬楼梯:她被楼梯包围着,仿佛这是一道无法跨越的边界。这部作品反映了人类在宇宙中的尴尬处境。我们总是想象鱼缸里的鱼在想什么,却不知道我们人类可能真的生活在一个更大的鱼缸里。

4《Strength》摄影:Vladislav Shapovalov(俄罗斯)青年摄影组 第三名.jpg

《Strength》摄影:Vladislav Shapovalov(俄罗斯)青年摄影组 第三名

这项工作代表了俄罗斯政治活跃的严酷和危险的一面。人们反对腐败、当局的任意性、不公平选举和非法定罪。警方逮捕了许多和平抗议者,甚至是旁观者,经常使用极端暴力。

5《Work》摄影:Rahat Bin Mustafiz(孟加拉国)旅游&冒险组 第一名.jpg

《Work》摄影:Rahat Bin Mustafiz(孟加拉国)旅游&冒险组 第一名

Nagarbari Ghat是该国最繁忙的河港之一。化肥、粮食、煤炭和水泥的进口商使用这条路线方便运输。通常,工人整天在这里工作,从船上卸下产品。他们背着行李,每天结束时每包都会得到报酬。

6《The Couple Is Struggling to Find a Stop》摄影:Morten Gåsvand(挪威)旅游&冒险组 第二名.jpg

《The Couple Is Struggling to Find a Stop》摄影:Morten Gåsvand(挪威)旅游&冒险组 第二名

寒冷的冬天在基希讷乌是众所周知的。如果公交车上没有暖气,就很难看到外面的任何东西并在正确的站点下车。这张照片是在主要街道Stefan cel Mare拍摄的,那里通常交通非常繁忙。

7《Surprise Visit》摄影:Marcus Westberg(瑞典)旅游&冒险组 第三名.jpg

《Surprise Visit》摄影:Marcus Westberg(瑞典)旅游&冒险组 第三名

一只领地雄性河马突然从Chobe河中出现。在20秒前第一次出现后,乔贝公主向导帕特里克明智地决定将小船掉头离开该地区,但河马还是追了上去。

8《Way to Hell》摄影:Nadine Galandi(德国)自然组 第一名.jpg

《Way to Hell》摄影:Nadine Galandi(德国)自然组 第一名

冰与火之地西部的一排小火山口。一条熔岩河引导着观者的视线,而浓烟则高高地升入天空。看到火山爆发,听到并闻到它,感受到皮肤上难以置信的热量,这是一种独特的体验。

9《Savannah Burning》摄影:Roberto Marchegiani(意大利)自然组 第二名.jpg

《Savannah Burning》摄影:Roberto Marchegiani(意大利)自然组 第二名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烧毁了萨凡纳河的大部分地区,护林员无法控制火势。大火持续了三天,把整个山头烧成灰烬。幸运的是,树木没有受到火焰的影响。

10《Lonely Island Sunrise》摄影:Aya Okawa(美国)自然组 第三名.jpg

《Lonely Island Sunrise》摄影:Aya Okawa(美国)自然组 第三名

日出之后,世界醒来之前,孤岛上的清晨平静。只有摄影师和一只孤独的苍鹭在岛边钓鱼,享受这一时刻。

11《Joker Smile》摄影:Muhammad Almasri(乔丹)建筑&城市空间组 第一名.jpg

《Joker Smile》摄影:Muhammad Almasri(乔丹)建筑&城市空间组 第一名

据说建筑物是没有生命的主体。然而,作为一名建筑摄影师,作者认为恰恰相反。这张图片的标题讲述了一个不同的故事:一座带有微笑屋顶的波点建筑。月亮完成了这个砖小丑的脸。

12《Elevator》摄影:Ibrahim Nabeel Salah(乔丹)建筑&城市空间组 第二名.jpg

《Elevator》摄影:Ibrahim Nabeel Salah(乔丹)建筑&城市空间组 第二名

这张照片拍摄于曼哈顿的一条街道,产生了令人惊叹的视觉错觉。四边完美的几何结构给人一种坐在电梯上的感觉:我们不知道电梯往哪走,但我们感觉自己被提升了,即使我们仍然站在地上!

13《Detachment》摄影:Giulio Casti(意大利)建筑&城市空间组 第三名.jpg

《Detachment》摄影:Giulio Casti(意大利)建筑&城市空间组 第三名

图为省农业联合会筒仓的拆除。建于20世纪70年代,用于储存小麦。一旦筒仓变得不适合使用,为了保护该建筑作为工业考古资产,曾尝试对其进行重新开发,但未能成功。

14《Smokey Coat》摄影:Michael Kowalczyk(德国)街头组 第一名.jpg

《Smokey Coat》摄影:Michael Kowalczyk(德国)街头组 第一名

一位绅士打扮得像从前的侦探,穿过从东37街下升起的地下蒸汽云。在背景中,摩天大楼和古建筑完成了这幅画面。

15《JERUSALEM 2018》摄影:Barry Talis(以色列)街头组 第二名.jpg

《JERUSALEM 2018》摄影:Barry Talis(以色列)街头组 第二名

巴里·塔利斯出生于摩尔多瓦本德尔,目前居住在以色列特拉维夫。

我擅长使用闪光灯拍摄纪实风格的照片,从事各种项目,主要涉及正统宗教街道。作为一名专业的纪录片视频编辑,我在拍摄街头摄影时考虑到了取景,以及对人类处境和行为的直观理解。

巴里是国际摄影团体Burn My Eye的成员。

16《Back to Birqash》摄影:Jonathan Jasberg(美国)街头组 第三名.jpg

《Back to Birqash》摄影:Jonathan Jasberg(美国)街头组 第三名

在Birqash小镇,三名商人从卡车上卸下一头骆驼。上午,他们将在每周集市上买卖骆驼。工作日刚刚开始。

17《Angelina Jolie and Bees Number 1》摄影:Dan Winters(美国)人物&肖像组 第一名.jpg

《Angelina Jolie and Bees Number 1》摄影:Dan Winters(美国)人物&肖像组 第一名

这幅肖像是为Natgeo拍摄的,目的是为了在世界蜜蜂日宣传安吉丽娜的“蜜蜂女性”倡议。片场的每个人都必须穿上全套蜜蜂服。实际的蜂王信息素被应用在安吉丽娜身上,使蜜蜂聚集在那里。安吉丽娜一动不动地站了18分钟,没有被刺痛。

18《This Is My Eye》摄影:Ahmed El Hanjoul(德国)人物&肖像组 第二名.jpg

《This Is My Eye》摄影:Ahmed El Hanjoul(德国)人物&肖像组 第二名

一位70岁的女性,性格开朗,热爱种地和饲养宠物,尤其是家禽。她那布满皱纹的脸和双手,显然是工作生活中的磨损,并没有掩饰她充满希望的笑容。她用这样一种方式带着她的母鸡,它变成了她的一部分:通过她的眼睛,一切都是美丽的。

19《Hug》摄影:K.deniz Kalayci(土耳其)人物&肖像组 第三名.jpg

《Hug》摄影:K.deniz Kalayci(土耳其)人物&肖像组 第三名

新冠肺炎改变了我们的生活:面具和社交距离规则的到来,禁止我们见到亲人。照片中的祖母正在寻找再次见到孙子的方式,在花园里安装了尼龙窗帘,并与他们团聚。他们紧紧拥抱了几分钟。

20《Mother, Tender Love》摄影:Amos Nachoum(美国)野生动物组 第一名.jpg

《Mother, Tender Love》摄影:Amos Nachoum(美国)野生动物组 第一名

尤其是熊妈妈,非常照顾幼崽。今天,由于气候变化,熊不得不长途跋涉觅食和生存。有时,在寻找下一个狩猎区域时,母亲必须将幼崽放在身边。

21《Puma Hunting Guanaco》摄影:Ingo Arndt(德国)野生动物组 第二名.jpg

《Puma Hunting Guanaco》摄影:Ingo Arndt(德国)野生动物组 第二名

一只雌性美洲狮正在猎捕一只成年雄性美洲狮。两只动物站在中间;壁炉架与背景融为一体,尽管肌肉发达的身体创造了一种舞蹈,给镜头带来节奏,让主角们脱颖而出。这张照片是为期7个月的纪录片项目的一部分。

22《Last Hug》摄影:Igor Altuna(西班牙)野生动物组 第三名.jpg

《Last Hug》摄影:Igor Altuna(西班牙)野生动物组 第三名

这只名叫奥林巴(Olimba)的豹子刚刚杀死了狒狒宝宝的母亲,狒狒宝宝一直紧紧抓住妈妈的身体,就像最后一次拥抱一样。奥林巴把妈妈和小狒狒送到幼崽身边,喂它。狒狒试图逃跑,但没有成功。

23《Finding Nemo》摄影:Jonne Roriz(巴西)运动组 第一名.jpg

《Finding Nemo》摄影:Jonne Roriz(巴西)运动组 第一名

巴西奥运会金牌游泳运动员安娜·马切拉·库尼亚在Odaiba海洋公园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女子10公里马拉松游泳决赛。一条小鱼从水中溅出,从运动员的划水中向后退去。

24《Caeleb Dressel》摄影:Ian Macnicol(英国)运动组 第二名.jpg

《Caeleb Dressel》摄影:Ian Macnicol(英国)运动组 第二名

在东京游泳中心举行的男子100米蝶泳决赛中,美国队的卡莱布·德雷塞尔在比赛中获胜。水像地幔一样包裹着他的身体,产生了一种有趣的光学效果。他的头朝下向前,象征着运动员的坚强决心。

25《Try》摄影:Bradley Kanaris(澳大利亚)运动组 第三名.jpg

《Try》摄影:Bradley Kanaris(澳大利亚)运动组 第三名

马龙橄榄球队的瓦伦丁·霍姆斯在起源国橄榄球联赛系列赛第三场比赛中得分。这场比赛是在昆士兰马龙队和新南威尔士蓝调队之间进行的,这两支球队以球衣的颜色命名。

26《High Hopes》摄影:Fabrizio Maffei(意大利)新闻摄影&记录摄影组 第一名.jpg

《High Hopes》摄影:Fabrizio Maffei(意大利)新闻摄影&记录摄影组 第一名

即使在2020年,当我们都在与新冠病毒作斗争时,世界也没有停止:人们继续逃离战争和贫困,寻找更好的未来,并将生命置于危险之中。在地中海,即使是在希望的带领下的救援人员也没有停下脚步。

27《Israeli Palestinians》摄影:Ohad Zwigenberg(以色列)新闻摄影&记录摄影组 第二名.jpg

《Israeli Palestinians》摄影:Ohad Zwigenberg(以色列)新闻摄影&记录摄影组 第二名

一名以色列警察站在中央,手枪指向一名巴勒斯坦男子。旁边是一名遭到巴勒斯坦抗议者袭击的犹太司机。以色列警方已经多次与后者发生冲突:这将这座有争议的城市推向了爆发的边缘。

28《Maicao Police Detention Cell》摄影:Jan Grarup(丹麦)新闻摄影&记录摄影组 第三名.jpg

《Maicao Police Detention Cell》摄影:Jan Grarup(丹麦)新闻摄影&记录摄影组 第三名

在哥伦比亚边境城市迈考的警察局,60多名被判刑的囚犯住在一间不超过50平方米的拘留室里。哥伦比亚的监狱人满为患;因此,即使是当地的警察局也被判处终身监禁。他们很少被释放出牢房。

29《I Go Flying, I Come Flying》摄影:Francisco Javier Murcia Requena(西班牙)水下生物组 第一名.jpg

《I Go Flying, I Come Flying》摄影:Francisco Javier Murcia Requena(西班牙)水下生物组 第一名

在幼年海马的这一阶段,它们通常会用尾巴抓住任何漂浮的物体。有时它们会抓住一片海草、海草或塑料片游泳。这一次,年轻的海马用海鸥的羽毛移动。

30《Hunting California Sea Lion》摄影:Nick Polanszky(澳大利亚)水下生物组 第二名.jpg

《Hunting California Sea Lion》摄影:Nick Polanszky(澳大利亚)水下生物组 第二名

捕获沙丁鱼对海狮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它们受到学校里庞大数量的保护。海狮将不得不几次潜入学校,希望将其中一只与其他的分开,这样他就可以专注于自己的目标,并追捕到唯一的沙丁鱼。

31《Goliath in Lilliput》摄影:Tom Shlesinger(以色列)水下生物组 第三名.jpg

《Goliath in Lilliput》摄影:Tom Shlesinger(以色列)水下生物组 第三名

几十年前,由于大西洋巨人石斑鱼的数量严重下降,美国佛罗里达州禁止捕杀该物种。在照片中,这条巨大的石斑鱼看起来像是从小鱼群中“脱颖而出”。使用慢快门速度会产生运动模糊。

《Urban and Wild》摄影:Peter Mather(加拿大)故事汇组 第一名.jpg

《Urban and Wild》摄影:Peter Mather(加拿大)故事汇组 第一名

以狡猾的智慧而闻名的赤狐,以惊人的成功适应了人类世界,它们被设计成栖息在绿地和城市生活的边界地带。他们正在迅速进化,以适应新的世界。这可以在加拿大北部的荒野城市怀特霍斯看到,在那里,狐狸找到了跨越我们新的城市和荒野世界的理想社区。在城市里,由于食物丰富,狐狸的密度非常高,但由于生活在以道路和汽车为主的城市空间中的危险,它们的寿命缩短了。

《Uncovering Iraq》摄影:Alessio Mamo(意大利)故事汇组 第二名.jpg

《Uncovering Iraq》摄影:Alessio Mamo(意大利)故事汇组 第二名

据估计,伊拉克的失踪人数在25万至100万之间,是一个国家中失踪人数最多的国家。伊拉克失踪者是40多年来侵犯人权、独裁、战争、种族灭绝和恐怖主义的受害者。在过去的十三年中,Mass Graves部门和法律医学团队一直在伊拉克各地旅行。他们的旅程是有史以来最痛苦和最具挑战性的任务:指导他们的团队挖掘乱葬坑和挖掘尸体遗骸。不知疲倦的伊拉克团队让所有法医人类学家、医生和专家重聚,他们正在揭开谜团和危害人类罪,确认尸体并将其送回受害者家属手中。他们的活动包括让受害者家属收集DNA样本和收集其他证据。采集雅兹迪家族的DNA样本一直是最具挑战性的任务,因为同一家族的许多成员被杀害或作为难民离开伊拉克。该团队热情、谦逊和巨大的努力正在创造伊拉克的历史。他们将不得不继续工作这么多年,但他们的希望只有一个:下一个万人坑将是最后一个。

《Ultra Orthodox Pandemic》摄影:Dan Balilty(美国)故事汇组 第三名.jpg

《Ultra Orthodox Pandemic》摄影:Dan Balilty(美国)故事汇组 第三名

2021年1月,在以色列第三次冠状病毒封锁的高峰时期,大批极端正统派信徒秘密聚集,悼念一位受人尊敬的拉比,公然藐视国家对社区活动的禁令。这一幕的手机片段后来被泄露给了各大媒体,这让那些在家中被封锁的世俗以色列人感到愤怒。在许多方面,以色列的大流行病是世俗国家与其半自治的极端正统少数民族之间冲突的故事。在希伯来语中被称为哈雷迪姆(Haredim),极端正统派长期以来一直过着与以色列主流格格不入的生活。大流行使这种缓慢燃烧的紧张局势突然公开。社区生活是哈雷迪身份的核心:成年人一起在狭窄的神学院学习,他们的大家庭住在小房子里,他们经常参加集体婚礼和葬礼。

35《灯火如初-Evening lights are lit as before》摄影:洪高潮(中国)建筑&城市空间组 勋带奖.jpg

《灯火如初-Evening lights are lit as before》摄影:洪高潮(中国)建筑&城市空间组 勋带奖

这张照片拍摄于黄昏时分,地点是甘孜州武鸣佛学院。许多红色的房子堆积在山墙上,而第一批灯开始亮起。一束扭曲的光束将照片一分为二。

36《寻觅-Foraging》摄影:洪高潮(中国)自然组 勋带奖.jpg

《寻觅-Foraging》摄影:洪高潮(中国)自然组 勋带奖

这张照片拍摄于中国四川省甘孜州的一个秋日。它描绘了一个独特的山区景观。在前景中,三只山羊在岩石间攀爬。绿色的斗篷将它们与贫瘠的背景隔开。

37《绿海冲浪-Green Sea Surfing》摄影:戚伟民(中国)旅游&冒险组 优秀奖.jpg

《绿海冲浪-Green Sea Surfing》摄影:戚伟民(中国)旅游&冒险组 优秀奖

绿色的喀拉拉邦草原一望无际,山脉的起伏像海浪一样,层层叠叠,一直延伸到远处。当两名牧民像冲浪者一样驾驭着他们的马向山脊前进时,傍晚的太阳突出了曲线,形成了光影对比。

38《路过的少年-Passer-by》摄影:周敬棋(中国)青年摄影组 优秀奖.jpg

《路过的少年-Passer-by》摄影:周敬棋(中国)青年摄影组 优秀奖

一个年轻的少年在中国大都市的街道上漫步时滚动手机。作为他这一代人的象征,他似乎参加了一场电子游戏或电视剧:三种鲜艳的颜色在场景中脱颖而出,完美的镜头将他定格在某种屏幕内。

打 印】【关 闭】【顶 部
相关推荐
About us|关于本站|商业服务|广告洽淡|联系我们
地址: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商业街经中路124-136号二楼(开元广场对面)
Copyright © 2008-2023 shangtuf.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76-88808528   邮箱:shangtuf@163.com 
尚图坊国际摄影 版权所有 v3.19.0606 浙ICP备09002129号
特别申明:如未注明则文章来源于网络,小编对原作者深表敬意,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技术支持:乡巴佬工作室